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舊事話百年

本人出生上海企業家家族,祖父1901-1972,父親1924-2008,本人1945-,三代百年家史
博文

我走來的路(75)海風﹑陽光﹑午餐肉 三百五十元港幣買的二手「SanyoM-4500」收錄音機的鬧鐘開在7點半﹐每天一早﹐車淑梅﹑鄭丹瑞的「晨光第一線」節目把我叫醒﹐七十平方呎的斗室﹐一床一書桌﹐一隻單門小衣櫥﹐十分鐘就出門﹐大樓正對佐敦道碼頭﹐五毛錢買一份《明報》﹐登上駛往灣仔的渡輪。 從佐敦道渡船角到灣仔的航程要半個多小時﹐鯉魚門上空的太陽把開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4 21:49:16)
我走來的路(74)SilentNight 我此生第一次過聖誕是1947年,抗戰勝利,美國文化成爲時髦,聖誕節就是其一,全家在家慶聖誕,同吃聖誕大餐。一年半之後,上海被「解放」了,聖誕節,和一切非共產非革命的事物都成了「反動」。只偶而在電影上見到西方的Christmas,想象中是一個盡情的狂歡節。 三十四年後,我的第二個聖誕節在香港。華燈初上的平安夜,乘天星小輪過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4 21:48:11)
我走來的路(73)風繼續吹遠年的記憶常有一個窗口,打開這扇窗,瞬時就返回了那個年代。我的這扇窗就是1981年的電視劇《前路》,我剛到香港時正播放,甄妮唱的主題曲「東方之珠」雖聽不懂,但那曲調和歌詞成了我心中八十年代最強烈的印記:「極目望困惑而傍徨,可喜的是眼前繁盛現狀,新的生活新的奮鬥,鬥志化為強勁力量,此小島外表多風光,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走來的路(72)金風起秋意濃 我們這代人,「解放」時才四五歲,文革結束時已經三十多,一生没開過眼界,没見過世面,離開大陸時,和三十年前沒什麼變化。1981年9月底我到香港,見到電影院書店,心砰砰亂跳,如剛走出沙漠的疲憊旅人,踉蹌撲向水池。但一看書價只好翻看幾頁放下,最後咬咬牙買下在香港的第一本書,台灣出版的白先勇《台北人》。 第一份工作在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5-24 21:31:52)

我走來的路(71)第一個家 我在香港的第一個家﹐是佐敦道渡船角文英街文英樓一個只有七十平方英呎(不足七平方米)的房間,二房東包租婆司徒太,把九百平方英呎用板壁隔成七間,自己住前面一間,其餘出租,十幾個住客共用廚房浴室。 搭乘满身油煙味的電梯上九樓,打開鐵門,是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走廊﹐須用手模索找到自己的房門。 靠裡廂沒窗的房間租四至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4 20:54:08)

我走來的路(70)找組織 按「香港人民入境處」指令,星期一我去金鐘域多利軍營的入境處總部,那裡山坡上散佈的房屋原是英軍兵營(現太古廣場)。 當時剛開始執行單雙程證政策,文革後幾年,每年超過二十萬人從廣東寶安偷渡入境,1979年港督麥理浩到訪北京獲鄧大人接見,雙方確定大陸通行證分單雙程,只有單程可以居留,大多來自廣東鄉下。 大廳裡擠滿辦理身分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4 20:13:17)

第三輯 香港:風繼續吹(1981-2020) 网友留言:“盼见您赴港后作强发达的经过。” 不好意思,我要令您失望了。我在香港广告公司工作(平面設計和攝影)十多年后,1994年移居加州,但年逾半百,身无长技,只能去大華超市理貨,而我在香港已经完全适应,有了房子车子有了朋友圈,故在我儿子中学毕业后又返回香港,后从事中美贸易,直至退休,沒有發財致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走來的路(68)再見﹐新疆 一再見了,埋葬我青春歲月的地方 拿到「來往港澳通行證」後,我馬上返回奎屯交上辭職信。 18日,和劉寧在已經廢棄的豬圈前留下在新疆的最後一張照片。這個豬圈,1970年我們親手建造,八年來餵養了一百多頭豬,直到荒廢、坍塌,剩下廢墟一片,這是我們文革十年最後的記念。 筆者在新疆最後一張照片,和反革命同夥劉寧(左)在廢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4-05-23 20:58:52)

我走來的路(67)煙酒煙酒 一貴人引路 香港是大不列顛王國伊利莎白女王陛下的屬土﹐去香港當然是出國。 從1977年12月接到香港來信算起,一晃兩年過去了,我還在等待批准。這兩年我至少一半時間在上海和烏魯木齊﹐心焦無助,迷茫彷徨,奎屯銀行完全不來管我,他們不了解審批程序﹐覺得公安局都同意了。其實我的申請書壓在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外事處的卷宗堆裡﹐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3 20:24:12)
我走來的路(66)煙酒煙酒 一香港來信了 1977年深秋,黃葉紛飛。 我一早捅開了爐子,豬聞到了香味,嗷嗷叫喚。會計股長老孫,笑嘻嘻走來,舉着一封信,老遠叫道「香港來信囉!」把一封信拍在我手裡。 香港來信!信封比國內的長,紙張雪白挺刮,義父一手繁體字令人耳目一新,郵票上英女王陛下的側面浮雕像,和藹可親,看上去和毛澤東選集封面上的劉開渠浮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