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0-22 10:04:35)
开空头支票的医师蔡铮哈利的分店里有个小诊所,一四十来岁的波兰女医师守那里。一日我在那店里做推销,闲了我便找她聊天,得知她叫伊娃,行中医,到广州去学过中医。她说:“给我盒茶,我把它介绍给我的病人。”我给她一盒茶,扯住她说了半天绿茶药用功能。后来在这店里碰到个满脸横肉、胖大结实的守店人。他头剃得光溜,手戴金链,穿件黑皮上衣,前襟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6 12:14:47)
笑口常开的墨西哥姑娘
蔡铮
有回在中国城南北行碰到一红鼓的姑娘,她说她妈血糖快六百,什么药都不效,问店主有无特效药。我说:“叫她喝我的绿茶。”她问店主:“行吗?”店主点头。她便买了包我的茶。
一周后这姑娘在南北行见到我喜得脸颊上只有两撇,英语都说不清了:“奇迹!我十一点到机场接到我妈,回家十二点,我给她泡了杯你的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09 16:31:54)
被遗弃的韩国女孩 蔡铮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苏珊和杰夫的房子是标准的小两层,屋西南草地外是野生树林,树高过屋顶,看不到别的房子,屋后草坪很私密。室内装修很好,我的房间和厕所装修得完美无瑕,厕所台面玉白,有玻璃顶窗,满室光亮明净。 我得空就跟他们夫妇聊天。女主人苏珊矮瘦,突颧骨的脸上总挂着弱弱的笑,极像我老家村里的瘦弱老妇,特别喜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0-06 20:36:09)

要命的车祸
开车出门,我有三怕:一怕高速上睡着了,二怕大雪天开车出事,三怕车开到黑人区遭抢挨枪。我常年开车东奔西跑,走街串乡,一年开三五万公里。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我最怕的是开长途,开着开着就瞌睡,眼皮重压下来,怎么也撬不开,一不留神眼就闭上了,睁开时常吓一跳。开车时我总竭力跟瞌睡打架,喝令自己别瞌睡,但总是身不由己。给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店员之事1在俄亥俄州的一小店里有个收款的老妇,她干瘦细小,满面忧愁。我到那店做推销,闲了就跟她聊天。原来她是犹太人,信犹太教。她说这个世界太邪恶危险,到处都是邪魔躲黑地里要拉人下地狱,说只有信靠上帝才有希望。等只我们两人时,她低声说:“我女儿中过邪,好在她回头了。”我问怎么回事。她说:“她二十五岁时加入了个俱乐部。这个俱乐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找推销员蔡铮
想扩展生意就得雇人,不然就是给自己打工,只剥削自己的剩余价值;只有雇人,得点剩余价值,自己才算是个老板。我要人去店里摆摊,让顾客尝我的绿茶,对顾客讲解绿茶功能,介绍我这茶的独特之处,再据顾客的健康状况教他们如何享用这茶:吃还是喝,一天喝多少,用热水泡还是用冷水泡。总之,推销员得三言两语砍倒顾客,让他们买茶,喝完还来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要告我欺诈的顾客
蔡铮
一天接一电话,说想问问我的绿茶能不能帮她,她叫珍妮,在内华达。听口音是白人。我问她希望我的茶能帮她什么。她说她不能告诉我,这是她的隐私。我说:你得告诉我你的健康情况,我才能给你提具体建议。她犹豫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她和她丈夫都三百多磅,都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痛风;他丈夫动不了,只能坐轮椅。他们寻医吃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8-02 18:09:07)

一张旧照让人伤感
蔡铮 两女儿大了,可以自由行动,就一起到老家去呆了两天。她们在姐姐家的相框里看到一张她们跟堂兄妹的合影,里头我胖大的侄儿两手张开翼护三个小妹妹。那是2011年6月底。看到这照片,他们兄妹又以同样姿势拍了一张。这时大女儿高中毕业要上大学了,身高快赶上侄儿,二女儿也很高了。照完同步照,大女儿问我有那个相框里的原照没有。我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盗版的《一个解放军的1989》
蔡铮 上周收到文学城一博友的私信,说他去年在云南大学图书馆的处理书书架上看到《一个解放军的1989》,好生奇怪,当即要买,没想到图书管理员却白给了他。他称这是本奇书。奇就奇在它由新华书店发行,有国内的刊号,但版权页却颠倒了,更奇怪的是国内的大学图书馆居然采购了这书。 博友问我想不想要这书。我当然想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時窮節乃見——一個愛國的傳統知識份子
萬鈞

一.出逃

1950年,民國三十九年,在楚國大夫屈原以身殉國而投向汩羅江的端午節,天下着驟雨,一葉小舟載着一個來自楚地鄉下的大男孩,他披着蓑衣,帶着簡單的行李橫渡湘江。“我望着東南方向的雲層,我知道在那遠處的天底下,就是我想投奔的地方---台灣。投向渺渺的遠方,我不知道我將遭逢到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