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花开,第一章 一见钟情 1

(2021-06-09 23:43:44) 下一个

妈妈说,她花园里的花都开了,唯独剩下我。

 

*

 

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把神奇的魔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都不肯使用它。邻国的国王总是对他的王国和魔杖虎视眈眈,边境上一直战火连连。有一天,一个大臣请求他使用魔杖,救济难民,可是国王拒绝了。大臣集结了民众一同请愿,可他却下令把大臣打入了死牢。游街示众的时候,一阵妖风吹过,囚车里空空如也。大臣不见了,国王的魔杖失灵了,国王也从此失去了真心的快乐。国王到处寻找法师,在全国张贴布告,悬赏捉拿犯人,破解他身上的魔咒。但一切全是徒劳。

 

几年过去了,王后生下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公主,然后就去世了。失去爱妻的国王唯一的慰藉就是他的女儿。他非常疼爱他的小公主,认为她的眼睛清澈得像天上的湖水。可即使他看着她的眼睛,他依然感到闷闷不乐。

 

渐渐地,小公主长大了。这时,全城都在谈论天国里的法师。据说天上有一位法师,可以治愈国王的魔咒,让国王恢复快乐。小公主听说以后,决心要到天上去看一看。于是她遍访名师,走遍了全国大山名川,造访世外高人,学习驾驭大风飞翔的技巧。小公主学习的很刻苦,她花了十年的时间,终于有一天,她抓住了一阵大风的风头,飞身跳到了风背上,双脚稳稳的站在风脊上。然后她用一根绫罗揽住大风的风头,把它聚合在一起,双手紧紧的抓着绫罗,牵扯着它引导风头,向天空飞去。过了没多久,大风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云朵,来到了传说中的天国。

 

*

 

我认识他的时候,是在荷兰读博。那天教授说什么也非要带我去听一个外系的报告。我本来并不想去,可教授实在是太坚持了,我推托不掉。当我随着教授进到报告厅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在讲台上,旁边是一张硕大的屏幕,打着关于风能驱动的幻灯片。

 

我走进去的时候,他紧紧的盯着我看,直到我正眼看回去的时候,他才匆忙把目光收拾起来。下面已经坐了很多人,我跟着教授,匆匆穿过讲台前面的空隙,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他还在偷偷的朝我看。我突然觉得他在哪里见过,我们并不在一个系,也不在一个办公楼,我没有理由见过他。但是……那双眼睛……等等,我想起来了……那还是大约在一个多月前。我照常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哦,对了,当时有一个男孩,棕黄色的卷发,带着一顶破旧不堪的黑色棒球帽。他低着头在挑苹果。当我走过去一同挑的时候,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手中的苹果掉在地上了。当我看回去的时候,他飞也似得走开了。

 

难道是他?这也太巧了吧?但是,我还记得他那双眼睛,有如湖水一样碧蓝清澈的眼睛……这简直是太搞了。我从来都不相信这种事情,什么一见钟情,什么命中注定,这简直是太唬人了。上中学教《致橡树》的时候,老师让每人回去写一篇讨论自己爱情观的作文,我甚至连写都不愿意写。相反,我交了一篇讨论博爱的作文,我想老师也没理由说我什么吧?说真的,爱情什么的,真是太肤浅了。

 

当然啦,我也不是天生就这么深刻的,我也有幼稚肤浅的阶段。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也跟着班里其他的女生们一起,疯狂追随过一个长得很帅、却让老师十分头疼的男生。我还记得他爸爸在校园里,举着大棍子,绕着乒乓球台子追着他打。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女孩们才对他如此疯狂的吧?人们都说,他不仅帅,而且坏,还总有一种酷酷的劲头。不过他并不知道我,他甚至都没怎么跟我说过话。唯一一次他对我说话是在一次上课铃响的时候。我跑的太着急了,脚被桌子腿绊了一下,摔了一跤,他正好跑在我后面,一跤扑倒在我身上。我本来以为可以跟他说句对不起,可是他一骨碌爬起来,冲着我恶狠狠的咒骂道,“臭婊子!看下课我收拾你!”他比我年长,身材也比我高大许多。他不是说着玩的,我以前就亲眼见过他和一群男生在校门口打群架。还有一次,我被一群坏男孩压在教室地板狭窄的过道上,连身子都扭转不开,其中就有他。我当时害怕极了,以为真的要被他们脱光了衣服羞辱。可是他突然站起来,嬉笑着走开了,那情景挥之不去,当我多年后,和他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我依然会情不自禁的想起这些,想起他们压在我身上,试图解我身上的钮扣。

 

所以当他说要收拾我的时候,我知道他是当真的,我吓的一句话也不敢说,看着他那副凶神恶煞般的表情,乖乖的坐回座位上,一下午都没有敢去厕所。追他的人太多了,而我又太普通,他眼里根本就看不见我。他唯一一次提到我的名字是在我学习成绩好了以后,那时我们已经快毕业了。我听见他和别人说,“我知道那个乔安,最近总考一百分的那个。”在这之前,他恐怕连我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心里装着的只有班长。她的学习是全班第一,虽然相貌平平,可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他也喜欢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后来上了中学,我也成了年级第一。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变得邋遢起来,不修边幅,人也不好看了。和从小玩到大的表妹站在一起,我渐渐觉得自惭形秽。本来先天不足的她很快追了上来,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整天又是体操又是芭蕾。而我却戴上了眼镜,整天埋在书本里,只知道死磕题库,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母亲逢人就说我越长越丑。父亲总是嘲笑我的睫毛短的像两排小刷子,笑我的鼻子塌得连眼镜都支撑不起来。他说它唯一的好处就是斜着眼睛向外眼角看的时候,鼻梁骨的地方一览无余,一点遮挡也没有。这算什么好处?毕竟没有这点遮挡也不会让视野开阔到哪里去。我知道他是在拿我开玩笑,可是不管我怎么自我安慰,我都特别羡慕人家高挺秀美的通天鼻。我的头发剪得像个假小子,这样我连理发店都不用去,只是在家里让我妈随便剪剪,早上起来用梳子随便梳两下就可以出门了。我没用过洗面奶,不知道那闻起来会是个什么味道。我也没钱没闲逛商场。我的发型和着装永远都是同学们的笑料……可是这又有什么呢?我学习好就行了。那些以貌取人的肤浅家伙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好呢?

 

然后,当然了,万事都有个例外。这一次心生动摇是在高中毕业那年……老师把一个学习很差的男生调到我的同桌,让我平时多帮助他。他也是一个很帅的男生,个子高高的,浓眉大眼,高耸的鼻梁,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微微弯着点腰,加上一副憨憨的笑容,给人一种很好欺负的感觉。不过班里几乎没有人会欺负他,因为听说他和黑道上的人关系都不一般。他穿的衣服总是肥肥大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头发还漂染成了不太明显的深棕色,上面又戴了一顶漂亮的白色棒球帽。每次从厕所回来的时候,身上都会散发着香烟和香水混合的味道。我倒是不介意帮助他,可是他从来不像别人那样问过我。上课也不听讲,无聊了,就在课本上画各种各样的漫画。他好像很喜欢画画。课本上,书桌上,黑压压的一片。课桌里也总能翻出几本漫画书,就算被老师没收了,过一会也照样能变出新的来。他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真正寻求我的帮助。他会满不在乎又惴惴不安似的,让我把卷子给他拿过去一点。他的视力也很好,可是他难道不知道,高考的时候,视力再好也白搭吗?不过,我还是照他说的做了。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觉得,他趁着老师转过身的那一刻,双手合十,低头哈腰求我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太好玩了,我实在不忍心拒绝他。更何况他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每次下课的时候,他都会帮我擦黑板,老师不在的时候,他也会帮我维持班里的秩序。可能是因为他身上的烟味吧?当他晃着高高的个子走到讲台上,在黑板上写上一个大大的“静”字时,班里确实就会安静下来片刻,然后就是窃窃私语和嘲笑声。我怀疑他们串通一气,故意耍我,好让我在全班同学的面前出丑。所以我从来都不领他这个人情。只要他上来帮我擦黑板,我就下去。只要他在黑板上写上“静”字,我就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嫌他的外套把我的大衣污染了,拒绝和他的衣服并排挂在教室后面。每次他挂到我衣服旁边来,我就把衣服取回来,弹弹上面的灰,再放到自己的椅背上。起初,他还是自嘲似得一边笑一边指着我,说我刻薄,后来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终于停止了这种傻瓜似得行径。

 

可能是因为那是《灌篮高手》的年代吧,他也喜欢打篮球,我每次路过篮球场的时候都知道在一群热烈的小姑娘的包围圈里有他的身影,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向那里瞥过一眼。因为我每次从那里经过,都能够强烈的感受到空气中有某种脉搏一样的东西在跳动。有一次,他打完篮球,大汗淋漓的回到我旁边的座位上,双臂架在膝盖上。我坐在旁边,不小心瞥了一眼,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他肩头的汗珠一闪一闪的,晶莹剔透。一滴汗珠滑落下来,沿着肌肉的线条,啪的一下落在地上,碎成几瓣。那手臂坚实饱满,富有力道,他双臂拄膝,微微喘着粗气,整个人都像镀了一层金边一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身上的线条铿锵有力,坚实流畅。我突然想起了大卫,一尊会呼吸的意大利雕塑。 突然,他抓起桌上的塑料瓶,汗水和矿泉水沿着他的短发,脸颊,脖颈,倾泻而下。他一饮而尽,塑料瓶“哐”的一声磕在课桌上。周围传来起哄的笑声和口哨声,他抓起空瓶子追着他们打,我这时才如梦方醒,回过神来。

 

我必须要再次郑重的声明一下,我当时一点男女之情的想法都没有,我完完全全,纯纯粹粹,只是出于美学的角度在观察!可是班里的同学都不这么认为。他们非说我对他有意思,并且不停的拿我们开玩笑。起初,我还面红耳赤的跟他们争论,但是后来我就听之任之了,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他只不过是在耍我玩,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在他的课本上看到一张画像,那是一个美丽女人的画像,介于漫画和素描之间,大眼睛,高鼻梁,长头发,他不停的画着那个女人。突然,我知道了,他是在画班花。班花是我的好朋友,有着混血儿一样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卷曲的长发,清新入时的着装,最主要的,她有着西方人一样秀丽大气的通天鼻,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洋娃娃。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开朗大方,从来不跟我比较成绩,也不会只为了让我给她讲题才跟我说话。她拿我就当她的替补男友。 因为我平时不仅要忍受她的撒娇卖萌,还得时常陪她去回绝男生的告白。我清楚那些男生都对我恨之入骨,可是我能怎么办呢?谁叫她是我的好朋友呢?而且她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不能因为一个男人而葬送了我们的友谊。我是觉得有些伤心,但是我假装没有看见,毕竟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这一切都说明不了什么,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也许他对每一个女生都这样,也许他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也许他私底下有一百个女人,我太喜欢自作多情,像他这么帅的人,我根本就没有胜算。说到底,男人终究就只是以貌取人的笨蛋,我不该为了他们分心,更不该为了这些扑风捉影的事情分神。我开始一心一意的准备高考,我不想再理他了,也不再在考试时帮他。他很快也知趣似得不跟我说话了。

 

就这样,高考来了,又去了。我又是年级第一。

 

拿完成绩,我和班花一起推着车走出校门。应该再也不会见面了,我想。可就在这时,他推着车从后面追了上来,然后肩并肩的走在我旁边。天啊,我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上帝保佑他不要跟我说话。好在,他只是在和班花说话,虽然中间隔着一个我。我别别扭扭的听着他们谈话,接着,奇妙的一幕上演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很会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