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如絮

码字,短短长长......
个人资料
博文
“我能帮忙吗?”碧萱站到妹妹身前,有点怯怯地打着哑语问。“好,你把这些资料装箱吧。”碧芝以轻柔的手语告诉姐姐。她表情平静,似乎姐妹俩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碧芝瘦了,头发长了,也没有去修剪,就披在肩头,戴了一根深红色的发带束住了额前的碎发,露出来洁白的额头,让她黑色深邃的双眸显得更加深不可测。她穿着无袖无领的黑色丝绸小褂,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Pia捡起来掉在地上的信看了看,发现上面好看的花体字写着自己的名字-----天,Chris还真的写了一封信啊。她刚才差点把它扔进垃圾箱呢。坐在大楼门口的台阶上,Pia迫不及待地拆开信读了起来。“亲爱的Pia,你好吗?“真的是很久没有写信了。人类因为忙碌或者无聊,放弃了太多有情趣的事情,对吧?嘿嘿,说得我好像写过很多信似的。其实不瞒你说,除了我爸爸在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听Pia说要搬家,郁邱立刻开心了:“皮皮鲁,这是不是天意?得嘞,搬家的事情你们不要操心。我找人找车,全包。你们收拾细软就行。” “不用了,谢谢你。”Pia有些不好意思什么事情都依赖郁邱。 “不麻烦啊。公司有车,人手就调配一下,大半天的时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郁邱说着就找自己的秘书进来,吩咐道:“安排一下车子和人手,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郁邱开着车,带Pia一路转到三环,上四环,出五环,来到他在北京郊外的别墅附近的一个小巧的办公楼。 Pia下了车,立刻感觉出这里的不同:空气清新很多,居然还听得到鸟鸣。 “怎么样?是不是和美国郊外有点儿类似?”郁邱笑着问。“好多人现在喜欢挤到东边儿,什么三里屯儿啊,望京啊......其实我还是喜欢西北,上风上水啊,又靠着龙脉。风水宝地,人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在武汉光复的日子,开淼的到来可谓是喜上加喜。何耀武和吴先生合计着,这次要把这门亲事给订下来。他们其实早就给两人合过八字了,很般配,会有后福。武汉,这一个饱经蹂躏的大都市,在战火平息之后开始深深浅浅地喘息着。市面上可谓是百废待兴,也可谓是一片混乱。物价上涨,货币混乱,市政瘫痪,物资匮乏......这种情况下搞个婚礼太不现实了。两家长辈的意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号外号外,武汉光复,明日倭寇受降!”小报童在汉口大街上边跑边叫。市民听了都心花怒放。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开淼一行人作为前进指挥所,在8月30日降落在汉口机场。虽然国军第六战区大部队已经向黄陂、应城、孝感和武汉前进,不出几日便可以到达,但是两架飞机上的国军代表还是把随身带的手枪上堂,以应不测。 日本第六方面军派冈田芳政大佐代表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天尚设计不出意外地拿到了这单大生意。罗天助和上官湜都喜出望外。因为要马上投入设计和施工前期安排,他们俩准备双双递上辞呈。 “要不,我先走?两个人一起,是不是太那个什么啦?”上官湜问。 罗天助搂着上官湜,坐在没开灯的酒店房间里,透过玻璃窗眺望万家灯火,志得意满地说:“怕什么呢?就是要一击而中。让郁邱那小子措手不及。” &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这个供货商以前用过吗?”罗天助用手指点着资料夹,满腹狐疑地问。“你小心点儿。别把油给沾上去了。”上官湜递给罗天助一张餐巾纸。两个人利用午休时间在离开公司一段距离的小餐馆研究Pia拿给上官湜的柚木供应商的报价。“真的有这个价格的话,咱们的预算还可以调整一下。天呐,多亏那个暴发户喜欢用柚木。也是,山里潮气大,柚木最合适啦。&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对于田中明菜的汇报,江源翔太很重视。田中是个优秀的特工,如果她感觉有尾巴,那十有八九就有尾巴。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怎么会被人盯上?而盯梢的又是什么人呢?他们在上海算得上是“深潜”了,这是两年以来第一个行动啊。 难道是Dusty?他是最近和自己接触比较多的一个人,也是同时见过自己和田中在一起的人。那日看他被人拿棍子猛打,也不太会还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田夏杏,真名为田中明菜,是和江源翔太一起在上海参加地下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分子网络的特务。她两年多以前嫁给了烟花爆竹厂的工人陈常发,不久以后就开始牵线搭桥,通过他倒卖炸药。晚餐以后,陈常发照例靠在躺椅上抽烟,自己的妈妈帮着照看他儿子。田夏杏则拎着饭盒出了门。饭盒里面是今天偷来的一点点炸药。他们每次偷一点,集腋成裘,已经差不多够做另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