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奇程

修辞立其诚 辞达而已矣 行其所当行 止于不可不
人世很耐想 白说也得说 我思故我在 枝繁月正圆
正文

读《古都北京》

(2021-03-15 08:19:54) 下一个

此事说来疑最深
中华不与万邦伦
如何新党炫新制
制且无新只换门

 

拆城墙、移石碑、新“古迹”等等,类皆如此。功何由叙,哀莫大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