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者生活

Do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and thinking nothing in particular.
个人资料
博文
(2014-03-17 13:38:54)
中国现在没底线的事太多了。为了蝇头小利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害人。从毒奶粉到假药,从污染到欺诈。每个人既是受害人又同时是加害者。人性恶的一面充分暴露。为什么,一个民族会集体走向这条路。我看主要是这一百年的社会剧变唤醒了人们强烈的不安全感的潜意识。如战争,动乱,大饥荒,以及中央政府的倒台。另外旧的儒家的意识形态被彻底否定,而取而代之的共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Mitersaw用来切斜边很方便,比tablesaw要简单。但Mitersaw只能左右倾斜45度,当你需要切大于45度的斜边时就需要知道一些技巧。首先切一个45度的木头做垫板,用架子固定,如图1。之后调整Mitersaw到你要的角度,计算公式是n-45。比如你要60度,就调到15度。之后把要切的木头顺着垫板放好,如图2,固定住就可以切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12:28)
昨天看到报道,说西安的幼儿园给孩子喂处方药,造成一些儿童身体受害。而他们这样作的目的只是为了提高孩子们的出勤率,好保证他们的收入。看了这个我不禁感叹现在有些国人的做人底线是如此的低,为了蝇头小利,就可以害人。而且一点也不以为这有什么不对,作出这事是如此自然,没有一点犹豫。就象是喝口水一样。
我自己也遇到过这样的中国人同事,背后捅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3-16 11:10:46)
有人转发了个据说能治雾霾所造成的伤害的祖传秘方到大学的群里,我们几个闲人说了几句诸如这是中医骗人的话,马上被在国内的童鞋围攻,最起劲的是几个早就记不起来的孩妈级的童鞋。且不提中医是不是伪科学的是非。她们在这个问题上所用的逻辑让我无法理解。在一个民主的公民社会,面对雾霭,大家是通过民主程序给政府施压来立法治污。而不是靠什么祖传秘法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09:14)
宝宝渐渐长大,开始问的问题越来越多,但好在我读书涉猎广泛,所以还没被她问住。昨天吃晚饭时她忽然问我什么是multiverse。我一时想不起听过这个词,竟回答不出来。直到她提醒说universe,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说多重宇宙。刚好我前些天读过一些理论物理科普的读物,知道根据絃理论,可能有并行宇宙存在。但这是当前物理最前端的理论,如何一个7岁的小孩子竟也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3-16 11:07:41)
今年天气寒冷,最冷的一天最低气温零下35摄氏度。这是我来加拿大以来少有的。就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好想喝一杯加了Centerba的咖啡。Centerba是一种意大利出的烈酒,70度。它的名字的意思是百草酒,是用意大利的很多香草泡出来的。这种酒一般不空口喝,而是加在咖啡里提味。就算是速溶咖啡,加了它以后也变的醇香可口。上次去意大利,扛回两瓶,但早就喝没了。在北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07:47)
我一直认为JohnUpdike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很少有人比他更理解美国的中产阶级。他的兔子系列应该是二十世纪最优秀的美国小说。我一直希望他能的诺贝尔文学奖。但可惜只到他去世,也未实现。诺贝尔文学奖太政治化,一些不入流的作家登堂入室,而真正有艺术成就反而榜上无名。这几届诺奖得主我看也就莫言和奈保尔当之无愧,其他几个是打酱油。尤其是高行健,他得奖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06:23)
给铲雪车轮胎打气还真不简单。明天要下雪,我决定把铲雪车修好,上次解决了发动机启动的问题,剩下的是给轮胎打气。由于胎里已经没一点压力,所以轮胎和轮毂已经分离,手工打气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用打气机来打。我没合适的工具,只好向朋友求助。我们把轮胎连轮毂一起卸下来,到加油站去打气,但打了半天也充不上,看了轮胎和轮毂没有咬合。没办法我们只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05:06)
Toughgirl。宝宝前几天回家有些沮丧,LP问怎么了,宝宝说老师把她的名字写错了,有个同学就嘲笑她。她不知道如何应付,虽然有个和她好的女孩帮她解了围,但后来几天那个小男孩还是为此捉弄她。宝宝想的办法是宣布不会邀请他来自己的生日party,但这招不管用,那个孩子说不在乎,这让宝宝更不开心。LP给她出了些主意。但宝宝除了去老师那告状,并没有自己解脱。我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3-16 11:03:54)
这几天在读刘起釪的《尚书校释译论》。这是一部尚书研究的力作。刘起釪是顾颉刚的弟子,他的尚书研究直接得益于顾的指引,可惜顾死的太早,不然可以给他更多的指导。刘起釪在这部书上下了几十年的心力,真是难得可贵。但可惜他研究的方法过于陈旧,虽然提供了很多文献考据,但不能提供在语言学的清晰的分析,以及和中国哲学史与考古学的充分的交互比对与验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