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属脆弱群体,但我愿承担放开带来的所有后果

(2022-11-19 17:46:00) 下一个

忽如一夜春风来,许多地方传来放松管控的消息。

广州多区取消全员核酸检测,多栋写字楼无需48小时核酸证明,公共交通也正在逐渐恢复。

石家庄乘地铁公交无需72小时阴性证明,公共场所正在开放,企业和学校复工复学。

安徽太湖、江西广昌、吉林延吉等地宣布,停止全员核酸检测工作......

在封控了10几天之后,我所在城市的大部分社区也解封了。前两天,我们小区发现了一个阳性患者。按照以前的做法,整个小区都会被封控起来。而如今,只有那一个单元被划分为高风险,其他居民可以自由出行。

昨天,我们开车到了郊外田野,好好地放松一下。

妻子带了刀子,沿着一条干涸的水渠挖野菜。虽然是初冬,但依然有绿油油的荠菜。

我在一个树林里散步。枝头上的叶子都落光了,林间空地上撒满了落叶。走在树林里,脚下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仿佛岁月悠长的回声。想起诗人李南写落叶的那首诗------

到了秋天,大家会踩着落叶走过

到了许多年后,妈妈和我也像这些落叶

先后从人间落进泥土

人们啊,愿你们踩着泥土,轻轻走过……

权威专家声称,奥密克戎病毒的毒性已经很弱,对很多人来说,只不过就像一场感冒,甚至有不少感染者根本就没有什么症状。如果还像以往那样严防死守,动辄全城静默,一定是得不偿失,对经济民生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放松管控是必须的,是大势所趋。

但是,对于某些有相关基础病的人,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而我就是脆弱群体中的一员。

我从小气管不好,和小伙伴在一起打打闹闹,大家都很轻松,我却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前些年,出现了咳血症状,医院诊断为支气管扩张。医院打算动手术,手术器械都准备好,但因为我的肺活量太差,怕下不了手术台,最终还是作罢。不过,这几年,我的身体还是恢复得不错。

从某个方面讲,几年来的防控措施,对像我这样少数有基础病的人,包括不少老年人,的确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然而,这种做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是不公平。尤其那些靠打工吃饭的人,背负车贷房贷的人,还有靠做小生意生活的人。更不用说整个的经济环境了。

此外,把多数医疗资源都用于防疫上,反而导致一些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在以往的新闻中,我们看到不少病人因为防控而耽误了救治。

昨天看到一个新闻,山西一名9旬阳性老人被救护车拉走后,扔在医院门口没人管,老人只好流落街头。这才是危害人民健康的事,对于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杜绝类似的事再发生。

在网上看到北京一个老学者的话,他作为一个老年人,坚决反对过度防疫,并称愿意承担适度开放带来的后果。我赞同这位学者的态度。作为一个相关基础病患者,我愿意承担管控放开带来所有的后果。

我有个朋友是哮喘病患者,前些日子病情发作,跪在床上喘不上气来。但他和我一样,坚决支持放开措施。

随着管控的放开,一定会出现反弹和混乱。比如我所在的城市,昨天又出现了很多“高风险”,甚至又出现“封城”的传言。但既然奥密克戎对一般人的健康危害并不大,就没必要恐慌,不要再走回头路。当然,人人要做好防护工作。对于那些特殊人群来说,更不该掉以轻心。

失去自由,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自由和阳光一样,是人人不能缺少的珍宝。

还记得太原那个手拆铁皮的女子吗?她拆铁皮的时候,全小区没有一个人帮助她,甚至出声声援。只有一个小女孩站在她的身边,估计是她的女儿。有居民对抓走她的人说:“辛苦你们了!”

而今,包括太原在内的不少地方的铁皮墙正在被拆掉,不知道那个被抓走的女子还好吗?

希望人们行动起来,把社区和街道上的一道道铁皮墙全部拆除。不仅拆掉肉眼可见的、捆锁人们身体的铁皮墙,更要拆毁肉眼看不见的,捆锁人们灵魂的铁皮墙。

走出铁皮墙吧,像何其芳于上世纪四十年代那首诗所写的那样------

去参加歌咏队,去演戏,

去建设铁路,去做飞行师,

去坐在实验室里,去写诗,

去高山上滑雪,

去驾一只船颠簸在波涛上,

去北极探险,去热带搜集植物,

去带一个帐篷在星光下露宿。

去过极寻常的日子,

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不过,对于那些有基础病的脆弱群体来说,还是要多多注意。保护自己,首先是自己的责任。

在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可能更多地蛰伏于书房,或者到树林和旷野里散步。

我不会孤独,因为随时随地,都有一位最亲密的朋友在我身边。有祂在,就有一处最安全的避难所。     

 

 


作者;刘树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