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眼看人生

每当我贴出一条博文,屋后形单影只的鸟儿便唱出啾啾的歌声
正文

大别之后(5)- 遭遇大魔头

(2021-11-19 12:59:28) 下一个

老七围着史明转了一圈,说道:“史兄,等一会儿我们哥俩要让你委屈一下。我们俩假装攻击你,要把你往死里整,秋云那个大魔头就会过来看个究竟,我们俩再配合着吆喝,说要把你给卸了,他肯定会把你抢走,你不要挣扎,就顺坡下驴跟他走,到了他那儿,想办法让他信任你,这样才有机会,听明白了吗?”

“那他要是不过来或者不把我抢走呢?那我。。。。。。”

老六突然“嘘”了一声,示意两人安静。史明一下子紧张起来,一边轻微颤抖,一边四处观望,却什么也没看见。又往前飘行了一段之后,他终于看清远处有两个微小的光点,就像是两只萤火虫,或明或暗;又像是天边的星星,忽闪着眼睛。“那是他的徒子徒孙,秋云大魔头肯定就在附近。”老六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我们再走近些看看。”三人默默地慢慢靠近,史明飘在后面,感到自己像个小偷,蹑手蹑脚地潜行,鬼鬼祟祟地观望。忽然,他感到眼前一片明亮,一个强光晃得自己无法看见任何东西,顿时成了瞎子。等到能够再次看清时,他发现老六和老七正围绕着一个光球快速地旋转,这个光球呈淡黄色,与老六老七的红色相比,显得异常扎眼;它的形状也更加圆润规则,不像老六老七那样有些参差不齐。史明心想,这可能就是大魔头秋云了,但不明白,它明明是黄色,为什么刚才会晃得自己看不清东西,而且为什么他不一下子就把老六或者老七吃掉,还在同他俩周旋,就连碰也不碰一下。正这样想时,秋云旋转得越来越快,颜色也愈加耀眼,原来略含微白的黄色完全变成了乳白,老六老七也跟着加快了旋转的速度,他们的深红和浅红也转化为橙色。史明觉得,他们俩似乎要竭力与秋云拉开距离,但又像是被吸住了一般,难以挣脱。他想上前助二人一臂之力,却不知道如何入手。忽然,老七剧烈抖动起来,如同受伤的小鸟或者被击中的飞机,摇摇欲坠。史明正在焦虑和担心,老七已落到地面,倏地变回了人形,退到后面,只顾着喘气。不一会儿,老六也出现了同样的变化。二人都变回人形后,毫不犹豫地拔腿便跑。史明懵了,犹疑着是要跟他们一起逃跑,还是要上前去周旋打斗;他也想赶紧变换身形,但无论怎么努力,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他非常后悔当时忘了问他们想变回人形时该怎么做。恐惧让他身心不稳,也摇晃起来,眼见着秋云旋转着向自己飘来,他不作多想,转身就跑。

老六老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史明慌不择路,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大魔头,跑得越远越好,他恨自己不能像火箭一样疾驰,现在只能如同一只气球,缓慢地飘行。他甚至不能自如地控制速度,无论如何使劲,也无济于事,他开始怀疑这还是不是自己。好在秋云并没有追来,他慢慢地漂浮着,任凭颜色暗淡下去,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方。

又走了一段之后,他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寻思着要不要停下确认一下方向。来时只顾着说话,完全没有想到要记住路上有什么标记,现在成了走丢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就这样跌跌撞撞、漫无目的地行走时,他看见前方有两个亮点,便不禁激动起来,恨不得立即追上去。那两个亮点好像也看见了史明,快速地朝这边飞来。史明一开始以为是老六老七,等他们到了眼前,才想起来老六老七逃走前已从光球变回了人形,这两个火球的颜色也不是深红或者浅红,而是橘红。

“你们看见我六哥和七哥从这里经过了吗?”史明见他们不说话,便开口问道。

“你六哥和七哥叫什么?”其中形状稍微小一圈的光球反问。

“呃,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史明有些尴尬,补充说:“我只知道他们姓牛和姓齐,上面还有一个老大,老大上面还有个九王爷。”

“明白了。我们带你去找他们。”那个光球说:“我叫秦雨,这是我的好哥们罗瑟。你叫什么名字?”

“二位大哥好,我叫史明。如果你们能带我回去,那就太感谢了!”

“你是不是受伤了?我怎么觉得你哪儿有些不对劲?”罗瑟问。

“没有啊,可能是刚才受了点惊吓。”史明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腆着脸求道:“麻烦二位稍微慢点,我跟着有些吃力,怕又走丢了。”

“不着急,其实没多远,就在前面。”秦雨说。

史明跟在两人的后面,看见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林子里早起的鸟儿已经飞上了天空,远方村子里的一支炊烟在袅袅地升腾。

“师父,我们抓了一个叫史明的俗子。”“不对,是救了一个叫史明的俗子!”史明听见秦雨和罗瑟在前面争辩什么,正在纳闷,却看见他们忽地闪到了两旁。出现在面前的是秋云,他依然那么明亮、圆润,紧贴着地面悬浮着,一动也不动。

“啊!大魔头!”史明一声惊叫,转身想跑,又想起来六哥和七哥都是恢复人形之后才得以逃走的,便急得大叫:“我有身体!我有身体!”

“你的能量被人吸走了大半,已经不足以幻化了。”秋云看着他,冷冷地说:“要是人形能让你感到更加自在,我可以帮你变回去。你想要吗?”

史明在心底“嗯”了一声,忽然感到浑身一震,一股暖流急速地涌了进来。

“你还记得自己入阴前的样子吗?”秋云问。

史明当然记得,这两天每当想起自己还没有回家与老婆和孩子一起吃晚饭时,那一个傍晚的情景便浮现出来。此时,他又记起了那场追逐,游戏终结时自己坐在车里一动不动的样子。

“罗瑟秦雨,他已经变回了他想要的样子。你们在哪儿发现他的,就把他送回到那儿。以后,不许把任何不认识的灵子带到维场来;还有,在练功时,没有请示,绝对不许擅自离开场子。这个地方以后也不要再来了。”史明觉得秋云对自己说话的语气非常地柔和,而对两位弟子倒是有些生硬。他跪到地上,说:“我不想回去。师父,你收留我吧!”秋云没有理他,只是吩咐两个弟子:“把他送走!”

史明挪动双膝,往秋云靠近了些,感到自己快被吸住了,几乎要扑倒在他的身上,便又后退了几步,用近乎哭出声的腔调央求道:“师父,求求你收留我救救我吧。要是回去了,我肯定会被他们变着花样地虐待,他们也说过要把我整死。来之前,我就已经受够了他们的酷刑,你把我送回去,他们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折磨我。求求你了, 师父!”

秋云稍微飘高了一些,似乎在观望天边呼之欲出的红日。山脚下的氤氲之气在集聚弥漫,原先还星星点点的鬼火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山林里各种颜色和形状的鸟儿或起或落,或衔着虫子,或张着嘴儿,生机盎然的气氛活跃了整个清晨。良久,秋云开口说道:“你怕疼。我们练功的痛苦有时候比酷刑还要难受,你想留下来,又如何忍受得了?”

“我不是怕疼,就是受刑时感到非常地恐惧。我不怕练功受苦。”史明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解释:“我还想见到老婆孩子,只要练功能让我活着,多少苦我都不怕。”

秋云“嗯”了一声,问:“你叫史明,是吗?”

史明刚要回答,忽然看见秋云身后不远处一个暗灰色的亮点在渐渐地靠近,如果没有晨曦的映照,很难看出它是一个光点。他赶忙用手指着叫道:“师父,你后面!小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