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复旦坦荡荡的调查给张文宏卸下了重负

(2021-08-24 18:22:46) 下一个

 

 

调查一个星期后,复旦公布了调查结果:依据2017年《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实施条例(试行)》的有关程序,根据原上海医科大学1999年1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认定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按今天的程序,有程序正义;按当年的工作细则,有实质正义。符合当年要求,不影响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字字掷地有声,光明磊落!

看到复旦这个调查结果,估计很多关心张文宏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人心有一杆秤,相关信息都是公开的,公众对于是非早作出了判断,结果在预料之中。但学术委员会的调查是不可替代的,小人带节奏设置的污名议题,只有学术共同体堂堂正正的调查才能正名。无论舆论如何信任和支持张文宏,不介意20年前的写作瑕疵,可总被人当成攻击和污名黑料,是当事人无法承受之重。复旦及时的调查,给张文宏卸下了重负,也是对学术规范的尊重和舆论的交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有了明确结论的事,这一页就翻过去了,很难再成为攻击的由头。

可想而知,复旦因为这种事调查一个受到舆论尊敬的优秀毕业生时,那种为难和无奈,但这是无法回避的调查。感谢复旦的担当,还了一个正直人格的清白,引领了一种拒绝学术屈从黑恶舆论、拒绝被绑架的浩然正气 。看到这个结论,立刻想起鲁迅在1925年写的杂文《战士和苍蝇》,那句话作为金句常被人引用:有缺点的战士终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不过是苍蝇。——那一年,一位伟人去世后,流氓们以各种方式攻击他,鲁迅愤而撰文痛斥: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按当年的论文标准,写作不规范,缺点都算不上吧?姑且就算小缺点小瑕疵吧,有瑕疵的张文宏终是战士,苍蝇不过仍是苍蝇。战士每天在病房、会诊、分析中与病毒作战,作公众健康的卫士,筑起免疫的屏障。那几只苍蝇呢,永远活在粪坑里,不时恶心恶心人。

复旦的调查结论,既是在这件事上给张文宏卸下重负,不必再被这件事纠缠,不必始终被人当成攻击借口。还有另外一种意义的减负,他不是完美的圣人,而如常人一样,跟公众很近。这种“近”,鲁迅那篇杂文中也谈到过:“正因为近则愈小,而且愈看见缺点和创伤,所以他就和我们一样,不是神道,不是妖怪,不是异兽。他仍然是人,不过如此。但也惟其如此,所以他是伟大的人。”——张文宏医生这次遭遇的舆论风波,不是如明星那样的“人设崩塌”,而是一次“人设卸负”,这不是一个完人,不要将他捧上神坛,“圣化”会给他带来沉重的压力,也给他招惹敌意。保护他的一种方式,就是不拔高,不神化,不消费。

愈看见瑕疵和创伤,就越看到他和我们一样,作为人的立体多面。我们依赖他,相信他的判断,是出于对于其作为科学家、医生和正直人格的信任,而不是如脑残粉那样的盲从迷信。一般人受到这样的攻击,可能会失去公众信任,而一个在科学和人格上被信任的人受到这种攻击,干净,更确证了这种信任。一个在舆论光环下被“完美人设”所累的医生,这次风波反而“帮”了他,帮他卸下那种重负,以后可以更加轻松地去与公众沟通,表达自己的专业看法。

这次风波,舆论表现出的那种集体把一个正直的医生护在身后的正义感,真让人挺感动。这是一次正直与正直的拥抱,生命友谊的考验,正直眼神的确认:公众确证了这个医生值得拼命去保护,这个医生也确证了,正直的公众和正直的舆论,值得自己继续去坚守。中国医师节前夜张医生更新微博,向公众“汇报”近况,实际也传递了“没有被吓倒继续当公众喜欢的那个张医生”的心声。

这次风波,让公众舆论与张文宏走得更近,通过这次事件,人们更了解了这个医生,更相信他的专业和人格。你想想,那群非得把张医生“搞倒搞臭”的人,挖了这么长时间,就挖了这么点20年前的“黑料”,微不足道,反证张医生是一个在各方面是非常靠得住的人。作为医生,如果有任何一点其他问题,早就被它们这种掘地三尺的方式挖出来了。不干净的人,很小的黑料就能打倒,而干净的人,这种所谓“黑料”不过反证了干净,让人格更加挺拔。

这次风波,也让公众看到一个抗疫外更立体饱满的医生。对张医生的攻击激起公众的强烈愤怒,不少张医生曾帮着看过病的人纷纷站出来,写自己眼中的张医生。处处为患者着想,医术高明,不开大处方,不让病人多跑腿。采访过他的记者站出来,写自己眼中的张医生,所谓“怼记者”不过是误解,他体贴他人的尴尬困境,质朴谦逊,尊重新闻职业,淡泊网红,爱惜羽毛。互联网热传的“张文宏几件小事”,医德医风堪称典范,感人至深。

苍蝇们本想“搞臭”张医生,却踢到了民意的钢板上,触碰到民众不会退缩的底线,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正直的医生有如此大的民意基础。好,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复旦坦荡荡的调查给这场闹剧划上了一个句号,让战士在属于他的阵地上安心战斗吧,呵护他不让他招惹敌意。至于苍蝇,留给苍蝇拍吧。

 

作者: 吐槽青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