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遥望童言无忌(连载之二)

(2021-06-22 07:17:28) 下一个

二、依然六岁三篇

 

1、淘气

最近儿子总是动辄兴奋过度,我都怀疑他有多动症了。

一次实在被他闹得忍无可忍,我于是生气地训斥他:“你真是猖狂到了极点!”

儿子哈哈大笑,泰然自若地大声说:“猖狂到了八点!”

我一时张口结舌,心想这孩子用问号的“几点”,来回答我的肯定句“极点”,还真有点妙不可言呢,——要知道我并没有问他“几点”,而是在骂他“极点”!

儿子看到我没有任何反应,就得寸进尺地继续着他的“几点”理论:“猖狂到了十二点,猖狂到了一点,——妈妈,我说的对吧?”

“对对对,求求你现在就走开,让我安静安静。”

此时此刻,当我回顾这桩陈年旧事时,奇怪这些年我为什么从来都没有问过儿子,当初,他是否知道“猖狂到了极点”的“极点”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在偷换概念逗我开心,还是根本就把“极点”当成了“几点”?

 

2、关于男人和女人的声音

晚上,洗漱完毕之后,习惯于每天都要兴师动众地进行睡前故事的儿子,对我和他父亲提出了具体要求:“我要你们给我讲今天刚买的书,你们谁给我讲?”

所谓今天刚买的书,乃是儿童彩图精装版的《西游记》和《三国演义》,以及其他几本非名著的简装版彩画童书。

父母于是乎立即开展了相互推诿的环节,因为都嫌麻烦,既不想重复自己早已熟悉的经典,也不想讲那些幼稚的小朋友故事,这好比人们之所以都喜欢棋逢对手,是因为棋逢对手能给自己带来心旷神怡的感觉,而一个小屁孩显然连对手都够不上,只能当他的陪练。

经过一番自私的你谦我让,以及儿子的从中协调,最后决定由父亲给儿子讲《三国演义》,没想到儿子却马上推翻了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他态度认真地对我们说:“我不想让爸爸给我讲书,我让妈妈讲。”

我问为什么。

儿子回答:“我觉得女人的声音适合我,男人的声音不适合我,——我喜欢听女人的声音……”

我和父亲面面相觑,搞不清他是从哪里学到的这种歪理邪说,然而又不好直接问他,——男男女女之类的话题,小孩子自己不问,成年人怎敢主动和他讨论?

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用天真的方式给儿子讲他的睡前《三国演义》。

 

3、自杀

昨天晚上,坐在母亲家客厅的沙发上,我和母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心,儿子则在一旁玩他的玩具。

我突然心血来潮,直盯盯地望着儿子,故意对我母亲调侃着:“如果ZZ(儿子的奶名)长大以后不乖,我会断绝和他的母子关系。”

儿子无动于衷,依旧专心玩他的玩具,我索性加大了对他攻击的力度,直接把他拉到我身边,看着他的眼睛说:“ZZ,你听好了,——到时候妈妈会登报,声明和你断绝关系。”

儿子手里拿着玩具,抬起头天真地问:“什么叫断绝关系?”

“就是我不再做你的妈妈了。”

儿子终于被我击中了,他站在原地沉思片刻,落寞地把玩具放在沙发上,拉着我的手郑重其事地说:“妈妈,我要跟你说一句悄悄话。”

“你说吧。”

儿子看了看姥姥,把他的小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用极小的声音说:“我不想让姥姥听见。”

哦,他居然还懂得悄悄话是要背着人说的。

坐在我身边的姥姥笑了:“跟你妈妈说什么悄悄话?也让我听听。”

“不让姥姥听!”

儿子一口回绝了姥姥,态度坚决地拉着我的手,从客厅走进了厨房,而不是随便哪个房间里,不知他是否害怕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会偷听到他和妈妈的悄悄话。

站在厨房的门旁,我对儿子说:“你可以说了。”

儿子把厨房门紧紧地关上,扬起他白净的小脸,表情明朗、严肃而庄重:“你要是不做我妈妈了,我就把自己自杀。”

我的心顿时被儿子吓得无处可逃,却还是残忍地问下去:“什么叫自杀?”

他抬起右手,五指并拢并伸得直直的,果断地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无所畏惧地说:“就是把自己杀死!”

我蹲下来轻轻地搂了他一下,不再说什么了,——的确,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牵着他的小手回到客厅,让他接着玩他的玩具。

父母犹如孩子童年的天空,虽然有时阳光灿烂,有时阴雨绵绵,有时甚至还会电闪雷鸣,但童真的孩子,却宁愿只记住父母晴空万里的时刻,然而我们这些做了父母的成年人,往往由于生活太过平淡无奇而感到无聊,于是乎就在天使般的孩子面前,自觉不自觉地扮演魔鬼的角色……比如我这个做母亲的,就是在无聊的心态支配之下,假装和儿子断绝母子关系,岂不知成年人一句轻浮的玩笑,有时候会给孩童心灵造成巨大的创伤。

是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会不经意地看到,有些父母似乎一生下来就开始做了父母,仿佛从来都不曾做过孩子,因此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永远都不可能感同身受,导致孩子很难感受到来自父母的爱,这也许就是造成种种不良社会问题的重要根源吧。

倘若我们在孩子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不能画上彼此相爱以及彼此理解和信任的图画,等孩子长大以后翅膀硬了,我们什么都画不上去了,那时候就有我们好看的了

这几年网上流行一个日本作家关于父母的说法:“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然而更为可怕的是,无论我们做父母的如何警醒自己,也总会有意无意地伤到孩子,这大概就是脆弱人性的局限性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难以忘怀文学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是的,所以才要反思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妈妈这样逗六岁的孩子,很残忍的。请不要这样对娃说话,逗着玩儿也不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