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说《Memory》第一章 美国摩押-3

(2021-09-20 21:57:59) 下一个

3.

Arches National Park

我回到酒店拿上背包准备去拱门了。快出城的时候有个加油站,我把油加满,顺便在旁边的小超市买了一箱水和一些吃的。多年在外旅行,我给自己定了几个原则:

1)跑长途前,一定把油箱加满,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你不知道下一个加油站要开多久才能到。而且美国的手机网络覆盖率很低,很多地方没有信号。一旦车子抛瞄,困在荒郊野外是很危险的。

2)车上一定要准备一箱水、一些食物和一个急救包,最好还有一把刀。

3)尽量赶在天黑前到达目的地,尽可能避免走夜路。

4)吃饱了再走,尽量避免饿着肚子开车。人在饥饿的状态下容易判断失误,增加出事故的概率。

5)在路上避免与陌生人目光接触,你不知道会碰上什么疯子,而且很多人都有枪。

其实小镇离公园很近,开出不到20分钟就远远看到那一排排高高耸立的红褐色的岩柱,路两旁也都是锗红色的沙土和大大小小光秃秃的岩石,感觉仿佛在火星上,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园区很大,一路走走停停,太阳西斜了才来到拱门的山下。看着巨大的拱门就在不远的山坡上,看着并不远,可沿着弯弯曲曲的上山小道,走了很久,累的气喘吁吁的才最终站到了拱门下,摸着巨大的石柱,感叹新世纪到来的第一年实现了一个夙愿。

兴奋过后,才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找到一个还算平坦的岩石坐下,回头向西边望去,太阳已经落在了地平线上。望着满天的晚霞,我忽然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仿佛一瞬间回到了童年。小时候我经常坐在我们小城西边的一排土城墙上,也像这样,看着夕阳缓缓地落下山去。我那时总在想,山那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长大了,我一定要走的很远很远,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中央国企,最大的好处是有很多旅行的机会,不仅去了几十个国家,而且跑遍了中国所有的省市,似乎实现了儿时的愿望。可国营单位,毕竟工资不高。当时就想,走遍了全中国的那一天,就去换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另外说实话,在这个公司干这么久了,也早都烦死了。尤其是行政部的那帮人,没什么文化,看着我们这些新来的大学生不顺眼,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还老给我们小鞋穿。于是今年春天,在最后一个没去过的省青海开完会,游完了青海湖后,回来就递交了辞职报告。

老处长看到我递给他的辞职信先是一惊,然后略微镇静地问我:“小时啊,你工作做的很不错,连续两年你都是我们业务部的签单冠军,我们也给了你很多出国机会,你为什么突然要走呢?”

“卫总,不瞒您说,我现在干的很不开心。我们业务员每天加班加点,在客户面前低三下四的像个孙子,为公司带来这么多业务,把那帮行政的养的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可他们天天对我们说三道四的,总找我们的麻烦。我前几天刚跟那个汪科长大吵了一架,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我没法再待下去了。”

“嗐,这点小事,年轻人不要气太盛,慢慢这事就过去了,就没事了。你现在这么年轻,好好干下去,将来的发展空间会很大的!”“卫总,我说句话您可能不爱听,在这继续干下去,我看不到好的未来。您明年就该退休了,您在这干了一辈子,在您身上我已经看到了我30年后的样子,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老处长显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抬起头怔怔地看着站在桌子对面的我,很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拿起笔飞快的在我的辞职信上签了字。“好吧,你走吧,我理解了。有能力的年轻人应该有更好的前途!能告诉我你去哪儿吗?找到新工作了?”“没有,我还没想好,可能去外企,也可能去美国留学,我姐姐在美国。”老处长点点头,“小时,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为我出了不少力。临走了我送你一句话,希望对你有用。记住:商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你走吧。”

离开了那个国营单位,本以为这次来美国能很顺利的拿到这个美国公司的offer,没想到最终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过几天回到北京,就成待业青年了。后天16号就是自己的28岁生日了。古人云:三十而立。眼看快到而立之年了,自己还一事无成,现在混的连个工作都没了。

看看身边的其他同学,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结婚的结婚,还有的都已经当爸了。再看看自己,还孤身一人。曾经谈过两个女朋友,第一个台湾女孩前年去了美国便没了音讯,第二个上海女孩去年移民去了加拿大。 她在走之前还特地来了一趟北京找我。我们约好下班后在国贸大厦门口见面。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冬天的一个晚上,刮着西北风,很冷。看到我来了,她从旋转门里走出来,我马上迎了上去。“你怎么突然就来了,也不事先说一声。”“我也是临时决定过来的,有些话还是想当面跟你说”“那咱们能进去说吗?站在外面实在太冷了”我跺着脚说。“别了,里面人过来过去的,我不想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说。”看着我又跺脚又捂耳朵的,“有那么冷吗?”她带着上海人特有的一脸不屑的表情瞥了我一眼,“我这次来就是想当面问问你:我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我姑姑在加拿大,帮我办好了技术移民,下个月我就可以去登陆了;二是咱们部里研究总院的肖主任前段时间来上海,对我的网管水平很满意,想调我来北京总院工作,这样我就能来北京了。你觉得我应该选哪个?”

“你应该去加拿大”我低着头脱口而出。“看着我!你不想我来北京吗?”她的眼睛像刀子一样直视着我,我分明看出了 其中的怒火。“我让你来北京,过段时间如果你在这工作的不开心,肯定后悔了没去加拿大,那不就成我的罪过了?!我不想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而且你不是一直想移民吗?”

听我说完,她穿着长风衣,在风中静静地站在那,看着我,什么也没说,然后转身走了。进了旋转门,转了一圈又出来了。走到我面前,撩起袖子,我以为她会狠狠地扇我一耳光。没想到她从左手腕上摘下一个镯子,掀开我的大衣,塞在我的上衣口袋里,然后拍了拍。“这个玉镯我带了很多年,玉能保人平安,送给你,算是留个纪念吧。”她转身想离开,忽然又回过头一把抱住了我。她的个很高,抱着我的时候头贴到了我的耳边,低声但有力地说了一句:“你这个混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我至今还记得她那风中凌乱的背影。

想到这,我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周围红色的岩石上已经洒满了落日的余晖。我缓缓地向后躺倒在那块石头上,望着满天玫瑰色的晚霞,忽然感到有两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是悲伤?是悔恨?是难过,还是顾影自怜?我错了吗?哪里错了?在世纪钟声敲响的时候,我曾经许下愿望,希望新的世纪开始,我的人生能有很大的变化。现在想想这半年多来发生的一切,工作没了,朋友也没了,现在一个人坐在异国他乡的一个大石头上茫然不知所措,这是不是很大的变化?!难道我的愿望就这样实现了?!我不禁苦笑了一下,真是天意弄人!我闭上了眼睛,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