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个人资料
朱东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上个世纪一九七九年二月,在我隔三差五的写信吵闹和威胁下,身体还算硬朗的老父亲无奈的于五十八岁提前退休,让在崇明跃进农场“修地球”的我这个宝贝儿子顶替进了他所在的工厂当了一名“三班倒”重体力操作工。在这其间我没有气馁,硬是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恶补文理科的高中课程,终于在1983年7月考入上海财经学院。四年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原来的企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上海女作家群体在中国文坛上独树一帜,代有人出,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最最著名的小说大家张爱玲众所周知,现代上海文坛又涌现出王安忆、王小鹰以及程乃珊的“海派”三位女杰,如果大家对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上海所谓的“上只角”和“下只角”的说法一头雾水的话,看几篇她们的“海派”文学作品肯定会有所了解。
“上只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再说自己的父亲吧,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又是为了自己那所谓“梦中的橄榄树”,在祖母和母亲的唠叨和催促声中,独自一人,背着一条草席,眼泪汪汪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镇江,来到“十里洋场”的大上海漂泊闯荡。
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流行“忆苦思甜”,那时我和姐姐以及妹妹经常的围坐在父亲跟前听他“讲那过去的事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是呀,我曾经不止一次听母亲讲起,自己的曾祖父朱德甫原籍江苏宿迁,他是个手艺高超的银匠,据说每到当地的任何一家银楼工作,第一把交椅总是非他莫属。
镇江老家珍藏的那座相貌端庄慈祥手持净瓶杨柳的观音菩萨纯金雕像,就是曾祖父当年在一间佛堂里只是看了一眼供奉的观音菩萨金像,回家就凭着记忆敲敲打打一整天制造出来的。(恬不知耻的看来,自己喜欢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了冯小刚的《芳华》想起了自己的芳华。生于灾荒,长于动乱的我们,童年少年虽奇葩,那也是芳华,歌里唱的,芳华是青春吐出来的。人只有一个芳华,和孩子一样,多糟也是自己的宝。
长到一米高就跟着外婆去电影院看了一次刘少奇访问东南亚,从此我就认识刘主席了,报纸上、橱窗里都能认出刘主席来。没过多久,外婆跟我说:“出去千万别说刘主席了,隔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这一辈子最敬畏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对母亲的敬畏是无条件的,特别是严格遵循她老人家的谆谆教导,我有时候甚至到了所谓的“一句顶一万句,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的愚忠最高境界。
因为我深知自己不似宝玉那般由青埂峰下的顽石,变幻而来的,是母亲“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随着自己呱呱落地时的一阵啼哭,才来到了这个凡尘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有幸和咱小学的美女老同学杨莉华在《同学群》相遇了,感觉她比学生时代更加漂亮了,也许是她那优雅的气质和浑身散发的笃定所形成的风韵深深吸引着我。虽然自己知道她当年曾经和我一起在崇明农场“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但是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娇娇女性竟然在那片盐碱地待了九年之久,(据她自己说“在农场里死的想法都有,就是沒有勇气!”)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既四的老母亲今年三月十四日清晨七点因病去世,接到噩耗后我即刻心急如焚的订购机票,于十六日顶着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由蒙特利尔匆匆的飞回上海。
今天刚好离她老人家大殓火化的三月十八日马上整整八个月。我横竖睡不着,整夜的凝视着自己睡房正墙悬挂着的老母亲时刻冲着我微笑的遗像,不免触景生情,悲从中来。
这是三月十八日深夜我在上海发给远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年3月1日星期天上午,我寻觅着朝建国中路摸去。我要寻找胡治藩、金素雯夫妇的爱巢住所,也是他们梦想未来和最后结束生命的地方。胡治藩、金素雯夫妇的独子胡思华将其父母的事迹写成作品《大人家》,著名导演谢晋看到该书后找到胡思华多次交流,准备把胡治潘夫妇的人生搬上银幕,并希望该片是他几十年银幕生涯的收山之作。可惜,天不假年,谢导猝然辞世,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秋远去,重阳将临。
此时此刻清晨凭窗眺望的我,眼睁睁的看着往日那湛兰的苍穹现在变得阴沉沉灰蒙蒙的了。
尤其是那道路两旁的由绿变黄、又由黄变红飘落零乱的撒满了大地的枫树叶子,伤感、孤独、无奈、凄美的装点红色深秋的悲壮萧瑟……
蓦然之间,有一点点落寞,有一点点惆怅。
昨天夜间那场淅淅沥沥的绵绵秋雨,细细的、密密的、凉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