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硕果累累》146

(2022-01-10 07:32:04) 下一个

        果真在晨曦中醒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外面的大树枝干被朝阳染成了金色,风暴过去了,碧空如洗。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而且还是在一个令人不安的风雨之夜。她看到身边熟睡的John,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到他昨天在风雨中连着赶了八个多小时的路,果真很是心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他。于是她就静静地看着他的脸,以目光慢慢地抚摸他的面庞,扫过眉峰,拂过睫毛,细数一夜新生出来的胡茬和岁月在他眉心眼角刻下的纹路,一丝一毫都不想错过。这张脸不再年轻了,而且会不可避免地日日老去。果真这一刻并没有惶恐,她暗自期待的是往后余生,两人新添的皱纹里,藏着的是同样的故事。

        果真看得发呆的时候,John睁开了眼睛,把她吓了一跳。有人讲心意相通的人是可以感受到彼此目光的温度的,难道是真的?

        看到果真被吓到,John不由得笑了。果真这种平时不为人知的单纯可爱,让他满心充溢着怜惜。

        “你有没有头疼?” 果真眨眨眼睛,轻声问。

        “昨晚哪还顾得上!?” John的回答让果真脸红了,把脸埋进了他的肩窝。她抬起头又问:“那现在呢?”

        “还在梦里,不愿醒来。” 

        “我终于不是你的headache了?”

        “从来都不是。以前你是我无福消受的美酒。多等上几个月,也值得!” John的脸庞被朝阳染上了淡淡的金色,眼光流转,像是波光粼粼的湖水。

        果真笑了,看着晨光里的爱人,好像是在最佳光线下欣赏捧在掌心的一件宝物,久久不愿移开目光。

 

        “叮铃~~~” John的手机闹钟响了。

        “喔,要起来啦。等下去开会呢。”

        John正要起身,却皱着眉头“啊”了一声,又跌回了枕头上。

        “头疼吗?” 果真惊叫道。

        “不是头,是背。没事,慢一点起来就好了。” John皱着眉头,松动筋骨。

        “昨天开了太久车了。你有没有去检查一下?不会是上次替大果挨的几棍子留下的后遗症吧?”

        “不会吧......还没来得及检查。不过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应该是上次送你去急诊,把你放进车里的时候又扭了一下,一直没好彻底。”

        “喔……”

        看着果真焦虑的样子,John点了点果真的鼻头,开玩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挺沉的呀?”

        早饭过后,John换上衬衫打好领带,准备去开会。

        “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果真看着他出门,过马路,打开车门,小心弯腰把提包放进车里,再慢慢坐在驾驶座上,看起来他的肩背还是蛮痛的。唉,五十多岁的身体,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提醒你,这个机器要定期好好保养了,不能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连轴转了,也不能长期在高压下超负荷工作。果真琢磨着,如何能帮他减轻一点肩上的担子呢?

        家里的电还没有来。果真匆匆忙忙跑去果然家充电,顺便告诉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果然半张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果真:“哎哟!果真同学,你是终于碰上对的那个人了!可以为了你在风暴中飞车八个小时赶过来!”

        果真笑了,没出声。

        果然转头问正在专心剥栗子壳的包富城:“老包,我值得你几个小时飞车而来呢?”

        包富城看看果然,决定不钻这个套儿,对果真说:“也不完全看这一件事,对吧?要综合、全面地看一个人!”

        “对!你的厨艺是加分项。你会做栗子烧鸡,加十分!”果然接着开玩笑。包富城作势拿栗子壳丢她。

        果然转头对果真说:“不过,John这么一个理智冷静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看来对你是真的用心了。”

        “其实他不必这样,我对他的感觉也不会变。”

        “到底为啥呢?你花痴呀?颜控呀?爱才?爱钱?” 果然看着姐姐一本正经的样子,笑着继续逗她。

        “老包你管一管你家果然吧!”

        包富城笑了,说:“我去切水果。”

        果真出神想了一会儿,幽幽地说:“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很温暖,很放心。那种安全感不是物质条件带来的,而是一种厚实的平和,能让你放心牵手的感觉。也知道牵手之后一起走,步调会一致。他不需要做什么来讨好我,只是他的存在,就是一种滋养。”

        “果真,你谈个恋爱,成了花痴诗人啦!嗯,我看出来你被滋养到了啦!”果然大笑起来,果真瞪了她一眼,忍不住也笑了。

~~~~~~~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