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1700年------犹太人在德国

(2021-11-05 13:40:46) 下一个

今年是犹太人在德国生活1700周年的纪念日子,全国各地有许多活动。

我们晚上去了小镇教堂,在Wuppertal有一个犹太会堂和犹太人团体,我们请了一个女博士Frau Dr. Ulrike Schrader,讲述我们这个地区的犹太人历史。

小伙弹琴,姑娘吹萨克斯号----时而忧伤时而激越的以色列音乐;银幕上播放艺术家的作品;有人用希伯来语祷告和歌唱,桌子上放满了蜡烛,它们代表了被纳粹杀死在集中营的犹太灵魂;一男一女读着他们的名字,四位女士把这些蜡烛点上;闪烁的烛光,好像是他们在倾述、他们在现场、他们同我们在一起。

Remscheid有全德国最大的东欧犹太人群。犹太人也分二个群体,一个是长期生活在德国的犹太人,基本在文化方面全部融入德国;一部分是从波兰过来的犹太人,被称为东欧犹太人。这二部分人不在一起举行宗教活动。但是,在纳粹时期,全部被打尽。不知道具体的数字,大约180人。要把这些名字读完、蜡烛点亮,需要不少时间。这段过程,大家起立,心潮滚滚。“犹太人啊,苦难的民族。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让世人讨厌憎恨 ???!!!”

1910年,我们小镇上的犹太人商店。

出门的时候,我们捐了款。他们邀请我们去旁边的房间,喝饮料交流;但是我们没有这个心情。

今天唱了一首歌,为这首歌我已经写过三篇博文。每唱一次,感触颇深,都要写下一篇心得。今天也是如此。

 

Das Zeichenz《一个记号》

Freunde, dass der Mandelzweig 朋友,那杏花枝条 

wieder blüht und treibt,又抽芽了

ist das nicht in Fingerzeig,这不是一个暗示,

dass die Liebe bleibt?爱仍存在?

Dass das Leben nicht verging,生命没有凋谢

so viel Blut auch schreit,万千热血流淌

achtet dieses nicht gering请勿要轻看

in der trübsten Zeit.在最凄惨的时刻

Tausende zerstampft der Krieg,战争摧毁所有

eine Welt vergeht.世界下沉

Doch des Lebens但是那充满生命的花枝条

Blütensieg leicht im Winde weht.依旧招展在轻风中

Freunde, dass der Mandelzweig朋友,看那杏花枝杈

sich in Blüten wiegt,压满枝头

das bleibt mir ein Fingerzeig它给了我一个记号

für des Lebens Sieg.生命又一次战胜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