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我的理发师

(2021-11-03 11:59:36) 下一个

我的理发师?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奇怪。我不是有钱阶层,我怎么会拥有自己的理发师?我是个对外貌很随便的人,从来不会精心打扮;对理发师也没有过高的要求。

我以前要理发,都是去市中心。那里有许多土耳其人开的理发店,价廉物美。我也从来不挑人,轮到谁就是谁。德国女人去理发,都是认定专人的。

Haar-Frisur-Konrad in der Stadt Remscheid

Konrad Friseursalon in Remscheid ? in Das ?rtliche

打从我们搬到小镇上之后,我就懒得去市中心了。每次走过小镇中心的老广场,看到转角边上的那家理发店好热闹,什么时候都挤满了人,就知道那一定是家不错的理发店。而且,里面没有外国人,清一色的德国妇女当理发师。不是歧视外国人,一般来说,质量好比较靠谱的地方,很少雇佣外国人,因为人家出得起工资。

不知什么时候,我就去了这家理发馆剪头发,虽然出的钱比起市中心那些店要贵大约一半,但是我喜欢这家的气氛,所以就无所谓了。不过,德国中年妇女的技术,不一定比土耳其姑娘的好。我第一次去剪头发碰到的是哪位理发师,已经忘了。剪的头发不好也不坏,太平庸以至于没有留下一点印象。第二次去剪头发,碰到一位阿姨,剪的头发很糟糕,只记得她穿着宽大的无袖衫,在她摆动手臂的时候,里面的胸罩的颜色和花纹,看得一清二楚,德国女人在这方面是很大方的。

后来,我就碰到了我的理发师,她叫卡塔利娜。她给我的感觉很温暖,她不歧视我是个亚洲女人,问寒问暖,给我穿衣脱衣,服务很周到。也许她天生是做服务行业的高手,也许她的天性如此。不管如何,我就是喜欢她。不过,我没有因为她,就改变自己的理发习惯。我仍然打算,以后剪头发,碰到谁就是谁。

真正让我感到她的好处,是在好几个星期之后。一般来说,新剪的头发,过几周之后就走形了。可是奇迹出现了,卡塔利娜给我理发之后,每次洗完澡,我吹干我的头发时,就会发现,我的发型历久弥新。那些剪刀势,像一片片垂挂的柳叶,让人舒心。于是,我就想,以后再也不找别人,就找卡塔利娜剪头发。我希望她不要像其它的理发员,经常换地方,我希望她永远留在那家小店。

令我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由于,卡塔利娜的头发剪得好,我好几个月都舍不得再去拜访理发店,我想一直保留那个发型,直到无法坚持的那天。今天,我终于又拿起电话,打给理发店要求去理发,我马上拿到了卡塔利娜的Termin。

我准时去了那里,卡塔利娜已经在等我了,我有点认不出她了。我不知上次是什么时候去的?已经好几个月了。那时,天不太冷,她穿得比较单薄。今天她穿了一身棕色的毛衣,还有棕色的头发,不知是不是染的?反正同秋天很搭调。

同样的热情服务,穿衣脱衣。本来,我是不习惯被人伺候的。但是,被卡塔利娜服务,好自然,很舒畅。

然后,她问我剪什么发型?小心翼翼地。为了不搞错,她还去拿了画册让我确认。我想起,上次她也是这么做的。以后记住,一定要带张照片去,让她放心。

在剪头发的过程中,她不停地同我聊天。当然,我知道这是她们的职业习惯,为了让客人开心,也为了让客人放松。以前,在土耳其店的时候,被一个小姑娘问过,什么时候去度假?往哪里去度假?结果,当我回答后,小姑娘立马沉默,再也没有同我聊天。

卡塔利娜同我聊天的话题有:你从哪里来?住哪里?家里有什么人?干什么职业?等等。作为中国人,喜欢隐瞒许多事实。刚到德国来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有时故意不说真相。不过,后来了解了德国的国情,觉得还是放开来说比较没有心理压力。本来,人家的价值观就同我们不一样,人家也不是故意要打探隐私,只是为了拉近距离,说出来又何妨?

今天让我惊奇的是,她居然把我的话都记住了,她还问起我老公的情况。我的天哪,她有多少客人?她能记住每个人的故事?她不仅仅是问我的情况,她还会介绍她自己。比如,她是德裔苏联人,他们全家在1988年来到德国,他们的祖父母在苏联时就一直说,“我们是德国人,我们有一天要回到祖国”。所以,他们来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地全体出动,并且下定决心,永远不再回去。因此,她一直都没有回过那个出生地,哪怕就是度假而已。她说哪里很不好,口气是多么地决绝!我知道,很多人来了德国之后,不适应,又回去了。但是,卡塔利娜说,我们不!绝不!卡塔利娜说一口纯正的德语,不带一点口音,如果不是她自己说,我真不知道,她是一个“外国人”。

我想知道,卡塔利娜在Konrad做了多久?但又不好直接发问,就试探着问,这家小店历史多久了?卡塔利娜说,很久了。不过,它是从其它地方搬来的。原来的地方被火烧了。至于,原来在哪里,她也不清楚。她到这里来也不久,她自己住在Wermelskirche。

我有记账的习惯,我查了一下账,上次在卡塔利娜那里剪头发是在2021年3月9日。把我吓一跳,居然过了八个月了。我不知道,一般人是多久理一次发?

人说:三千烦恼丝。头发真得让人恼,要找到一个理想的理发师很不容易,人要好,手艺要好。这也就是我从来不专门认人剪头发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好的。现在,我好像安定下来了。

那么,你们知道了我所谓的“我的理发师”了吧。理由是,我挑选她为我理发,我认可她。当然,她不是我专聘或雇佣的理发师。我不是有钱人,我没有这样的资格。

Mobiler Friseur Frisur-Manufaktur Stephanie Neifer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