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榨时光

我思。我写。我在。
个人资料
博文
偶然重温往日信笺,几乎泪奔。特此摘录部分,以缅怀我永不褪色的青春——

摘录前先说说晴,当年和我同在人大附高中六班,后分到同一文科班,并同寝室三年的女生。

无论如何回想,高中时代都是段又苦涩又甜蜜的时光。苦涩不难理解,头顶高考这柄达摩利斯剑,谁的青春不曾不堪重负?那段年华,生命的底色基本是阴郁的灰,然而又不全是灰,在遮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15 21:39:25)
昨晚一梦。巨搞笑。在一类似汉代学堂的建筑里,好多木头柱子,满堂宽袍大袖的男子,人手一张古琴。我貌似也是个男的,白衣飘飘,膝上一张琴,端坐其中。这时旁边一哥们儿凑过来,举着手里的琴跟我得瑟:看看看,我这可是著名的松尾芭蕉制作哦?我定睛看看,指着上面刻的“活久见”字样道:假的吧?松尾芭蕉琴只有一个牌子,就是松尾芭蕉!说着把我怀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15 08:30:04)
在那个年代,第三者的身份形同耻辱柱,钉在上头的人甚至比江洋大盗更为人所鄙。而她就是个第三者。据说她爱一个有妇之夫爱昏了头,出租车也不好好开,每天就在寓所等那男人电话,一整天一整天地等。只要那男人给个口风说要过来,她就可以随时待命,将一切事务置之度外。那男人给了她承诺,包括离婚,娶她,她都信以为真,不见任何旁的男人。家人朋友轮番苦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0-04 19:55:03)
初秋午后,天空那么蓝,蓝得像地中海,像爱情最浓烈的时光,像青春最灿亮的日子,像古希腊头戴桂冠的­­美少年——像活着的终极幸福。 蓝到叫人晕眩。 白云朵朵开,开得奢靡,开得一掷千金,开得仿佛不再有明天,挥霍所有的纯洁,爆炸一样的白。 一直觉得,春是孩子气的,充满童年的清芬。夏是女性化的,充满茉莉和夜来香的妩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世上有个奇妙的物种,叫师妹。 自加微信起,我就陆续重逢一些师妹,有本系下届的,有别系下届的,低一级或两级不等。极令我震惊的,是她们都在不同程度上记得我当年的样子,连我自己都不再记得的细节。比方说,刚搭上线的姚师妹这样在群里评价我:“师姐念书时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在女神的推荐下读了王小波,喜欢上了去风入松。”(某人听了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0-01 09:27:12)

消沉的夜,空气中飘荡着垂头丧气的感觉。古老的月亮目光炯炯地悬在空中,脸上影影绰绰,仿佛被强光照亮的幕布后黑魆魆的皮影,据说是吴刚桂树和玉兔,而我却从中看到蒙娜丽莎的微笑,神秘而忧愁。还有星子,零星几颗,其余全被月光隐没了。看得见的每一颗都如誓言,灿亮地坚定,圣洁。我在月光下愁云惨雾地走,因为空气意想不到地恶劣。其实出门时已有所察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风清扬by时光救赎/时光黄昏时分,山中下起暴雨,雨丝粗硬白亮,一排排,形成厚厚的水帘,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两匹马在山路上得得跑着,马背上坐着两位男子,一位二十七八,一位三十六七。虽然披着蓑衣,身上也还是湿了大半。身下坐骑越跑越慢,不断打着响鼻。该死的老天我日你老母!年长那位粗声粗气地咒诅,骂声不绝。他的年轻同伴听了,皱皱眉,不作声。这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逆流成河by时光这是第三版录音。第一版发完,立刻意识到自己对简单的旋律掉以轻心,弄混了几处。第二版有轻微的节奏问题。于是就有了这个第三版。毛头听了,在朋友圈的回复是:唱得太好了!处理得很到位!尾音好动人!唱功火箭上升了,歌唱才华主要开发晚,但是非常耀眼!唱了一年歌,毛巨星这个评语应该算我在此道上的里程碑,虽然实在是谬赞了。无惧得瑟之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刘紫玲版《问情》by时光目测应该是蔡幸娟版《问情》by毛毛这是当年大爱的电视连续剧《戏说乾隆》的主题歌,爱了多年。词美,曲美,意境美。够悲,够伤,够深情。可以说,承载了我所有少女时期的爱情梦。一直想唱来着,一直唱不好,啃几口就放下。伴奏下了删删了下,来来回回也有N次了。一直是心里一道挥之不去的白月光。然后忽然,毛毛给唱了。。。唱得那叫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回家by时光一次搞笑的森林露营/时光抵达营地时,已近晚上七点。娃干爹一家帐篷已搭好,万事俱备,只等我们赶到,一起吃晚餐。说来好笑,每次露营,本来两点就可checkin的,两家人总不约而同地磨蹭。这次又磨蹭到下午五点,正打开微信要告知我们才要出发,叮咚,收到娃干妈信息:Wearereadytogonow!不愧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心有灵犀。于是欢欣上路。汽车后半截塞满物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