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

原创,欢迎阅读,请勿转载
博文
(2019-10-26 10:48:15)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
冬天过去了。
春天过去了。
夏天过去了。
经过三天马拉松式的注册会计师综合考试之后,尚蕾如释重负。她的肩头就像卸掉了每天背在身上的沙袋。她走起来轻松,坐下来也轻松。
她明白这次考试不仅是对自己这两年多来学习成果的一次考核,一次检验,也是对她承受能力的一次挑战。
胜败乃兵家常事。如果考试不成功她可以重新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4 16:16:01)
人和人不同,对于方圆来说,有付出就该有回报,有播种就该有收获。移民出国不容易,如果尚蕾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像逃兵一样地回国,方圆总好像喉咙里有根鱼翅卡在那里。尚蕾要流产的时候说要回国做手术,方圆那时的首要任务是劝说尚蕾留下来做人流,所以她没有机会说。尚蕾做完流产手术身体虚弱她又不忍心劝。现在尚蕾身体康复,她无论如何也得和尚蕾谈谈,是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2 20:33:53)
在大统华买游水鲫鱼,卖鱼的师傅会现场宰杀,刮好鱼鳞清除内脏。方圆不想看卖鱼的师傅杀生,她便没有等在那里。她去蔬菜部买些生姜、小葱、八角、胡椒和香菜,在隔壁水果柜台挑几只水蜜桃。鲫鱼炖豆腐,这是方圆首先想到的,她又买来一块密封包装的白嫩豆腐。她在熟食部买了几个热乎的烧饼,免得回去准备主食。
从大统华超市回来,方圆推开门看到尚蕾坐在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一夜尚蕾和方圆都睡得很香,两人醒来的时侯外面已经是红日高照。他们洗漱完毕,收拾好桌子,便由方圆开车载着尚蕾去看医生。
医生证实尚蕾确实怀孕了。
尚蕾不再有侥幸,也不再有别的选择。她和医生说她不要这个孩子。医生问:“你确定你不要吗?”
“确定。我只是希望能得到您的建议和忠告。”
“我只是从专业的角度给你些意见,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0 08:39:30)
是不是自己刚才在电话里的声音充满惊惶、恐惧、焦心、疑虑。是,一定是。否则方圆不会在开车的途中急三火四地要来她这里。
尚蕾想见方圆,想得到方圆的安慰。也许她可以趴在方圆的肩头哭一场。不,她不该哭。这又不是去刑场的前夜,也不是奔赴战前的告别。她要显现出自己的刚硬和顽强。
她只是怕,怕那个小小的肉体,那个和曾经的她一样的小小的肉体与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9 14:02:46)
尚蕾真的是有点病了,这是她在加拿大第一次感觉自己身体虚弱,想要用药物来减轻痛苦。
记不得是听谁说的,贵妃或者方圆,或者不认识的什么人。刚从中国来多伦多定居的人抵抗力免疫力强,两年之内不会感冒,适应以后才会每年感冒一两次。这真在尚蕾身上应验了,三年一到老天就给她来了一个下马威。而且还有人说,一个地方的感冒药治愈一个地方的感冒。虽然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8 14:44:50)
尚蕾踉跄地跑回自己的公寓。她没有斜靠在舒适的沙发上,也没有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她让自己的屁股落在硬棒棒的地板上,坐在上面她会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还活着。
她僵硬地坐在地板中央,抬头就可以看到窗外。她不想知道外面有没有起风,有没有下雨,现在是不是风雨交加。她不在乎天上有没有星星,有没有月亮,月亮是缺还是圆。她看不见树,看不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月下旬的多伦多天气开始变冷,天空中偶尔会有零星的雪花在飘荡,洁白的雪花儿落在地上被踏在上面的脚印一踩,就融化成一滩黑水。
尚蕾今天外穿一件淡黄色的呢子大衣,黄色半高跟皮鞋,内穿绿色半袖短衫黑色八分长裤,长发盘在头顶。
进入公司的走廊里,尚蕾看到有几位穿着奇特的人与她的着装格格不入。她驻足一愣神,心生纳闷,莫非是今天她的眼睛看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6 16:22:01)
喜马拉雅山之旅耗尽尚蕾两个星期全部的年假,要想再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尚蕾只能等到圣诞节。从尼泊尔回来她不能再休假,她不得不去公司早九晚五地上班。
两个星期的休假,让尚蕾的工作被积攒起来。她打开电子邮件,邮箱里有上百条的电子邮件。她坐在办公桌旁,手指不停地敲打键盘。尚蕾还没有倒过时差,她有点瞌睡,大脑昏昏欲睡,一会睁眼一会闭眼。
如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尚蕾醒来的时侯她已经躺在加德满都旅馆温暖的席梦思床上,房间的装饰和多伦多的三星级酒店差不多。干净的床单,阁楼一样的木窗双层的落地窗帘,墙上的抽象油画,台灯、茶几、沙发、书桌、壁橱和液晶电视。尚蕾不晓得自己是在哪,但她第一眼看到雅格坐在她的床边,她晓得自己是安全的。
尚蕾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喜马拉雅山坡上平房里简陋的木板床,她讶异地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