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笔集《愿我所爱的信我所信》 第一卷 初信时光(1)

(2021-09-07 07:18:15) 下一个

一、被上帝抓住(2010-03-17)

今天是星期三,下午有阳光,还有春风拂面,我去采访一家私营企业的女老板。

暖气在两天之前的15号才停止供暖,人们一时还不能适应与户外同样寒冷的室内,然而在W董的办公室里,我居然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觉。

陡峭的春寒被W董的微笑挡在了窗外,我按惯例问了一些需要报道的相关情况,并且向她索要有关资料,她把所有企业的文字印刷品以及捐款证书拿给我看,在我逐一浏览了之后,她问我有什么信仰,我说我信佛,她说她信上帝,然后她问我:“你信佛有见证吗?”

我略微回顾了一下,说:“我应该没什么见证吧,你有见证吗?”

“是的,我有见证。”

W董笑着给我讲了两个医病见证:第一个是她母亲双腿膝关节骨质增生,严重到长期卧床不起,——她母亲信上帝,就把自己的病症告诉了上帝,結果有一天晚上,她的母亲在梦中穿着白裙子跳舞,醒来时就可以下地走路了,因为上帝亲手治好了母亲;第二个是她自己的妇科疾病,原本医生说要动手术的,但她恳求上帝亲自医治,于是在动手术之前的某一天,她在向上帝祈祷的时候,感觉一股热流在腹部环绕,结果再度回到医院做了检查,最终只是输液消炎,并没有开刀。

我听了之后有些迷惘,甚至还有一些……恍若隔世的感觉,因为有生以来,这种事情只在神话传说里看见过,现实生活中还是第一次听到,——尤其匪夷所思的是,我居然相信W董所讲的,那两个明显违背常识的治疗全是真话。

W董说:“你不要信佛了,你信上帝吧!”

我感到她的建议十分荒谬,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这不可能,我已经信佛很多年了,——一个人的信仰,怎么能轻易改变呢?!”

我们又聊了一些这样或那样的话题,W董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她说你见见我的一个姐妹,她以前也是信佛的,现在信上帝了,我这就打电话约她。

我推托晚上自己还有其他事情,逃也似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在车来人往的大街上,我被一种强烈的心慌意乱包围了,然而与此同时,我又感受到某种说不出的安慰,并且无论是心慌意乱还是安慰,都让我感觉异常地陌生,因为这其中似乎隐藏着难以抗拒的力量,挡都挡不住……可是,在此之前,曾经有两个人在不同的年份里,分别对我讲过基督教理念,但当时我的心与此刻一样只有排斥感,却完全没有此时又是心慌意乱又是安慰的情绪波动,所以很快就丢到了脑后。

于是我立刻告诫自己:人的信仰怎么能随便动摇呢?我不信上帝,我也不信观音菩萨,——我什么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

当晚在自己家中,我从书柜里抽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圣经故事》,封面采用了意大利画家拉斐尔的油画《西斯廷圣母》,但画面只截取了圣母马利亚和她怀中的婴儿耶稣,而教皇西斯廷二世、圣女渥瓦拉和两个小天使全被删掉了,不知是否为了版面清晰的缘故。

大凡在二十世纪看过这本《圣经故事》的中国人,基本上都当成文学作品来读的,我自然也不例外。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当初的我非常、非常、非常地喜欢耶稣。尽管我认为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也许是虚构的,但他无疑是古今中外最富有牺牲精神的小说人物,他所具备的超凡脱俗的伟大人格,一般人达不到那种境界……

是的,我仍然记得当年的自己,在读《圣经故事》期间,竟身不由己地背诵书中的主祷文,每次背到“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时,我的心都会涌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与安全感。

另外值得大书特书的是:在我给自己买了《圣经故事》不久,不知为什么,我又到新华书店买了好几本同样的《圣经故事》,送给当时身边几个最好的朋友。

除了这本《圣经故事》,我不记得自己还买过其他什么书,同时送给不同的朋友。

至于在送《圣经故事》的过程中,我的内心究竟想了一些什么,由于年代久远,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只是依稀记得,当把书一本又一本地递给朋友们时,我大概说过自己被耶稣感动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