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个人资料
朱东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和大家披露自己内心隐藏很久的《茉莉花》里的情殇往事,当年我生活于上海大杨浦的老式弄堂里时候,对门住着一位姓陆老伯,他有个名叫王萍的外孙女住在南京路附近的江西中路,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每个星期的周末她就会来外公家玩。
王萍同我一般大,人长得水灵,歌也唱的好,我对她非常迷恋,她来了,我就会迫不及待的跑到陆家,和她玩耍听她唱歌,由于一起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暮秋,南下的寒潮,送着浸人的凉意,站上河岸边尤感冷冽。一丛丛芦花随风簌簌作响地摇曳,在晨曦中荡漾着淡淡的红光,点缀河面,让人一阵惊喜。
当浓重的秋色把周遭其他景观都给熏染成一片五彩斑斓的缤纷时,眼前清衣素影的芦苇、幽白的芦花、清澈的河水,交织成的黑白明快的意境,让人恍如置身于一幅雅致的水墨画面之中。
蓝天上云朵絮絮,衬得河滩边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晚饭的时候,自家老爸心神不定的只是胡乱的扒了两口咸菜开水泡饭,就匆匆忙忙的去弄堂口的“为民”日夜商店花了这个月七分之一的工资,用六元人民币买了一条红“牡丹”香烟,又从柜子里拿出珍藏多年镇江老舅来上海带来的、他自己一直舍不得喝两瓶“洋河大曲”,小心翼翼的齐齐放到印有毛主席手迹“为人民服务”五个红字的草绿色书包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伦多华裔女报人给我的回信:东东:你好。
对于再婚,我和你有同感,男女在一起不仅是生理的需求,更关键的是精神上的默契,有相同的价值观,有共同的语言,共同追求的目标,还有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
这些才能成为男女的交叉点,否则就是彼此都是好人,只有荷尔蒙相吸,那只能是短暂愉悦,长时期生活一起,就会感受生活枯燥无味,总有忍受不下去的一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都说“物离乡贵,人离乡贱。”作为一个远离自己的母国的我,就象《红楼梦》里所说的是“反认他乡是故乡,”的游子,在海外颠沛流离十几年里心灵几乎独自承担了全部的孤独,时不时的会有一种自怨自艾的情绪如野草般肆虐泛滥,特别是婚变的伤疤,会在天阴的时候风湿痛般的蚀入骨髓。
夏天的时候,当一人伫立迷人的圣劳伦河畔,欣赏五彩焰火,望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听到阿永的死讯,是80年代末的事了,心里咯噔一下,难免有些惆怅,当时虽己过而立之年,但人生诸事并没有稳当,忙碌之间,也就过去了。今年清明扫墓,去滨海古园,祭扫长眠于此的岳母,暇余,特地登上墓园的最高层建筑一一海葬阁,伫立在阁顶石栏杆前。清明前后的几天,正值春风春雨绵绵不绝,远眺这片曾经的五四土地,也包括四十年前生活劳作过的曾经的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多伦多华裔女报人给我的来信:东东:你好!
我去过上海多次,最有感触的就是,上海黄浦江的浑浊之水,那水不声不响,却不知有多少仁人志士,魂牵梦系,有多少才子佳人,与其大江东去。印象最深的还是,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那些女性的命运,也就是那个时候,让我记住了那个时代的电影明星:白杨、陶金、舒绣文、上官云珠。至今我也认为,他们是中国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达把毛引进共产党,又启蒙了毛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观和社会主义信仰,但毛被捧上神坛后,他批评毛“头脑发热”。毛不能容他,在他向毛求救时,毛袖手不管,至李达惨死。
问:上次节目中,你讲了毛在文革中保护了章士钊的情况。你还提到,有人与毛的关系更密切,毛却一样整。我想你说的这个人是李达。请你给听众们详细谈谈。
答:好,只是这又是一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人有时候总会自相矛盾,有些记忆应该放入瓮中深埋永不启封。但很难做到,常常在自觉或不自觉中想起。
近来和一位同龄人且同是文艺老青年的梁丽庄农友饶有兴趣的聊侃起当年的上山下乡,竟然让我好些日子都深深的沉陷于对一系列农场往事的回忆之中,而且不能自拔。
上个世纪的1968年12月21日深夜,日理万机的毛主席他老人家又在他所居住的中南海游泳池发出了&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杨尚昆日记》(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史料价值很高。其中1962年6月28日的日记记载:“下午约重庆青年团二同志来谈话,谈农村工作问题,由三时到六时半。”这段话看起来平淡,背后却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原来,重庆青年团二同志分别是廖伯康——共青团中央委员,重庆团市委书记兼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于克书——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