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博文

上个星期的周末,自己收到远在多伦多的上海老乡袁芬的微信: “……东东阿哥!东东阿哥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就是我来加拿大始终没找到哪种鱼适合清蒸来吃,哪种鱼适合红烧来吃。请你不吝赐教,告诉我鱼的名字,我去超市找。先谢谢啦!……” 有朋自远方来微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年四月份末,我回上海看望九十一高寿母亲老人家的时候,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忙里偷闲的又去了一次上海郊区的崇明岛。“长江,我回来了!长江堤岸,我回来看你了!!”当我一踏上当年流过血汗的崇明农场的盐碱地;当我翻过大堤,一眼望见浪涛滚滚的长江,不禁亢奋的狂呼了起来。夕阳下的绵绵长堤宛如一条金色的巨龙欢腾的奔向远方;春风中的丛丛芦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七月九日这天。朱东东在蒙城的奥林匹克水上运动场饶有兴趣的观赏完一年一度的蒙特利尔国际龙舟赛暨龙舟文化节后,当晚夜阑梦酣。 他飘飘然然的来到汨罗江畔,又遇见了“举世混浊而他独清,众人皆醉而他独醒”的三闾大夫屈原,两千多年既缓慢又急促的过去了,他老哥秉性难移,照旧是一副忧国忧民,悲愤难抑的苦瓜脸。 于是朱东东趋前一揖: “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定居在加拿大的中国老作家古华当年以他的那本风靡全国,火爆畅销的代表作中篇小说《芙蓉镇》而荣获首届茅盾文学奖。我曾经也津津有味地沉醉于他从生活的春雨秋霜、峡谷沟壑中走来,为大家献上的一幅寓政治风云于世态民情的风俗画、一曲哀婉而又严酷的山乡民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海滨海古园座落在杭州湾北畔的奉贤五四农场境内,座拥东海紫气,背倚都市繁华。右侧紧邻上海国家海湾森林公园,左侧与芦潮港东海大桥相望,是市民安葬亲友骨灰的风水宝地。 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是一九八九年九月五日的那个夜晚,六十九岁的自家父亲心脏病突发,(都说人过六十逢九是道难关)在我们没有一点点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悄悄地走了、走了…&hel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时光就这么溪水般的流走,弹指一挥间二十三年就不知不觉转眼过去了。 自家妹夫白手起家,励精图治,从筹借资金、挖掘人才起步,攻坚克难,历尽艰险,披肝沥胆,风雨兼程,在日益激烈的房地产市场竞争中他把当初一个注册只有五十万人民币的小企业成功的鸟枪换炮为一个拥有近两亿元人民币资产的大公司,现在不说其他,眼下他的私家豪车就有两架,一架是保时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九九四年春节前夕,自家妹夫的房地产公司在申城的浦东金桥新区开张起步,“创业伊始,财务先行”,妹夫知道一个企业的60%以上的管理决策信息,来源于会计信息。而一个经验丰富、专业水品扎实的财务老法师可以为企业省下来好多费用……
恰逢自己在拿到了加拿大永久居住权的三年以后第一次从蒙特利尔返回上海陪同自家母亲老人家一起过年。
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6 04:03:16)
两千多年前,咱们的老庄同志梦见了自己变成一只蝴蝶,梦醒之后,困惑不已:“是我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我庄周呢?” 唐朝有个姓卢的书呆子进京赶考,一天,旅途中经过邯郸,在客店里遇见了得神仙术的道士吕翁,卢生自叹贫困,道士吕翁便拿出一个瓷枕头让他枕上。卢生倚枕而卧,一入梦乡便娶了美丽温柔、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中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昨日被友人一通电话召到上岛咖啡,到了以后才知道她给俺临时安排了相亲活动。小兄弟比俺小三岁,河北人,在沪八年,一外企部门经理,个子中等,人长的方方正正,看起来有点木衲,显得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很多。这个年龄在外企混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多少也算个人精。俺一直排斥比俺小的恋爱对象,心里难免嘀咕,但既来之则安之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近日笔者看了一篇有关报道,说是上海有份“汉字书写现状”调查显示,由于电脑的普及,现在的人写钢笔字不规范、不合格的占七到八成。很多学生的作业、甚至升学考试答卷,都是信手乱涂,潦草难辨,让老师皱眉摇头。一些明星、主持人的签名,看上去龙飞凤舞,其实这些字纯粹是一个符号,不敢恭维。在某人才招聘会上,招聘者坦言,许多应聘者的电子简历装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