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硕果累累》22

(2021-09-12 16:28:49) 下一个

        果然看着果真的车消失在入夜之后的雾气里,心里疼了一下。父母不在了,这世上有最近血缘的就是果真了。有人说离婚这事是有遗传的。难道是应在了果真身上?果然叹口气。当年父母离异,她们姐妹俩被周围的大人孩子指指点点,心里委屈极了。果真老是暗自流泪,在外人面前哭丧着脸;果然就昂首挺胸,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但她暗暗发誓,只要自己以后结婚有了孩子,就永不离婚。

        果耀庭当年和朱琬宜离婚,不是没考虑两个宝贝女儿。可以说就是因为他看到孩子在一个不正常的家庭气氛里的压抑,才下了决心离婚。

        果耀庭出身北平厨师世家,不算富贵,但从小衣食无忧。若不是身陷乱世,定会子承父业,做一个名流官宦钦宠的大厨。他学生时代就投身共产事业,建国后谋了后勤物资管理的肥差。文革受迫害,被发配到机关食堂做厨师。工资少了,地位低了,但是回到厨房,果耀庭如鱼得水。尤其是因为他能因陋就简把小灶做得极为出色,深得领导欢心,也避过了不少政治风暴的冲击。34岁那年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在机关医院当护士的朱琬宜。

        朱琬宜四川人,父亲是归国医生,文革被斗死了。她本来考上了医学院,却因为家庭问题没有去成,转而读了护校。朱琬宜很快答应和果耀庭处对象,一来两人政治成分都不好,谁也不会嫌弃谁;二来果耀庭别看是个厨子,却长得仪表堂堂,气度不凡。这种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男人在一群灰头土脸,刁钻尖刻却时时惦记自己美貌的臭男人之间,就像是上天派来的白马王子。果耀庭年长十岁,世面人情都比朱琬宜通透。有点恋父情结的朱琬宜不用多久就认定了这个人来托付终身。

        婚后两人基本合拍,但是不久之后,朱琬宜发现,不仅仅是自己欣赏果耀庭,喜欢他的女孩子太多了。机关里的小护士、机要员、电话班的女孩子……..有事没事地都喜欢往食堂跑,果耀庭用剩下的食材给炊事班做的小点心或者开发新菜的试验品也经常喂了那群小馋猫。其实这样的情景不是一天两天了,朱琬宜这个自称有精神洁癖的人,从第一天发现就如芒刺在背。

        果耀庭身上一丝丝纨绔子弟的血液,让他难以低头承认自己有那么点暗自喜欢目前的状态;他大男人的脾气也不肯迁就朱琬宜的诸多洁身自爱的要求。两人自打有了孩子之后吵得越来越凶,甚至成了别人家的小孩嘲笑果真和果然的理由。朱琬宜也不喜欢果耀庭的借酒浇愁。发展到后来,果耀庭经常去兄弟家喝酒,有时回来晚了,发现朱琬宜把门反锁了起来。果耀庭有好几次就坐在家门口的楼道里打盹儿,直到家里有人起床才敢敲门。果真发现了这种情况以后,总是在果耀庭外出的晚上睡不好。她会在妈妈睡熟之后,偷偷地把门栓打开。久而久之,邻居们发现了果耀庭的窘状,成了机关里的笑料。在孩子十二岁那年,果耀庭提出离婚。之后孩子们和妈妈一起住。果耀庭反倒乐得单身潇洒。

 

~~~~~~~~~~~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LLLAC 回复 悄悄话 上一代人的故事草草带过做个原生家庭的打底,可是明明都是有趣有料的情节。这上代人的故事也好想仔细读读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