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和牛

一块孺子和牛共同耕耘的处女地
个人资料
孺子和牛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我说的不仅仅是回国疫情已经两年多了,而我自己有三年没能回国看望老父亲和其他家人了。看到世界大多数国家开始逐步放开,今年回国探亲的希望一点点在心里升起,然而现实不是我们草民能控制的,看到最近国内的抗疫大战的阵势,心中的希望又一点一点地熄灭。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安安心心,愉愉快快地和国内的亲人相聚啊?——这大概没有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前注:把昨天发过的博文换了个标题又发了一遍,如果有朋友已经读过了,实在对不起。不是要欺诈作弊,是想让自己的声音更大一点。为长春发个声我是长春人,我的老父亲和妹妹一家至今还住在那里。说起来,在全国省会城市里,长春大概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但是前一段时间却由于疫情而“火”了一把。悲惨的是,当我们的“魔都”上海后来者居上,登上疫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2-04-17 12:37:03)
为长春发个声我是长春人,我的老父亲和妹妹一家至今还住在那里。说起来,在全国省会城市里,长春大概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但是前一段时间却由于疫情而“火”了一把。悲惨的是,当我们的“魔都”上海后来者居上,登上疫情榜首之后,长春的存在感又滑到谷底。尽管长春的“清零政策”并没有放松,老百姓吃的苦并没有减少,各样悲剧仍在发生,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人世间》——电视剧,小说及弹幕 《人世间》电视剧,虽然后面有些烂尾,但我个人觉得仍不失为一部好剧。评价一个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觉和角度,于我而言,这个电视剧中有两点最能打动我。 一个电视剧好看不好看,最基本的两条是故事讲得好不好和演员演得怎样——资本的作用和“流量明星”效应排除之外。《人世间》无疑两方面都做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铁链女”的呐喊与事件背后的邪恶这几天一直关注着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这样称呼受害人,实在是出于无奈,因为,在所有事情都扑朔迷离的此刻,只好用这个称谓。随着事件的进展,我个人的情感从起初的同情逐渐变成了愤怒,同情是对当事人个人的情绪,而愤怒则对应着事件背后的所有罪恶——从人贩子,到一切知情者,再到官方目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文艺老奶奶看《毛雪汪》最近看了一档综艺节目,叫《毛雪汪》,是两个年轻人李雪琴、毛不易主持的。李雪琴是我有一次看《脱口秀》节目知道的——挺喜欢她的;毛不易则以前从未听说过——孤陋寡闻呀,现在知道是一位挺有才华的音乐人,歌手。节目懒懒散散,慢慢腾腾,没边没沿,我倒是饶有兴致地把第一季10集都看完了。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朋友,我能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9-18 13:17:05)

女儿画笔下的班芙 班芙,地处加拿大阿尔伯塔省,是一处坐落于落基山脉东侧的旅游胜地,整个国家公园被山谷、冰川、森林、湖泊环绕。八月下旬,女儿刚好结束了一年的工作,等待九月份去读研究生,就利用这个时间去班芙小镇玩了一趟,这个计划是她和她高中的一个好朋友一拍即合得来的。本来,她们打算得挺好:时间合适,季节合适,疫苗已经接种,疫情也在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8-29 15:21:11)
老人与狗周末傍晚,我在前院整理草坪,看到邻居亨利背对着我,正在轻声细语地和什么人说话。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他不是和儿子交谈,也不是和邻居交谈,而是和他的大白狗在说话。稍后,白狗发现了我,仰着脖子,用嘶哑的声音朝我“吠吠”几声,老亨利转过身来和我打了招呼。我问:“你和他讲话,他听得懂吗?”老亨利一瘸一拐地走近我,面有凄色地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的母亲节——为“四美”而感动我经常为一些平常小事所感动。上周的母亲节,女儿订的母亲节晚餐和她的礼物让我感动,外甥对“美”的诠释亦让我感动。正是这些小感动,让我过了一个幸福满满的节日。母亲节那天,女儿在我们家庭群里发了四张照片,分别为母亲节的晚餐、女儿送我的节日礼物、湖边休闲的天鹅和安大略湖的景色。照片发出后,外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分享一个关于过敏性鼻炎的小“秘方” 春天来了,很多患有过敏性鼻炎的朋友又要难逃其难,我有一个亲身试过的“海上方”,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帮到朋友。方子是我小妹给的,很简单——犯毛病的时候,在鼻孔里抹些香油(有些地方叫麻油)。 刚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工作的地方有一位来自菲律宾的同事,经常打喷嚏,流鼻涕。我曾关切地问他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