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在乎家丑,只介意外扬!

(2021-08-01 19:53:51) 下一个

越来越觉得,对方方的口诛笔伐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媒体危机公关。疫情之初的那一两个月,批评和追责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无数人力挺方方,为她点赞,有关部门和地方想了很多办法,想要引导和控制舆论。

可他们发现,这届网民好像是有脑子会思考了!以往惯用的媒体鸡汤、宏大叙事、英雄主义效果好像都不太好。写得稍微肉麻一点儿,就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直到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拐点来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公众视线成功地转移到了方方一个人身上。从此以后,内政外交方面的所有问题,没准儿能从这本日记里面找到根源了。

任何人,只要给贴上了“卖国”的标签,不管他有没有资格卖国,卖没卖国,都是要被唾沫星子淹死的。袁崇焕死于众人之口、谭嗣同临刑前被扔臭鸡蛋,都是不明真相的“爱国者”们干的。武汉街头的大字报,网上的各种诋毁谩骂,让我仿佛又看到了刑场上争先恐后的人群,听到了他们大声的喝彩。
    
01


李东雷:为什么有些人不在乎“家丑”,却痛恨“外扬”

在这场争议之中,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些人看上去并不在乎“家丑”,并努力淡化这样的家丑,却特别痛恨“外扬”。他们对方方日记里的一些家丑内容或不在乎,或说这是自己家的事,不应该捅到国际上去。这是为什么?
在这些人的眼里,方方日记在国外出版就是家丑的外扬。他们非常在乎家的面子、家的荣誉,唯恐损害了家利益。他们有强烈的家庭主人公意识,排斥家庭中的异己。他们生怕别人看到了家丑会攻击这个家,还想出了“递刀子”这样的罪名。他们看上去在努力捍卫家的利益和尊严,却忘掉了两样事情:

一是什么导致了家庭成员利益的实际受损。

二是家庭成员中除了他们,还有希望因家丑外扬从而带来改变的人。

为什么要坚持对这一次疫情追责?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不忘家丑?

因为有些人(包括我)希望这样的悲剧不会重演,而不是痛恨外扬者们所谓的“抹黑”。还记得“早知道这样,老子到处说”这句话吗?这句警示我们:对于家丑的掩盖会带来怎样的惨痛后果。

但这些痛恨外扬者看上去特别高尚,他们不在乎自己的实际利益是否受损,却很在乎家的名誉,虽然这种名誉也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家在外面是什么形象,不会因为一本日记而改变。
对于家丑,我第一关注的不是外扬,而是确认家丑是不是事实。因为我相信:一、只要家丑是事实,那就掩盖不住。如果家丑是谣言,也只有在充分的外扬中才可能得到澄清。二,只有在外扬的环境之下,才有可能惩罚家丑的制造者,才可能防止家丑的再度发生。

痛恨外扬者能不能搞明白几个逻辑:

1、是家丑更伤害家庭,还是外扬更伤害家庭?

2、在一个封闭的家庭环境里,能否靠自身来处理家丑?确保出丑者得到惩罚,并确保今后不再发生?

3、在家丑外扬已经成为事实的时候,是继续努力掩盖还是坦然面对?

长期把国家对外形象想定为一个虚幻的光鲜外表的人才会特别在乎所谓的家丑外扬。本来就认同社会不完美的人反而对此无所谓了,他们更喜欢现存的不完美能在外扬之中得到改进。

英语媒体与简体中文媒体总有种水火不容的感觉,但它们确实是有一个共同之处的:它们每天都在外扬美帝的家丑。英语媒体,比如特朗普的死对头CNN每天都在抨击总统,把美帝和总统的家丑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恨得特朗普直骂它fake news。但长期以来外扬着无数家丑的美帝依然很强大。

社交平台上越来越撕裂了。近些年来,生活在越来越单一的信息环境下,很多人民族主义情绪膨胀,变得越来越自我中心化。获得充分信息越来越难,思维却越来越固化,进而演变为排斥外来信息,也就愈发把外界对中国的批评想象成了洪水猛兽,而对吹捧赞美之声却津津乐道。

久而久之,把自己活成了一只团着身子的刺猬。


02


六神磊磊:人和人要好好沟通,必须在自尊上对等

看到不少人说目今“讨论”消失了,中文世界里讨论不起来了。基本上是甲一开口,乙已骂娘,丙转身就抽刀子去了。就是这样的节奏。如果给键盘侠们都发一个表决器,定人生死,那不知道多少人要立即被绑赴刑场。我一个读金庸的大概都得死上好几回。

“沟通”是很难的事,为什么难呢,因为不对等。两个人先必须知识对等,阅历对等,境界对等,才谈得上沟通。我读的书可以把你火化好几遍,那我俩沟通个啥呢?没法沟通对不对。

可这还都不算最关键的,除了知识对等、阅历对等,最关键的是两个人自尊要对等。一个人的自尊就像一间屋子,得有承重墙。生命中有承重墙的人才可以愉快地凑到一起谈论开窗子,开大一点,开小一点,都好说。想要光照多就开大一点,倘若怕晒就开小一点,没有谁突然说妈个巴子的你开窗就是羞辱我。

可有的人他生命里没有承重墙,他所有的自尊都维系在一块砖头上。这时候非但不能聊开窗户,你聊砂子聊水泥都要小心。哪怕你疑似看了别的砖头一眼,他都会大大地被激怒,觉得你严重地贬损了他的自尊。 

03


张江名媛:现在的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一阵写了几篇跟方方有关的文章,后台老是收到这样的留言,说他是武汉人,武汉有1000多万人,方方顶多只能代表那1%,无法代表99%。

1%当然不能代表99%,但是没有那1%,你连P都不是。李文亮是不是1%?艾芬是不是1%?曝光李星星被性侵的南风窗是不是1%?正是因为有了这些1%,作为99%的我们才觉得这个世界不都是黑暗的,才觉得这个世界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再说,既然你说1%无法代表99%,那么你又代表谁呢?你不也是1%吗?你怎么能代表那99%呢?下次群发留言之前能不能用点心?一分钱都是爱,五十个一分钱难道就不是钱吗?

其实这个世界谁也代表不了谁,1%代表不了99%,99%也代表不了那1%,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只有0.000001%的人,他们都有悲伤的权利,都有表达的权利。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是假借正义之名干恶的事?鲍某说我跟李星星发生关系是因为我爱她我要娶她,出征推特的人说我跟萨瓦迪卡撕X是因为我爱国,艾芬的boss说今天我说你两句是为了你好是为了武汉的安定团结。

正义就是一场跟恶的赛跑,当恶领先的时候就会摇身一变,成了正义的化身,只有当正义迎头赶上的时候,真正的正义才能得到彰显。

04


太空之眼:侮辱方方日记的人,不能嫁也不能娶

对新冠疫情的看法,已经将很多人与很多人的价值观世界观撕裂了。方方日记,已成为鉴别三观,区分立场的试金石。很多朋友、夫妻或情侣,在谈到疫情,谈到对方方日记的看法,才发现对方“原来是这样的人!”。
 
平时很少有机会去鉴别一个人人品、责任心到底怎样,而且很多人善于伪装遮掩,表现出来的都挺好,只有在遇到某些事情,特别是重大事情的时候,真相才暴露出来。

这个问题尤其体现在相亲找对象方面,等你发现两人在三观方面的巨大差异的时候,可能常常也晚了。这次疫情就是这样,很多人刚刚才发现,以前尊重的长辈、看好的朋友、深爱的情侣,怎么会发出那样不负责任的言论,那么热衷传播阴谋论美帝要完论等等。
如果说其他人这样的态度还无所谓,顶多不来往就行了。那么相亲找对象、谈朋友就一定要先鉴别他(她)对方方日记的态度了,因为这事关你一辈子的幸福。

可以说,对方方日记的看法,反映了一个人的认知能力、认知水平,为人处事的态度,甚至是某些潜意识和性格。包括对方方日记的出版、海外出版的态度,都能反映出一个人深层次的品性和综合素养。

方方日记,堪称人品鉴别神器。

05


特色文苑:北大校友辱骂方方满脸横肉 被踢出北大群
  
2020年4月12日,北京大学沈阳校友微信群里发生了一场风波。起因是学法律并担任律师的于正元校友发了一个关于方方的帖子,他不是对当前社会热议的"方方日记“进行说理性评论,而是直接对方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和辱骂,他写道:"看看方方的满脸横肉,你就能知道她内心的刻薄丶阴险丶恶毒,(原文标点,转者注)猥琐。”

帖子虽然短小,但引起了一些校友的惊诧与不屑。

马哲校友首先发声,问道:于正元律师,你会看相?并且直接批评他:"一个律师公然说一个公民恶毒猥琐算不算人身攻击?你是什么律师?"马哲校友指出:蔡元培先生以兼容并包的思想整肃北大,就是要所有北大人以包容的心态对待世人。马哲校友不客气地反问:…你上来就开骂,简只泼妇一般,…你这北大的名头含金量有多少?

随即,王星琪校友也严肃地批评道,作为一名律师,做这样恶毒的人生攻击,实在有失身份。并质疑他:“不知道是不是在工作中凭看相判案。"

不少校友加入了讨论,大多对于正元校友的学风进行了批评指正。大家在意的不是对方方日记本身的议论,不论认可还是反对,那是你的自由,无可厚非。大家在意的是于正元校友作为一名北大人,而且是法学出身的律师,怎能像社会上那些毛手毛脚的楞头青,随意出言不逊,撒泼打滾,蛮横不讲道理!

于正元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方方是你祖宗啊,我批评的是方方,你为什么大动肝火呢?你和方方是什么关系?“于是,他越骂越气愤,越骂越难听,语言文字非常粗鄙,不堪入目。从而引起众怒,纷纷要求校友会招集人将于正元校友从北京大学沈阳校友会微信群中剔除出去,以正视听。

 

 

作者: 烟云过眼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常态' 的评论 : 可悲的人物。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新时代的北大人,于正元校友大律师。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义和团思维”,可悲啊。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有一定的道理。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方方似乎与控制没有什么关系吧,她也就是一个作家,并非是什么防疫的专家。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不在乎“家丑”,却痛恨“外扬”--精确概括义和团思维。
ahniu 回复 悄悄话 为啥中国文化讲究面子?
农民文化就必须面子。
农民要增加财富,就要更多土地。
要增加土地,只能从邻居手里得到。
邻居破败了,就有机会。邻居兴旺了,就不要惹了。
这就是面子。死要面子,就能保住自己的土地,不被偷窥。
商人不看中面子,只要大家公平交易。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昨日看相关报道,又说欧美国家听信了方方,说戴口罩无用,因此误导了欧美,说要起诉她呢,不知道真假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