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随笔

生活是美的,只是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生活里有爱,只是需要一颗能够感受和孕育爱的心。
正文

怀念阿森诺教授(中)

(2022-09-26 05:16:39) 下一个

怀念阿森诺教授(中)

 

朱迪是阿森诺教授聘用的个人秘书,负责教授所有的对外联络和文书来往,人很友善能干,多年来的工作得心应手,或许象我一样想寻求生活上有些变化,决定调往系办公室任职。教授要我顶替她的工作,这样一来,我便有了经济来源。

 

除了接听电话,处理日常信件之外,这份工作所占比重较大的部分是将教授论文的手稿打字编排成电脑版,打印后投往各个专业杂志,还有就是将教授口述录音的对同行论文的审稿评论意见打字入电脑,再打印寄出。我的专业背景对这份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对各个专业杂志的投稿要求都很熟悉,论文和图片的编排也有经验,把教授口述的审稿意见整理成文,也不会太费劲。但我的英文不够好,英语的听力跟不上,词汇量也不够用,所以,只能一边工作一边抓紧学习。那时教授审稿的工作量很大,审稿回复时间都有限制,教授自已不操作电脑,接到要审的稿件,读完后他便将评审意见用一个小的录音机录下,把录音机和带子一起交给我,我将录音机连上脚踏板,戴上耳机,坐在电脑前,眼睛看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打字,耳朵听着录音,右脚则踩在踏板上倒带顺进来回多次,直到听懂为止。打完后稍作修饰,打印出来交给教授定稿。有时候,会有单词重复几次也听不明白的,便在打印出的草稿中留个空档让教授填空,开始时一篇文章中要做好几个填空题,教授没有抱怨,却把填空游戏作为一种休息。

 

随着电脑操作的熟练程度增加,我对于电脑软件的应用兴趣也越来越浓,到1991年下半年,逐渐萌生了改行学习电脑的念头。由于是一时兴起,此前无所准备,所以一切要从头做起。选择了马里兰州的一所学费较为便宜的卅立大学提出申请,考了托福,于1992年初入学,开始主修管理信息系统(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专业的硕士课程。

 

在随后的三年中,一边工作一边修完了研究生的全部课程,取得了硕士学位。在学习期间,教授给予的支持和帮助是全方位的,首先是他给了我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有了生活来源,也不用担心交不出学费。其次我的工作时间很灵活,可以早去早回,也可以加班加点以补足上课所占的时间,只要我把手头的事情做好,便可合理地支配自巳的时间,那段工作与学习互为调剂的日子是丰富而充实的,那段经历为后来二十多年的工作与生活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访问学者的签证只能续签三年。三年到期前,教授帮我申请绿卡。J-1签证要申请绿卡当中有一道重要的环节,就是先要申请免去回国服务二年的限制,因为访问学者出国拿的是国家的钱,进修期间,国内工资还照领,进修结束有义务回国服务。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国家没有给钱,国内工资也在出国时就开始停发,所以我没有欠国家一分钱,所以在原来工作的大学开出证明之后,便免去了回国服务的限制。

 

申请绿卡也很顺利,教授在华盛顿日报上登出研究助理的招聘信息后收到的几份申请者的简历都无法与我的专业背景相比,在向移民局提供的I-485 绿卡申请表格所附的资格证明材料中,我自已精心准备了一份说明为何我是最合适人选的详细资料,图文并茂,即使阅读的人不懂专业,也会为这份资料的质和量留下深刻的印象。申请信寄出一周,即收到回信,绿卡申请已获批准。给为我办理绿卡的律师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说他还未收到批准函,让我在电话中把信函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读后他听,他显然不相信这么快就会批准,猜想我可能看錯了。一个星期只够信件打一个来回,要完成读件审理过程一般需要数月时间,哪里能那么快。我读完信函,他说不可思议,他办过几十年的绿卡申请,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发生。我的猜测是审理我申请案的人那天的心情一定不错,看到我整理的那份材料编排得非常专业,耐看,材料专业的硕士学位证书和正式发表的论文复印件也货真价实,无可质疑之处,于是收件,浏览,回复一气呵成。这里要感谢教授的,不仅是他支持和帮助我申请绿卡,还有在他的指导下,那段时间对英文的写作,文件的整理和编辑,得到了很好的训练,所学到的,处处有用,时时有用。

 

教授慈眉善目,心地善良,脾气却并不温和,容易发火。刚来时,他的博士生,一位美国女孩提醒我,阿森诺教授的脾气不好,学生们都怕他。如果你可以跟阿森诺博士相处,你便能够与任何美国人相处,她说。我做不到也不想要求自己做到与所有的人相处愉快,对那些缺乏善心诡计多端的人,我会不敬而远之,选择不相处。然而对于阿森诺教授这样的真性情,反而让我感觉容易相处,只是要有相应的相处之道。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我哪一件事没有做好,他冲我发火,我觉得委屈,眼泪差一点要掉下来,记起他太太曾跟我分享过她与教授的相处之道:看到他要发火马上躲开,便赶紧离开办公室,绕着校园跑了两圈,又去东亚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中文杂志,回到办公室,教授从里间走出来,脸上有点歉意,没有道歉,说话口气却温和很多。从这以后,教授再也没有对我发过火,我想他是害怕看到我再次"出走"的。其实教授自己也知道不该发火的,只是忍不住而巳。在我找到计算机的工作即将离开马大之前,他给我写过一封信,其中有一句话至今印象深刻,他说很感谢我几年来能够容忍他 “inconsistent behavior”.  而我并没有觉得我是在容忍,我只是看到了他待人的真诚和心地的善良,并不特别在意他的脾气。

 

在阿森诺手下工作的那五年,是我收获最大的五年,不仅学习上的收获颇丰,而且办好了绿卡,拿到了学位,到美国第一阶段的任务完成。五年未见母亲和家人,心中挂念,是时候回去看望他们了。1995年暑假前拿到了学位,立即订回国机票,五年未回,这次回去想多呆一段时间陪陪母亲,所以回程订的是open票,没有确实回美时间,想呆够了才回来。

 

回国前与教授谈了我以后的打算:我想休假回来正式改行,要开始找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了,请他物色接替我工作的人。我于199510月底回国休假,教授那里不能断人,我找了一位研究生的太太,临时代理我的工作。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好,是啊,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生活中所遇到的人,我们都很幸运。沈香晚安:)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阿森诺教授的确是你的贵人,给你帮助了很多,两岸姐也是聪慧的人,所以你干的也好!谢谢两岸姐分享!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但有点过奖了。我现在对自己最不满意的是英语水平提高太慢,词汇量太少,看了也记不住,对自己有点失望,优点是总算还没有放弃。:)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两岸聪明好学,做事认真,又有情商,才能胜任这“秘书”工作。你的顺利是自己挣来的。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蘑菇好,是的,录音转文字对学英语很有帮助,可惜既使现在,对自己的英语水平仍不满意,还须继续努力,活到老学到老:)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vinghere' 的评论 : 欢迎来访,谢谢你:)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这位教授真是你的贵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两岸肯定也是很棒的。感觉那种录音转文字的工作对英语进步会有很大帮助,对吧?
livinghere 回复 悄悄话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儿好,知音难觅,很高兴又有了一位忘年的。谢谢你。:)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太喜欢姐的故事了,共鸣之处哇哇地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