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二十一章六

(2021-11-18 07:48:34) 下一个

经过了开山和他联桥儿李东升的几天安排,贵平终于在一天上午送饭的时候见到了大哥泽文。乍一见到大哥,贵平的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才短短七八天的功夫泽文就整整瘦了一大圈,身子全靠大骨架撑着,显得单薄支离。

看到贵平哭了,泽文反倒并没有表现得很激动,他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膀,然后平静地说:“没啥大不了的,别哭了,放心,你哥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让人整垮的。坐下,咱们好好说话。”

贵平看到大哥神情坚定,心里慢慢又有了主心骨,她连忙擦了眼泪,坐下对泽文详细说了外面的情况,和自己同凤瑞开山商量的结果。

泽文听了点点头说:“凤瑞大哥说得对,现在不能着急,咱们先等绍玉大哥回来再说。姓赵的既然要整死我,那现在就让他觉得自己得了手,咱们先什么也不做,让他尽情表演,我在里面就是咬定了不认罪,一时间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何况现在这里还有李政委照顾着我,我不会有啥事,你回去告诉家里,让他们不要担心,尤其是妈,让她放心。你在二轻局问清楚了没有,绍玉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贵平点着头说:“问了,说是还得十来天。”

泽文低头想了想说:“好,这样,你等绍玉大哥回来,去他家跟他说,让他先别着急来看我,我估摸着赵世杰很快就会向组织部提出新厂长的人选,要求局里放弃我,你告诉绍玉大哥,让他别拦着,一切都随赵世杰的意,批准他的人当厂长。

到时候赵世杰就会以为局里是真的不管我了,那我就只是一个在押的犯人,对他再也不会有什么威胁了,他就不会再盯着我们,到那时你再让绍玉大哥悄悄来看我一次,我们两个好好商量该怎么翻案。”

贵平听着泽文的嘱咐点头一一记下,然后又关切地问:“哥,你在里头干的活重不重?你的身体还挺得住吗?我们给你送的饭他们都给你吃了吗?

还有那个郑狱警如今我跟他也熟了,他这礼拜家里人有病去医院找过我两次,我都给他帮了忙,他也答应我好好照看你,你要是还有啥事也可以找他给我们带话。”

泽文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老郑已经跟我说了,他对我还是挺照顾的,你们送的饭他都给我吃了,我每天吃的饱,干活就不怕累了,都挺好的,你放心。行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你回家去吧。对了,另外还有,”

说到这儿,泽文顿了顿,最后叹了口气才说:“我的这个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这阵子可能要连累你们在单位里让人说三道四了,要是有人上家来贴大字报或是搞批斗,你们就表态跟我划清界线吧。

你嫂子没啥文化,估计这次也吓够呛,你回去跟她说,我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出去,她要是熬不下去,可以到组织上去申请离婚,我没意见。

还有要是振兴回来了,让他好好在家呆着,一旦组织上有人找他谈话,就让他好好配合,揭发我的罪行也好,划清界线也罢,都可以做,不用考虑我。”

贵平听完这话,看着大哥平静的样子,心如刀绞,她流着泪说:“哥,你说的是啥话呀,跟你划清界线我们怎么能忍心啊!不会的,你一定能平安回家的,我们都等着你!你放心吧,家里有我和爱新,泽武,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妈和嫂子他们的,振兴回来了,我就让他来看你,相信他能明白你的冤屈的。”

泽文苦笑了一下说:“这世上的事谁能说得准,我能不能过这一关还很难说,你回去后就照我说的话去跟爱新他们还有你嫂子说,我杨泽文就算以后没本事照看杨家了,可也不想连累别人!你去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进去了。”说完泽文站起来,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出去。

贵平看着哥哥决绝的背影,咬一咬牙,胡乱擦了把眼泪离开了监狱骑车回家去了。

 

到了家她先说了他哥的身体精神都好,让赵氏和李氏放心,还说泽文已经有了主意,专等绍玉大哥回来商量了再动作,这些日子让大家都不要着急,安安静静地正常过日子就行了。赵氏听了,彻底安了心,她最信这个大儿子,既然他说有了主意,那就不怕了。贵平说完这些,又转头看了看嫂子李氏,狠了狠心还是把泽文最后说的关于划清界线和离婚的话说了出来。

李氏听了,愣了愣,然后低着头瓮声瓮气地说:“我是个乡下婆娘,不懂啥离婚不离婚的,我就知道这辈子嫁到了杨家,杨泽文是我男人,到死都是!”说完她一扭身回屋去了。

爱新这时也在旁边,她如今肚子里正怀着老二,现在挺着肚子接着李氏的话说:“就是,姐,要是有人敢上咱家来闹,我拿扫帚给他打出去,我就不信他们敢跟我这个军属动手,更何况我肚子里还怀着革命军人的孩子!”

贵平和赵氏都说她:“你消停点吧,看伤到孩子!”

之后,赵氏叹了口气说:“造孽啊!”才抹着眼泪回屋去了。

 

半个月后,李绍玉终于回来了。他一到家就听说了泽文的事,二话没说就跑来了杨家,贵平赶紧详细地把情况都跟他说了,也说了泽文嘱咐的话,

绍玉低头思量了一会儿,然后跟贵平说:“我知道了,泽文想得很周到,现如今也只能这样办了。你下次去看泽文的时候告诉他,我同意他的想法,先让姓赵的得意两天,等风头过了,我必会亲自去看他,跟他商量下一步的事。你让他在里面安心地呆着,我们这几个人就是拼了命也会给他把案子翻过来,让他好好等着,一切有我!”

说完,他又望着在一旁掉泪的赵氏说:“大妈,你别难受,放心吧!有我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让泽文好好的回来。你老好好在家养着,千万别哭坏了身子。”

赵氏抹了眼泪,勉强笑着说:“行,绍玉呀,大妈就指着你了,你可一定帮大妈把泽文给救出来!大妈苦了大半辈子,如今要是我这大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绍玉啊,你大妈也就活不下去啦!”说完,她悲从中来,又用手掩着脸哭了起来。

贵平赶紧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妈,行了,行了,别哭了,现在有绍玉大哥给咱们做主,你还担心啥?你先进屋躺一躺,我这儿跟绍玉大哥还有几句话要说。”

说完就扶着赵氏下了地送她出了堂屋,然后回来在绍玉对面坐下,又把她大哥让家里人跟他划清界线的事跟绍玉说了。

绍玉听了,半晌无语,最后也像泽文那样叹了口气说:“我这个兄弟,是条汉子,有骨气啊!可惜现在这个世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呀!我也同意他的想法,你们要是在单位里被组织上问起来,就说跟他划清界线吧,别辜负了他的一片心!

至于弟妹,这次倒是明白事理,既然生死都愿意等着他,这也算是泽文有福,回头我跟泽文说,等他出来了要好好对待人家。

贵平,你让大家放心,我会尽量想办法,不让那些人到家里来闹,等振兴回来了,你也不用带他去看泽文了,孩子还小,别吓着他,就让他好好在家呆着吧。

行了,我先走了,这事先这样,我明天上班看看风头再说,你们在家就安心等着吧。”说完他站起身走了出去。

贵平千恩万谢地把他送出了门,然后进屋去看她妈去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振兴高高兴兴地回来了,他这趟“长征”,跟着队伍一路走到了河南洛阳,不但经过了北京,去了天安门,还把沿途的各个大城市都逛了个遍,可算是大开了眼界。本来这些年轻人们还想继续走下去,他们甚至想一路南下走遍全中国,可是到了洛阳后,大家坐在一起算了算身上带的钱,发现要是再不回家恐怕再过几天就要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他们这才意犹未尽地决定坐火车回家。

不过这趟出游让他们的心都野了,这些在东北小城里长大的孩子们第一次发现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宽广,他们少年的雄心都被激发了起来,振兴也不例外,他觉得自己过去的那十六年都白活了,出来看到这样广阔的天地,他真不愿意再回到煤城那个狭小的家里面去了,于是他跟另外几个同学约定了,回去后再想办法弄些钱,大家伙还要出来把这次没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

带着这样的雄心壮志振兴回到了家里,可是等待他的却是父亲被捕的消息和哭的哽咽难抬的母亲。振兴懵了,他的心从高高的蓝天上一下子掉进了冰冷漆黑的深渊,他坐在炕沿边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不明白怎么忽然间,他就从根红苗正的红卫兵变成了国民党特务的狗崽子!

这是最险恶的噩梦,他晃了晃头,好像想把自己唤醒一样,可是母亲的哭声就在他的耳边,一声声都在残忍地告诉他,这不是梦而是他必须去直面的现实!振兴无力面对这样的事实,他站起来回了他的屋一头扎倒在炕上枕着炕被卷放声大哭起来。

杨家的人听着振兴的哭声都抹了把眼泪,就连一直恨着振兴的杨越这时也有了同情他的心,他们失去的是共同的亲人,而在“杨”这个姓氏下面他们是必须共同进退的一家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