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德国歌曲《我们都是小罪人》

(2022-09-06 05:37:31) 下一个

好多年前,我和M在做了亏心事之后,都会唱这首歌《我们都是小罪人》,比如贪玩啦,比如吃多了甜食,等等。

渐渐地,我们把这首歌给忘了。

上个周末,我们在亚琛,突然又想起了这首歌。原因是我们吃了太多的甜食,二个人的嘴唇都起了泡。于是,我们唱到:

我们都是小罪人Wir sind alle kleine Sünderlein,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主神一定会赦免我们的Der Herrgott wird es uns bestimmt verzeih'n,他一直,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为什么我们要在地球上Denn warum sollten wir auf Erden就成为所有人的小天使?Schon lauter kleine Englein werden? 
我们都是小罪人Wir sind alle kleine Sünderlein,那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主神一定会赦免我们的Der Herrgott wird es uns bestimmt verzeihn那总是这样,总是那样'S war immer so, immer so.
我们转向漂亮的女孩Wir dreh'n uns nach hübschen Madeln um,那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女孩们都知道为了什么Und die Madeln wissen schon warum,那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因为如果我们不彼此而努力Denn wenn wir nit zueinander streben,是的,那就不可能有新人了!Ja dann kann's ja keine neuen geben!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转向女孩,Drum dreh'n wir uns nach den Madeln um,那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女孩们都知道为了什么Und die Madeln wissen schon warum,那一直,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
我们常常有一种强烈的口渴感,Wir haben oft ein großes Durstgefühl,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然而我们总是很不稳定Und dann sind wir immer sehr labil,一直,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 
首先我们只想喝一杯Erst woll'n wir nur ein Gläschen naschen,然而就全变成了空瓶子。Doch dann gibt's nur noch leere Flaschen ..我们都是小罪人Wir sind alle kleine Sünderlein,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so, 's war immer so. 
我们可以在天堂里才做天使Englein können wir im Himmel sein总是,总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那一直,一直都是这样。'S war immer, immer so.
 
我们这样唱,是为了给自己开脱,想想大家都软弱,都不自律,都是小罪人,别人同我们也差不多,呵呵。
 
这首歌Wir sind alle kleine Sünderlein是德国的Schlager流行歌曲。旋律来自古老的西里西亚民歌Wenn wir sonntags in die Kirche geh'nWenn mer suuntichs ei de Kerche giehn,记录于1887)。1964年,德国流行作曲家和作词家Heinz Korn为这首旋律写了歌词“Wir sind alle kleine Sünderlein”,由Werner TwardyFred Conta编排。这首歌由Willy Millowitsch在故事片Alter Kahn und junge Liebe(1973)中演唱。这首歌还被录制在唱片上(唱片公司Polydor),并在LP和音频CD上重新发行了好几次。
 

威利·米洛维奇(Willy Millowitsch1909年1月8日†1999年9月20日)是一位德国演员导演歌手这位民谣演员情绪歌手高地德语科隆语来演奏和演唱。他是科隆私人Millowitsch剧院的导演,出演了超过125部电影以及各种电视角色。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轰炸袭击几乎没有破坏科隆Aachener大街的Millowitsch剧院。在科隆市长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的要求下,表演于1945年10月恢复,直到1949年起才每天进行表演。多年来,Millowitsch与他的妹妹Lucy Millowitsch一起管理着这座房子,他也和她一起站在舞台上几十年。在描绘充满活力的夫妇时,兄妹被认为是最理想的演员。

威利·米洛维奇于1999年9月20日在科隆圣伊丽莎白医院(霍恩林德)死于心力衰竭。1999年9月25日,他被埋葬在科隆的梅拉滕公墓,这是科隆的名人墓园,我们去参观过。葬礼弥撒由辅理主教弗里德海姆·霍夫曼科隆大教堂举行,原本该大教堂几乎都是为教会政要保留的。当时的大教堂管风琴家克莱门斯·甘茨(Clemens Ganz)演奏了Willy Millowitsch的成功歌曲《Ich bin ene kölsche Jung》中的一段即兴。从Neumarkt经过Aachener Straße再到墓地的葬礼游行,由WDR电视台现场直播。他的庄园现在位于科隆Sammlung剧院

Willy Millowitsch家的私人剧院,以及他的纪念雕像。

念碑揭幕(从左至右):区长安德烈亚斯·胡普克市长夫人埃尔菲·斯科-安特卫普彼得·米洛维奇(四月 25日, 2014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lucky40 回复 悄悄话 可爱的一首歌,喜欢德国音乐,很童真很欢快。
gaobeibe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可能就是民歌风格的歌吧?德国民歌,无论哪一首,对我的耳朵都是一样的,没有分辨力,呵呵!问候海风!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歌词很有意思。我第一次去德国,买了一张德国民歌的CD,一句也听不懂,不过音乐跟这首歌很像,听着让人轻松愉快。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