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大阪市内有个名叫“靱”的地方,我一般都不会去。前些天,我去那里转了转,不禁发出感慨,有着四百年历史的闹市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废墟。“靱”这个地名实在有些奇怪。在江户时期,它与船场都是大坂的商业中心地。船场,特别是北船场聚集了大大小小的金融机构,其中包括面向全国的大名诸侯放债的鸿池家,也有经由长崎的生药以及唐物等的进口商,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坡上云》到《菜花湾》,我的小说里出现了海。从昭和四十年代的某个时期开始,我成了书房中的船夫,几乎成了一种病态,走在街道上对吹到自己身上的风也会左思右想,比如现在是西北风的话,就想怎么样控制船帆,让船转到上风处,在顺风中行走。《坡上云》的时代已经是蒸气机关的时代,但实现了壮大的远东航行——相当于整个舰队的周游世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在少年时读的最早的小说是德富芦花的《寄生木》(译注:德富芦花,小说家,代表作《不如归》。著名思想家德富苏峰的弟弟。其作品《寄生木》讲述的是一个书生寄住在陆军大将乃木希典家中的故事),读完后心情十分阴沉。后来我想到芦花时,那种阴沉的印象一直伴随着我。我在写《徇死》(译注:司马辽太郎描述乃木希典的历史小说)一书时,乃木家的书生、《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在昭和二十七、八(译注:1952、53年)年左右,读过一篇某个文艺评论家写的文章,意思是说最近作家的文体都很相似,觉得很有意思。不过很可惜,这位评论家像老太太一样对此发出慨叹,而不是惊叹。惊叹就好像在树上跳跃的松鼠看到大型动物时产生的本能的感受,观察、感受事物然后表现出来的情感。在此基础上,在各个层次进行比较,通过比较推导出普遍的本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把社会共有的文章在此称为成熟度高的文章(或是文体)。这样的文章就好像有着多种用途的工作机械,可以表现各种主题,具有多用性。我在前面提到过,幕府瓦解后,文章在社会上没有成熟,写作之人都是处于摸索阶段。比如就多用性而言,镜花的文章可以表现恋爱以及幻想,但很难论述美苏问题或日本农业的将来。当然了,镜花的文学价值并不会因此而降低。不过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原本这篇文章的论点我在一九八二年六月五日在NHK礼堂已经讲过了。演讲的题目好像有些冗长,是“从社会层面看书面日本语的成立”。简单解释一下这个题目的意思,“书面语指的是社会成立(在日本指的是明治维新后成立的新的社会)百年后,无论是谁写出的格式、词汇都差不多。”更进一步说,“书面语(或者说文章格式)有着社会共通性的指向。用一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现在学校的教学科目中有“国语”一科。谁都不会去想为什么会有国语科这个问题,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但以前却并非如此。 明治以前,每个藩校、有名的私塾或者民间的识字班都没有国语教育。在藩校以及有名私塾教授的是汉学,识字班只教读写和算盘之类,读写也仅限于市民生活所必须的写信、记账的基础教育。 国语教育开始于明治时代,但也不是一进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一次,我从大阪乘车去京都。同车的人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笃实的中国佛教史学者。我带着同情的语调问他需要读多少原文书籍。他的答复是,“中国史的原文书籍的数量还好,不是很多。研究日本史的人就很辛苦了,因为日本史的文章资料数量庞大,比中国史多得不得了。”他说,在中国,文章是统治的工具。官僚就自己的行政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兢兢业业地写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蒙古分成了两个国家。一个是处于苏联影响下、占据了蒙古高原这个广阔空间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另一个是内蒙古,中国的蒙古自治州。 现在这两国都实现了近代化,可能语言方面也有所改变吧,但在我学习蒙古语那个时候,蒙古语非常简单。 “只要记住四百个左右的单词,就能在蒙古包生活了”,凡事都喜欢夸大其辞的学长这样告诉我。我对于学习匈奴子孙的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27.酱油的起源信州(译注:长野县)这个地方在近世以后不断涌现出坚实的知识人,但在源平时代以前,则好像太古的森林一样寂寞无声。自从木曾谷出了个木曾义仲以后,信州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义仲率领信州一国的武士与平家展开激战,并先于源赖朝进京。后来虽然败于赖朝的政治策略,但毕竟信州人曾一度在京都掌握了兵马大权,有了天下的意识。这就好像把古老的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