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年前初冬第一次远行,在那个漆黑寒冷的凌晨,我离开的时候回头,你虚弱地露出鼓励的笑容,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你一夜没睡,我知道你希望我去迎接自己的阳光。同年12月份,你走了,又是冬季,我却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听说你唤着我的名字,心跳停止却没有闭上眼睛...... 往事历历在目:小时候,我们几个孩子,每天跟在妈妈身后,渴了饿了,累了病了,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忘记了是读过哪个网友的文章,但文章中对彩盘背景以及作者的介绍给我上了一课,从此也会有意无意中留意一下,在此感谢这位网友。生活在欧洲中部国家瑞士,前几天居然在一个二手网站中看到有人出售全套彩盘,卖家要价合理,但还是很希望砍一小刀,2天之后收到卖家的回复:果断拒绝。情理之中,非常符合瑞士人性格,我们约定好时间去交钱取货。卖家果然是当地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6-03-06 10:19:05)

从认识文学城,到现在的每天必进已经4-5年时间了,这座城让我看到许多独特的风景,读到各种睿智文字,给每天不变的生活徒增许多色彩。年龄渐长,心性越浅,越来越不能错过的竟是“美食”“时尚”以及某些“健康”博客,最钟爱的是图文并茂的原帖。尤其感谢“私人小菜”中很多前辈的图片讲解,让我这个烹调白痴受益匪浅。今天借鉴小青和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面对灾情,我捐还是不捐,钱就那么点!纠结死了(森森姜林/文)
雅安地震已过两天,身在外地的四川人,无时不在牵挂着家乡的灾情,无时不在想尽到自己的一份力。可我又能做点什么呢?放下工作和不顾家人的反对赶赴灾区救人,又该如何实施抢救?我真的想在这种重大灾难面前留下自己的爱心足迹,在通江爱心社的QQ群里,我鼓励志愿者们献血,因为听说灾区血库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此信是对《在美国学习中国》一文的回应。拖着大包小包凌晨三点走出北京西站时,我有些担心,同时更为兴奋:毕业后,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终于要以自己的方式体验这个世界了!我和作者年龄相仿,研究生学得国际关系,了解的是西方知识体系,也曾在《纽约时报》上海分社实习过。学习实习期间,我同样感到自己的思想体系被打破,又被重建,经历了数次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2-06-17 01:42:09)
去年无意在别人的博客中点开一段视频,很久不看国内娱乐节目的我突然被吸引住了,终于看到一档制作精良,接近于现实,风格清新,主持人灵活幽默,嘉宾犀利坦率的节目,至少感受到了他对观众品味和智商的尊重。
不甘于苦等每个周末的一睹为快,更急切地开始“补课"。陶醉于过往的精彩,男女嘉宾的不同职业,个人经历,观念个性甚至言谈举止都通过屏幕向观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昨日,在咸阳市区联盟二路南口的,的一所公厕的墙上,贴着一张特殊的“爱心捐款”榜。在“爱心捐款”榜不远处的公路边上,跪着一名9岁男孩和4岁的妹妹,前面摆着一个放着各种数额钱币的纸箱子,旁边一个桌子上摆放着这两名小孩父亲的遗照以及两个花圈,经过的市民不时给纸箱子里放着钱。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5月29日)
有人说写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912年1月1日,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其实,这一天,在这个国家的多数人眼里,还是宣统三年的十一月十三日。而对于一些参加起义的革命党人而言,则是黄帝四千零六十九年十一月十三日。只有少数在华的西方人和在租界为洋人做事的中国人眼里,才是公历1912年的元旦,一年的开始。然而,刚刚成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将这一天定为民国的起点,民国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朝市山林俱有事,今人忙处古人闲。
——(明)陈继儒
1
某日,做了个梦,梦里被问道:“古代你有熟人吗?”
我支支吾吾,窘急之下,醒了。
醒后想,其实我是勉强能答出的。我把这话理解为:你常去哪些古人家里串门?
我想自己的人选,可能会落在谢灵运、陶渊明、陆羽、张志和、陆龟蒙、苏东坡、蒲松龄、张岱、李渔、陈继儒,还有薛涛、鱼玄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1-09-16 15:38:46)
16/08/2011
時間過得飛快,這是在臺灣的最後一天,於我也是充滿期待的一天。
沒有安排什麼項目,早晨收拾好行李,午餐後散步到車站,坐上了開往市裏的汽車。
回到西門町商業區,進行最後的掃蕩。前幾天閑逛的時候,老公看中幾件特色T恤,沒及時購買,今天要補上這一課。
下午4點鐘左右,我開始不安,簽書會報名劃位取票5點鐘開始,前200名可以拿到簽名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