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我不是你的宠物

(2022-06-18 13:35:59) 下一个
小鲁是我过去的同事,半年前,邀我参加她的婚宴。因为双方都是再婚,邀请的客人不多,都是平日里比较知心的朋友。
酒席宴上,新郎再三夸赞妻子小鲁貌美善良,善解人意,无论是上台致答谢词,还是给客人敬酒,总是与小鲁形影不离。看得出,新郞对小鲁是非常体贴的那种。不过,我总是在心底里,对小鲁的再婚,有着莫名的隐忧。
婚宴过后,我就把小鲁的事情淡忘了。前些天,另外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小鲁和丈夫分居了。我心里先是掠过一惊,随即便平静下来,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朋友问:“你怎么也不关心一下小鲁,她可是你的徒弟啊!”
我应着:“那是人家的家务事。”
在旁人看来,小鲁现在的爱人,办着厂子,开着宝马,自打和小鲁结婚之后,基本没在家里做过饭,今天拉着小鲁去应酬客户的接待,明天拉着小鲁去参加朋友的宴会,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曾经有一次,小鲁给我打电话咨询业务上的事,我顺便恭祝她新婚快乐,却不想,小鲁在电话的那一端,选择了沉默,好久,才回复我说:“谢谢。”
下了班,我还是给小鲁打了个电话。
“在别人看来,我有一个关心和体贴的丈夫,我却感觉失去了自由。”小鲁说,我倾听。
小鲁说,结婚以后,自己就被爱情绑架了。他常常以爱情为借口,要求她时刻陪在他的身边,陪他去出席各种场合,陪他去参加各种宴会,每次吃饭,总是要向客人炫耀说,自己的妻子是多么貌美善良,这使她在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她曾经一再提醒他:“我不是你的花瓶,更不是你的宠物。”他却总是说:“我夸奖自己的老婆,是因为爱自己的老婆。”更有甚者,他每天下午会在单位门口等她,说是接她下班,有一次下班稍微晚了一点,和男同事一起说着话走出办公楼门厅,他老远就迎上前来,一边从她手中接过挎包,一边说:“这么晚下班,还和一个男的在一起,你也不害怕?”说着,就把男同事晾到了一边……
絮絮叨叨,小鲁讲了许多。我知道,她的婚姻一定是出现了问题。但我无法劝说,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倾听。我想,我的倾听,对她来说,或许也是一种释怀。
前些日子,中学同学在微信群里讨论有关婚姻和家庭的话题。有的在晒幸福,有的在诉说不幸,但都有一个共识,就是家庭幸福最重要的一条,一定是理解和宽容!明明是相爱着的亲密关系,却非要用绳索把她(他)捆住——将美味佳肴亲自喂到对方的嘴里,却不放她自由活动。一味地表达自己的爱意,却无视她脸上沮丧的表情。你给了她爱情,却剥夺了她的自由。
心理学者认为,控制欲是人类原始的本能之一,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会存在着控制他人的需求。但对他人的控制欲过强,则是内心不安和恐惧的外化,是自己内心安全感的缺失。所以,受了束缚和控制的婚姻,再多的关怀,都会变成负担。
写于2018年4月25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