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个人资料
朱东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9-22 22:11:44)
我年纪大了,眼前的许多事情常常今天做过,明天就会想不起来。但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却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上海市建设中学,位于大杨浦的杭州路上。在这里,自己曾渡过了一生中最愉快的四年的特殊学习生涯。
初中二年级以前,也许是自恃有点才气,(因为那时我是红卫兵团的宣传委员,学校里的大批判专栏。班上的黑板报都留有我的文字和墨迹,)因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03年春天仓促回国奔丧之后,开始掐断回家的念想。
没有人不想回家的。我没有很重的家乡思念,只是非常想念妈妈。我的妈妈是一位报馆编辑,我被迫离家那年她已经退休在家,其实她刚65岁,但身体很差,从20多岁起就被严重失眠所折磨,人熬得干瘦干瘦。我妈这么苦的一生,就因为“出身不好”,而她天生敏感、刚强,一个受不得气的人,偏就要你处处忍气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2 21:34:15)
廿载蒙城蜗室藏,每逢仲秋独惆怅。西风瑟瑟催枫落,冷月凄凄透腑凉。夜梦相逢胭脂泪,晓醒对镜鬓添霜。常叹韶华成追忆,难觅当年桂花香。注释:蒙城指的是加拿大蒙特利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些日子,频道上有一个帖子说起,上世纪70年代五四农场出了几个演员,其中就有五四纸袋厂的陈烨。这倒勾起了我的一段记忆,因为我与她在1976年春节有过一段交集。
记得那是到五四农场第一个春节过后。有一天,五四砖瓦厂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时而在厂区小道上围观路人,时而在食堂门口张望食客。这给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打听,原来这是上影厂专门来五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红色艺术的巅峰之作,承载了几代人的历史记忆。这台举全国之力,集全国之能人,汇全国之革命精品艺术的奇迹般的作品,用陈丹青在《浮光掠影百老汇》中的话来说:“什么都有:民歌、咏叹调加大合唱,秧歌舞、芭蕾舞加集体舞,连续不断的场景,片刻不停的激情......悲愤加伤感加崇高加赞美加豪迈加狂欢......&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莫言荣获偌贝尔文学奖,作为海外华人的我,自然是万分欣喜和激动。
实在不好意思的告诉各位,虽然莫言的小说风靡神州的大江南北,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看不进去,往往是翻了几页就搁在一旁,记得莫大哥的《檀香刑》刚出炉时特意买来一睹为快,可惜,看过一月之内吃不下饭,很多场景的描写令人肠胃翻滚。
相反,沈从文的小说几乎每一部我都读过,而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我走进前卫农场场部,看到了几排白色的平房。我的眼睛顿时一亮,那是场部办公室和教师宿舍。多么熟悉,多么亲切!往事也浮现起来。
记得当时农场子弟学校招考教师时,我语文考了第一名,数学考得不好。但学校的戴校长,坚持录取了我。连队的支书不肯放我。因为还需要我做点写写弄弄之类的事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0 17:57:46)
我一直以为,窦文涛的嘴可能是华人世界上最能说的嘴,不是说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而是把活的或半死不活的说得活色生香。一个半夜三更的垃圾时间,听他和另两个人在那里掰嚯,这一掰嚯就是十九年,叫锵锵三人行。行到今天,终于行不动了,嘴得闭上。这事让我先生出同情的是,这个靠嘴吃饭的人,以后怎么活?
这个时候,谁最痛苦?可能还是老板。这么一档子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习近平治理中国的路数越来越清晰,虽然他一直强调既不能用邓小平理论主导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泽东思想主导的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来否定后三十年,但是明眼人不难看出,他的执政理念和风格则非常明显地更倾向于带有毛泽东烙印的前三十年。在马上就要召开的执政党的十九大上,不仅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将会得到官式的批准,而且他的治国理念也将会以某种鲜明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阿黄是我到农场三年后养的一条草狗,如果它的寿命足够长的话,它应该38岁多了,比我儿子的年龄都要大好多,但是它走了,只活了短短的一年。我永远记得它最后看我的目光,那是一种安详、善良、信任的目光,但是我欺骗了它,我下手了,我推上了电源的闸刀,我亲手杀死了它……
那时连队生活太枯燥,除了干活没什么事,无聊得很,于是我托连队的小家户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