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关心很久以前的事

中国和外国的历史。可能是真发生过的事,也可能是故事。
正文

第十二回,红色的雪(1461)

(2021-08-25 07:43:22) 下一个

1461 年三月,约克长子爱德华(Edward, Earl of March)从威尔士回到伦敦。

他干的第一件事:自己做国王。


在 第九回 里,英国的议院通过了法案,亨利六世(Henry VI)保留王位直至余生,但继承者改为约克公爵理查(Richard, Duke of York)和他的后代。

现在爱德华的理论是,在 Wakefield 一战中,王后玛格丽特(Margaret of Anjou)残忍的杀害了约克,人神共愤。她是以国王的旗号在打仗,所以这一杀害王储的举动,等于是放弃了亨利六世继续做国王的权力。

而因为他是约克的长子,约克一死,他不仅是王位的法定继承人,他现在就是正式的国王!

其实这本是爱德华没有办法的办法。出师要有名,打仗要尊王。谁让在 上一回 里,沃里克(Richard Neville, Earl of Warwick)把亨利这个俘虏搞丢了的呢?

但是一经提出,这个说法居然也能自圆其说。于是 03/04/1461,爱德华在伦敦,变成了爱德华四世(Edward IV of England)。

King Edward IV of England (1442 – 1483). (Photo by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王后闻讯,怒不可遏。她集结兵力,并四处散发传单:“我老公亨利六世,依然是受命于天的合法统治者。所有英国的子民们,咱们去推翻伦敦的伪政权啊。”

爱德华也知道自领国王虽然很爽,但要真正解决问题还是靠打仗。他以新任国王的身份征兵,北上讨贼。

于是在三月底,双方在陶顿(Towton)摆开战线。

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不少回了,这次无论如何要分出个胜负。

红玫瑰兰卡家族(House of Lancaster),领头人:国王,王后。部队力量,大约三万五千人。

主要将领:萨默塞特(Henry Beaufort, Duke of Somerset),埃克塞特(Henry, Duke of Exeter),亨利·珀西(Henry Percy, Earl of Northumberland),克利福德爵士(Baron Clifford),军师安德鲁(Andrew Trollope)。

白玫瑰约克家族(House of York),领头人:爱德华四世。部队力量,大约三万人。

主要将领:沃里克,威廉(William, Baron Fauconberg),诺福克公爵(John, Duke of Norfolk)。

陶顿之战,不管从参战人数,还是死伤人数来看,绝对是玫瑰战争(Wars of the Roses)中,甚至是英国有史以来,最血腥惨烈的战争,没有之一。


陶顿的三月,依然是寒冬天气。决战当天,风雪弥漫,冷风刺骨,能见度很差。

兰卡军队在北边山坡高处驻兵,以上凌下,占了地利。约克军队在南边低处集结,但是顺风,占了天时。

Lord Fauconberg, orders his archers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wind and advance closer to shoot at their Lancastrian enemies in the Battle of Towton.

这天寒风凛冽,卷着雪花漫天飞舞,威力极强。双方第一阵的弓兵对射,兰卡军队的弓箭逆风,根本飞不到约克阵中就被吹落在地。反是约克军的弓箭,像雨点一般落在兰卡阵中,王后这边死伤惨重。

看到远距离进攻吃亏,兰卡军队只好放弃地形优势,上前冲杀。毕竟他们占据了兵力上的优势,而且爱德华这边的一股主要力量,诺福克公爵,迟到了至今还没有出现。

约克军队在人数的劣势下,没有退路,唯有上前拼死搏斗。据说沃里克杀死了自己的爱马,以示决战到底,永不撤退的决心。

The Earl of Warwick’s Vow Previous to The Battle of Towton, by Henry Tresham (1751–1814)

你可以想象一下,六万多人在雪地里烂泥里,举着重盔重剑互相砍杀的场景。几乎没有阵法没有战术,只有拼体力拼勇气,一枪一剑的挥出去。

被打倒了再努力爬起来,砍了一个再去砍下一个。直到自己被砍死。

漫天飞舞的是白色的雪,等落到地上时已经变成了红色。

陶顿战场,变成了真真切切的人间地狱。

Battle of Towton

就这么互相砍杀了几乎一整天,爱德华这边的诺福克公爵,领兵赶到了。

他的迟到,反而是约克军团的福音。双方砍杀了一整天,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诺福克这股生力军的出现,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心理,对兰卡军队都是摧枯拉朽般的打击。

兰卡军团终于溃败了。亨利·珀西,克利福德爵士,军师安德鲁,尽数阵亡。

据当时战后的记载(可能有些夸大),在最后一刀停住后,双方在战场上留下了将近四万的尸体。

Battle of Towton,1461,白玫瑰约克家族胜。


陶顿的一战,从根本上确定了爱德华四世的王位。

亨利,玛格丽特,和爱德华(Edward, Prince of Wales),又逃回了苏格兰。

他们身边的军队没了,支持他们的贵族只剩下萨默塞特,埃克塞特,和远方的贾斯珀·都铎(Jasper Tudor)。

在下面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没能恢复元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