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这一宿就没法睡,看看火车觉得还是坐3:19的保险,4:33到法兰克福机场,倒腾到窗口肯定要不少时间。 赶脚着和小时候备战备荒,时刻准备着听到警报三分钟内钻防空洞一样。晚上在家收拾,八戒爹不吃的东西都扔掉,清理厨房,把八戒爹和三个娃的吃的都摆在显眼处。安检不能带消毒酒精,就拿厨房卷纸一张张叠好,放在塑料袋里浸透消毒酒精,多套两个密封袋。厨房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掰着手指脚趾数了两遍,整整26天前,我决定不再等了,到明年春节前国内的隔离政策绝对不会改变,傻等着不如早点回去。所有的签证都不灵了,必须重新申请。我们这个领区的中国总领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非常亲民不张扬。平时询问事项回复得非常快,疫情刚开始时组织了很多口罩之类的发放给留学生和急需的地方,连我也收到了几十个口罩。领馆回复说这个州的签证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亮亮在新家是独生子,妈妈是信贷银行职员,爸爸是消防队的。 龙龙娘退休了,住在德国北部一个小岛上,那里没有Corona。 看看咱们花花笑得多开心,她原来在广州郊区看厂子的,因为生病老板让工人送到医院就不管了。 德仔娘在德国一个很多的百货楼公司总部工作,公司倒闭改组,同组的人都辞退了,只留下德仔娘。德仔娘说这都是德仔带来的运气和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21 10:21:51)

叔,你快来!有敌情! 艾玛,这是俺的宿敌,跟他较量不是一年两年了。 快喊你二叔来增援 来了来了,你没事闲的老去过招,最后还是喊我去摆平。 紧张出一身汗,脱了外套凉快凉快,解个小手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俺娘打小就节俭,看人家有秋千,给俺也整了一个。不知道是俺太重,还是皮筋太细,俺一上去夸叉就直接坐地上了。幸亏有个垫子,吓俺这一跳,差点把腰闪了。 爹,俺犯困想睡觉! 然后俺就这样呼呼了。 哈喇子把俺爹的肚皮都弄湿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0-16 12:15:56)

一星期前的一天早上,一个英国救助熟人在威信上狂喊我,好像着火一年的那个架势,想装听不见都难。接起来一听,不出所料,她气急败坏地哇啦哇啦一通。我英文不好,本来就不好,学了德文之后英文就彻底不好了。Pardon了几次终于听明白,一个关于广州病狗的救助信息转了几天了没人出手,按她的逻辑,广州的尤其天河区的流浪猫狗我都应该去拣。好吧好吧,她给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3 07:49:05)

妞妞是去年4月份的时候,旺财球球娘直接从广州带过来的。在机场见到收养人时,据说妞妞一定没客气,隔着航空箱就下了好几个马威。收养人一路嘀咕着带着妞妞回家了。半天后,妞妞已经开始主动接近收养人,重新自我介绍了一下,算是顺利安顿下来。 在广州时,小灰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儿行千里母担忧。 妞妞的收养人是我隔壁城市的一间大学基金会头儿,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猫老爷家人终于熬不住冠状的郁闷,豁出去度假去了。临走前说好猫老爷回来我家。 到家第一天,莱拉还在,所以家里很热闹。持重不屑的八戒,谨慎的毛毛,热情如火的祥子和满脸稚气的莱拉,令猫老爷非常地不爽。怎么几个月没回来这样式儿了?!而且猫老爷的房间被我和莱拉占了,猫老爷只好暂时待在一个小房间,还不许出来。 猫老爷气坏了,人走茶凉吗?可是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16 10:30:57)

转眼莱拉在我家三个星期了,反反复复的发烧和持续的咳嗽都渐渐好了,就是夜里躺久了积的痰多了,她就爬起来咳嗽几声,不会吐出来就再咽了,然后再爬上床接着睡。后来毛毛病了,医生说是胃炎之类的,除了吃药,每天只能喝粥。夜里有时毛毛也会起来吐,所以我把毛毛也抓过来跟我睡。祥子追着莱拉疯,不肯上楼睡觉,干脆就让他们三个跟我挤着。莱拉怕黑,一关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24 09:37:14)

晒太阳是为了维他命D,俺就每天定点晒,晒出个好身体好去招猫逗狗。 俺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年龄,甭管阴历还是阳历,实在是记不得。只记得打记事起就在八戒的姥姥家楼下,常见到八戒的姥姥姥爷进进出出,有时还打个招呼。俺在德国的新家已经习惯了,就是一点不好,娘仗着是牙医,经常掰开嘴看俺的牙。俺急了就扇她,职业病啊你?!俺就那半颗牙了,瞎看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