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风猎

冷眼观世界,静心坐井中
正文

带你出去晒太阳

(2022-05-20 09:09:40) 下一个

美娟,中学同学,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事,管理的是老旧小区,事儿杂,麻烦多。比如,谁家里暖气不热,热力公司上门维修,放水时弄脏了屋子;比如,楼上漏水,淹了楼下,楼上楼下就起了纠纷,楼下的说要赔偿,楼上的说与己无关;比如,好多比如,都找到了美娟这儿。美娟去说合,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住户和热力公司和解了,楼上楼下握手了,美娟心里美美的。

为了邻里融洽,她建起了属于业主的微信群,自己注册的名字是“春暖花开”,像她的性格,温温暖暖,灿灿烂烂的,好似能够把人心底里,最冷冷的寒冰融化掉。

中学毕业,同学各自东西,有的上大学,有的当兵,有的就业,有的,自己当起了小老板,离开校园之后的生活圈子,不再囿于教室、操场和上下学的那条小路,每个人都建立起自己新的圈子。慢慢地,男生学会了抽烟喝酒,推杯换盏,女生也精于化妆打扮,左右逢源。蓦然间,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拘无束。

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包括美娟在内的许多同学,失于联系。直到有了微信,神奇的“微信圈”像滚雪球似的不断扩大,从最初的三五成群,再到后来的五十多人,今天我拽一个进来,明天你拖一个进来,整整一个班,能找到的几乎都加了进来。久别重逢,你一言,我一语,这个说,你用圆规扎着我了,那个说,你越过了我划的“三八线”,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仿佛一夜间回到了当年校园,在课间里打打闹闹,四十多岁的人了,都跟孩子似的,全无规矩,没个正形。

情感像陈年老酒,贮藏的时间久了,会窖香浓郁。更何况,毕业已经三十多年,在这个叫做“班”的大容器里,回忆与红包齐飞,聚会共怀旧一色,老照片,新解读,老故事,新段子。咣咣当当,碰撞着大容器的四壁八荒,发酵出新鲜的滋滋味味。

一天,美娟在同学群里幽幽怨怨地说,自己曾经爱着的那个男人,嗜酒。经常,在喝了酒以后莫名发脾气,砸锅摔碗,甚至是当着孩子的面。美娟不愿意回家,不愿意面对那个把她伤透了的男人,就把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她说,自己宁可面对张家李家的矛盾冲突,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丈夫。

美娟的遭遇,如一石激起了千层波浪,同学圈里又有了话题。同情之余,纷纷出主意,想办法。有的说,离了吧,是个解脱。更多的是说,要更加珍惜他,关怀他,感动他;告诉他,当初爱他是什么,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同学的关怀,使美娟对生活有了信心。一下子,回想起当年的情景。美娟的男人是中学体育老师,恋爱时,美娟去学校见他,寒风中,一个伟岸挺拔的小伙子,在给孩子们讲要领,作示范,汗湿透了,嗓子哑了,不厌其烦。一瞬间的感觉,感动了美娟一生。

我劝美娟,这世上,每个人都有伤心的时候,当你的心快要被伤透了,就去跑步,因为跑步可以将你身体里的水分蒸发掉,不那么容易流泪。然后,坚强起来,你们俩,或是一家三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爬山,让男人拉着你的手,一起克服崇山险峻;去看海,任潮起潮落,感觉那种自然的轮回,生生不息。男人若是不肯,就对他说:“你躲起来也没有用呀,要面对现实才行。哇噻,你发霉了,明天吧,明天我有空,带你出去晒太阳。”

丁立梅在散文《虞美人》里写道:“女人的年华,原是经不起寂寞弹唱的,弹着弹着,也便老了。”美娟爱跳舞,肚皮舞、印度舞,古典舞、现代舞,相当造诣。我仿佛看到,美娟那葱白的十指,轻拢慢捻,一曲更一曲。月升了,夕阳斜了,美人的发,渐渐白了。

她的男人,坐在席间,为她鼓掌,为她喝彩,就这么,陪她老去。

写于 2017.12.0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