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

用我的行囊装满故事
博文
(2020-06-10 21:00:27)

父亲1932年出生在广西全州农村-滕家村,其祖上曾是当地的地主,有过千亩的地产。父亲是家族同辈中的长孙男,据说祖母在连续生下两个女儿后,因再无所出,只能按照家里长辈的要求,离开在外省有公职的祖父,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乡间老家和祖父的大家族人住在一起,无男儿出的隐痛成了祖母的心病。也许是女人的洞察力天性,她担心她的丈夫会象他的大哥一样另娶二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10 11:58:28)

父亲1932年出生在广西全州农村-滕家村,其祖上曾是当地的地主,有过千亩的地产。父亲是家族同辈中的长孙男,据说祖母在连续生下两个女儿后,因再无所出,只能按照家里长辈的要求,离开在外省有公职的祖父,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乡间老家和祖父的大家族人住在一起,无男儿出的隐痛成了祖母的心病。也许是女人的洞察力天性,她担心她的丈夫会象他的大哥一样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25 20:59:15)

每次去到德国,总是应邀住在Tom的表姐Gabi家。一天饭后,我提议大家轮流说些自己难忘的家庭故事,Gabi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当Gabi年少时,她的父母要求她出门找朋友们玩时,务必遵守规定在晚上10点前回到家。 有一次,Gabi回到家时已经超过11点了,她的父亲Thomas很生气。问:“Gabi,你有什么好说的?”她说:“我原来可以在10点半钟回到家,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9 22:12:30)

当Tom站在四下无人的GreatSlaveLake湖边沙滩上,冲着无边的树林焦急地呼唤他的狗儿的名字Deaglo时,潜意识里他知道这是无用的,因为狗儿早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傍晚的时候,他把已经19岁的老狗儿Deaglo抱上卡车,它好象知道Tom会带它去哪里。它是如此开心,10公里的车程,它除了偶尔不得不趴一下,仍然试图向以往那样保持站立的姿势,让人想起它曾经的模样,威风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3 22:50:04)

1947年的夏天,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结束两年后,23岁的德国姑娘AppoloniaSaur终于获释,离开囚禁她达三年之久的一个位于俄国北部的集中营Siberia西伯利亚的煤矿,回到她的祖先早在17世纪移居Yugoslavia前定居的德国西南部小镇Schwaigern。 那是一个全家人事先的约定:战争中,一旦家人失散,幸存者一定找机会回到Schwaigern,在那里等待和其他家人团聚。当她搭乘的火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0 16:51:21)
前不久和母亲通话,她说她的左耳里面有痛感,尤其是在她吃东西的时候感觉厉害,疼痛已经影响到她的休息,导致不能入睡。当听到她焦虑无措的声音时,刹那时感觉母亲变得弱小,象孩子一样需要对儿女倾述,幸运的我们开始成为她的精神支柱。 母亲出生在战火纷飞的上个世纪40年代初。母亲的生母是外公的第一个妻子,1944年11月,当日本占领桂林后,在逃难途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