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10-09 06:07:53)
那年尼克松访华,尼克松夫人被安排参观上海市少年宫,需要一台高质量少儿歌舞音乐综演,一接到中央指示,市领导向全市各个小学,区少年宫发出召唤,各处立即蜂拥而上。我也被区少年宫送去参选。因为小提琴选手不少,领导灵机一动干脆选上十个女孩组成了小提琴齐奏,演奏当年的流行歌曲“大红枣”“草原上的红卫兵”。
我的个子最高,被排在最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王品素阿姨在我心目中是全楼最和蔼可亲的人,王阿姨的母亲是北方人,常做面食,王阿姨知道我爱吃,就经常送来给我解馋,除了喜欢吃她家的面食,也喜欢她家的人,小时候很喜欢到她家玩,进出那里就像自己家一样随意。
王阿姨的钢琴与我家楼下房间只隔一扇薄薄的门,钢琴声几乎是毫无阻挡传进我家,王阿姨上班前常练声,因为喜欢王阿姨,就一点不讨厌她家的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住二楼的葛教授是中国最早期的法国声乐留学生,举止很具绅士派头,说话慢条斯理,拉长着腔音,每句话都说得很有分寸,听别人说话也是一脸的耐心和诚恳的笑容。
葛教授常在早上练声,我还在被窝里睡得香甜时,就听到他嘹亮的嗓音从楼上穿透下来,大概觉得葛教授善良好欺,前面那幢房子的孩子经常在葛教授开始练声时从他们的后窗大声朝着葛家窗户喊叫,听着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南汇路位于上海南京西路和北京西路之间,一条很不起眼的小街。那里有两幢属于上海音乐学院的小洋房。一幢在靠近北京路的弄堂内,是温可铮,李瑞星,廖乃雄等音乐学院老师的故居。另一幢在路边,住有谭抒真副院长,葛朝祉,王品素教授,还有我们家。母亲毕业留校后,得知学校分给她的住房在那里,大为开心,这幢房子她很熟悉,当学生时就常与父亲光顾房前的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0-08-26 07:36:43)
乐团除了在自己的本土完成大部分的音乐会,出国巡演是提高知名度和与他国文化交流的必要行为。 工作三十多年,有太多的巡演故事,值得一说。 这些年最为惊险的巡演故事要数08年南美巡演。那年第一站是巴西圣保罗。到达第二天休息,早餐时分得知一个耸人新闻:将要演出的剧场被火烧成一片灰烬!在我们飞机降落的时刻,剧场正在燃烧。看到了报上的照片,剧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这个标题看着很玄乎,大有标题党的味道,不过各位请注意,我可没说三个月大的娃会拉小提琴哈,只是个三个月大的娃,会拿着小提琴摆POSE而已。昨天发了一篇“女儿与小提琴”的文,说到女儿三个月大拿着小提琴照了一组照片,被人说胡扯,因为三个月大的孩子坐都不会坐。没错,三个月大的孩子是不会坐,但可以靠在垫子上啊。为证实我没胡扯,今天特地发一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20-08-15 06:40:41)
父母和爷爷是小提琴专业,加上一个业余提琴家的外公,小提琴在女儿的生活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从来到娘胎起,她就每天都听着小提琴的声音。记得她出生一个多月后,听到我练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神情。眼珠朝琴声转来,很安静,好像这个熟悉的声音,本该是生活的一部分。她的第一把小提琴,是她爸爸德奥巡演时,在萨尔茨堡给她买的礼物。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比利时国家虽小,但主办的伊丽莎白音乐大赛却是难度最大的,特别是乐器演奏比赛,除了曲目繁重,进入决赛的选手还要被关闭在皇家音乐宫殿,与世隔绝一周,练习专为决赛而创作的新作品,考验选手的独立作战能力。
世上很多著名音乐家曾是伊丽莎白比赛获奖者,这里说几个我所知道的第一名获奖者的故事。
第一届比赛始于37年,只限于小提琴,名为伊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20-08-01 07:09:33)

前天发了“说说指挥”,有不少朋友留言说希望多听到一些幕后的故事,工作了这么多年,幕后故事确实很多,今天就从维也纳金色大厅开始说。 记得第一次将赴名满天下的金色大厅演出时,我们几个从没去过的年轻乐队员很激动,充满着好奇之心。可到了实地一看,金色大厅虽有其美名,大厅中满眼金色,可台上很窄小,还没我们小地方的台子大。更衣室在最底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20-07-30 05:55:13)
在音乐学院当学生初上乐队课,指挥老师对着我们这些埋头拉琴的大叫:“看我,看我!虽然我长得不好看,但你们必须看我!”这就是乐队指挥,一个必须看的人,一个你不想看,他也居高临下站在你面前的指挥台,对你发出指示的人。乐队指挥这个行业很特别,他们不出声,靠手势,肢体动作来传达他们的意图,通常他背后的观众很可能看不清好坏,但我们这些被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