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7. 回到家,我把Mary带来的小光盘放入电脑,输入密码,开始运行后弹出一段视频。点击播放,开始的画面有些凌乱,似乎是一艘游艇在海中晃来晃去。然后镜头一转,Jim出现在画面里。他拄着拐杖坐在船头,朝着镜头挥挥手说:“Hi,Simon!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说完转过身,指向远处的大海,“注意,马上你会看到一个壮观的景象,还有10秒钟。”随着他倒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 “这里面是什么?”我拿起那张光盘问Mary。“Jim说这是他带给你的口信,具体内容我也不清楚,这是属于你们两个之间的秘密。”Marry朝我挤了挤眼睛。“哦,对了,他还让我告诉你,打开它需要密码,是你的生日,美国的日期写法,6位数。”“嗯,好的,明白。”我点了点头。 “其实我上次给他回信的时候写了我的Email,不知道为什么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5.周六考完托福回到家已经下午2点多了。刚准备进屋,对门儿的邻居出来了:“哎,小时,今天有个老外来找你。”“老外?”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会有老外来找我呀?”“是啊,我也纳闷儿呢。”邻居说道,“还是个女老外,头发都花白了,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戴个粉红的大草帽,穿一身粉红的长裙子,我刚才还跟我家老刘说呢,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4. 安检后面就是衣帽间。梁芳把风衣脱了,我才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还化了妆,让我感到眼前一亮。梁芳看我站在那傻傻地看着她,脸一红,“看什么看,瞧你那眼神儿,色眯眯的”“第一次看你穿旗袍。突然发现你还很漂亮”我嘿嘿笑着。“还很漂亮?!你才发现呀,本姑娘本来就是花容月貌,只是原来天天就在你身边,你不懂得珍惜。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3. 吃完晚饭,我打开信封,发现航空信封里面还套着一个小信封,小信封封口处有一个黑色的圆形的封签,封签中间印着一个金色的十字架。我小心翼翼的把那个圆形的封签撕开,里面拿出一张长方形的小贺卡。贺卡正面是一个可爱的米老鼠的头像,头像下面印着一行彩色的字:来自佛罗里达MagicKingdom的问候。我打开贺卡,令人惊讶的是,里面竟然是空白的,一个字都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 我没理梁芳的质问,只顾闷着头一筷子一筷子的吃着她剩下的那半盘鱼头泡饼。梁芳看我闷头不理她,急了,呼的站起来,一甩裙子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身边,露出半条雪白的大腿。我急忙侧了侧身子,“淡定,淡定,我刚说完你现在越来越像淑女了,你瞧你?”然后瞥了一眼她的大腿。梁芳低头一看,赶紧把裙子盖上。然后按住我的手说:“别吃了,快说,你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Beijing,China 1. 刚回到北京那几天,我跟谁都没联系。一个人待在走之前新买的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的梧桐树,静静的发呆。回想这次美国之行发生的一切,总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那么的不真实。可每每看到放在桌子上写着Jim的地址和电话的餐巾纸的时候,又分明知道这是真的。 “我应该答应他吗?为了一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跑到欧洲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 “AJ退役的时候40多岁,他弹的一手的好吉他。”Jim继续说,“他一开始先去的拉斯维加斯,在那些赌场的乐队里弹电吉他。慢慢的有了些名气,请他去伴奏的赌场越来越多,几年下来也挣了些钱。每天晚上演出结束后,他便约个女孩开着他那辆宝马敞篷小跑车出去兜风,逍遥快活,折腾到天亮才回家。后来他跟一个跳toplessshow的女孩好上了,听说他在那个女人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5. 餐厅里面的空间倒是很大,四面墙壁上挂着各类汽车的巨幅海报。我们在一个中间的位置坐下,一个穿着红色超短裙的金发女郎拿着菜单走了过来,“两位喝点什么?”“你们的鲜酿啤酒还有吗?”Jim问到,“当然”“那就来一桶吧”“一桶?Areyousure?”我诧异地问到。“Youwillbefine!”金发女郎媚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扭着屁股走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冷战,醒了。睁开眼,我不禁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黑色的夜幕上犹如挂满了一颗颗璀璨的宝石,一条如白纱般的银河横贯天际。我从未见过如此震撼的星空,真是太美了!我忽然觉得在茫茫宇宙中人是如此的渺小,人的一生又是如此的短暂。几十年的光阴如同那闪亮的星光,转瞬即逝,无痕无迹,除了家人和爱你的人,谁又知道你曾经在这个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