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个正义平等的社会,总有人要站出来

(2021-12-04 18:29:08) 下一个

马丁路德金说:“我们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对善的忽视,而是对恶的纵容。”

现实中有太多的人,既不敢为自己争取权益,也漠视那些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不公。这些人看似圆滑,实则自私怯懦,最终不得不把自己的权利拱手予人,任由他人践踏。

请勿嘲笑为正义而发声的人,能勇敢为民生和社会不公发声的人,都不是为一己私利。他们只是,心存一种原始的正义感,当遇到社会不公的时候,没有人强迫你站出来呐喊,但请不要远离和背弃正义,更不要站在邪恶一边。

经常会有人说他们内心阴暗,看到的听到的所发的,都是阴暗的“负能量”,整天不是批判就是谴责。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和事,任何社会环境和制度是完美的,不能自动更新变好,只有发现不足自查短板,才能让社会和文明良性进步前行。其实也恰恰相反,只有心里光明的人,才会去发现和揭露阴暗龌蹉;他们之所以谴责,是希望变好,他们之所以批判,是希望改变,只有心存光明的人,才愿意去谴责和批判,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责任。

- 1 -

一年前,一场大火夺走了一个杭州男人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一度夺走他绝望而悲伤的灵魂。最后,他还是站起来,与灾难死磕,和现实对抗,对公权问责,为正义而生。

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的每一天,他都像“神经病”一样,在微博上絮絮叨叨地和妻儿说话,事无巨细地回顾过往,温柔回忆里写满刺骨哀情。他像斗士一样,要求公权信息公开,追问消防公布真相,状告小区失职失责,义正言辞中透着苍凉悲痛。他终于活过来,和好友一起以逝去儿女的名字,发起“潼臻一生”公益基金,提高高层住宅防火减灾水平,促进完善家政服务行业。就在今年6月,杀害他妻儿的保姆被二审判处死刑。

他在微博上写道:已经宣判的那个,罪有应得。尚未审判的那些,也在路上。

很多人为他热泪盈眶,称他的死磕与坚强,让灾难没有掩埋真相,让众生看到劫后余生的模样:唯有“私仇”报出正义和公平的热望,“公判”才不仅仅是转瞬即逝的家殇。

他的名字,叫林生斌。

- 2 -

同在9年前,有位来自河南商丘的小伙子,在中国最现代最繁华的上海滩,绝望地砍下自己的左手小指,用流淌的鲜血撕开潜伏中国执法界多年的潜规则。

这位原本就古道热肠的小伙,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搭救了一个衣衫单薄、自称“很冷,打不到车,求求送一程”的同龄小伙子,按请求把搭乘者送到1.5公里外的目的地,突然就被上海浦东新区运管执法人员稳稳地戴上了“非法营运”的帽子。在拒绝伏法、报警无果的情况下,他恼羞成怒,砍下左手小指,也引发媒体聚焦和舆论热议。随后,以诱捕方式潜伏中国执法队伍多年的“钓鱼执法”,及其背后食物链被曝光。民众群情激奋,公权低下头颅,国法严惩知法犯法者。

而那个以自残方式自证清白、获得道歉的年轻人,让更多民众明白:公民不是匍匐在政府脚下的臣民,而是一个拥有同样平等权利的主体。

他的名字,叫孙中界。

- 3 -

9年前,在湖北巴东小镇,有个21岁的宾馆女服务员,把尖刀刺向纠缠骚扰她的乡镇干部,也刺穿中国某些腐败官员的糜烂生活。

之前,那个清瘦美丽的农家女孩,最大的梦想不过是攒些钱在镇上开个服装店,然后再挣些钱找个靠谱的人过日子。她没有像某些小镇女孩那样,忍气吞声地陪堕落腐化的乡镇干部玩乐,然后将其视为“胳膊感谢有您拗不过大腿”的无奈,也没有像个别小镇女孩那样,用身体和青春为自己铺路,借此攀上高枝。她觉得,自己虽然穷,虽然没本事,虽然只是一名底层宾馆服务员,但自己的身体不容侵犯,尊严不容践踏,人格并不比那些花天酒地的干部低贱。所以,面对“异性洗浴”的要求,面对“脱掉衣服”的羞辱,面对“推坐沙发”的骚扰,她忍无可忍之下从包里掏出水果刀,将两名乡镇干部刺伤(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人轻伤),然后主动报警投案。

在舆论的曝光和支持下,她从杀人犯变身为贞烈女,被免除刑罚,恢复自由身。随后,她的名字被写进最高法的《年度报告》白皮书,她的案件不仅掀起剑指官场堕落的反腐风暴,而且撼动禁锢中国女性的奴化思维:女人并不是男人和政治的玩物,女人是她自己身体和意志的主人。

她的名字,叫邓玉娇。

其实,我们都在同一条大船上,那些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件,也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也可能发生在我的兄弟姊妹和父老乡亲身上。所以,当有人遭遇到不公时,我们为他们呐喊,也是在为自己呼唤,也是在为自利而争取。

对于每一个为自己和他人在遭遇不公不义时,不屈不挠发出声音的人,我都心怀敬意。因为,他们拼尽全力去讨的正义,其实也属于我,属于你。

 

 


作者:段淸風 

 

*****************************************************************

有篇新博文,介绍给大家阅读:

文学城第一大外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