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务实小民

昨夜,多伦多冷月无声,寂寥之下,看了很多博客,想到自己也开通一个,权当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个人资料
正文

政治补课

(2021-06-06 08:29:06) 下一个

好几天没有写博了,忙着补课。

我没有想到,六四过去了那么多年,在海外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还有那么多的纪念活动,纪念文章。

当然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那是最活跃又最纯粹最有理想的一代人的特殊记忆,伴着青春、梦想、热血、泪水、甚至死难…….怎么可能忘却?

反观墙内,更多的是淡忘,是漠视。

或者不能说,官方/传媒/学者/体制内的人 肯定不能公开说。

或者不敢说,民间,过来人,即使想说也不方便说,轻则封号,重则就可能惹大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或者不愿说,懒得说,也顾不上,社会奔涌向前,理想破灭了,信仰崩塌了,大家都忙自己的事,为升官发财,为房子车子孩子,为健身休闲泡妞……哪管得了往事那么多?现在连公知都变少了。骂美也成了一门极好的生意。明朝严酷,所以产生那么多低俗小说。

至于新的一辈,本身对六四所知甚少,而且也并不稀得知道,有的忙着屌丝逆袭,精致利己,有的索性躺平,娱乐至死…..

只剩下少数有切身感受,或者亲人朋友受伤害的,悄悄的怀念和追忆,或者象天安门母亲这样的声音非常微弱的一点呼喊。

 

政治远比表面上看到的复杂N倍, 特别是三十多年后回头再去看,再去理解。

六四后21名被通缉学生领袖今何在?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imes.com)

博主当年正在读中学无缘了解太多太深,后面也忙于生计,也处在相关信息的真空中。

现在,藉此机会,正好补补课。

资料还不少,各种文章,影像;各种角度,观点.....

以历史的名义——“六四”随笔 | www.wenxuecity.com

暗恋的你,倒在那年的今天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3242/202106/2980.html

六四记忆——胡耀邦追悼会 | www.wenxuecity.com

橡溪_文学城博客 (wenxuecity.com)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1805/202102/7211.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远志明(1955年1月16日-),河北任丘人,牧师,作家,电视政论片《河殇》撰稿人之一。

主要生平
远志明于1973年参军,在北京卫戍区服役,直至1983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研究生,两年后转为博士生。其间在国内各大报刊发表一系列哲学、政论文章。1988年,他参与了大型电视片《河殇》的撰稿。

1989年,远志明参与民运。六四事件后,远志明遭通缉,被迫流亡海外。远志明逃经香港、巴黎,参与创办民主中国阵线,主编《民主中国》杂志。次年到达美国,在普林斯顿大学作访问学者,接触到华人基督教会。

1990年远志明受洗成为基督徒。同年9月妻女赴美团聚。1992年,由林慈信牧师介绍入读密西西比改革宗神学院,获跨文化研究硕士学位。1995年加入《海外校园》杂志。1999年参与创办神州传播协会,任总编导,并四处传道。 2009年10月25成为牧师。

2014年12月23日,柴玲发布公开信指控远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顿强暴她。2015年2月,远志明辞去神州传播协会职务。退隐一年多后,于2016年3月复出,重新开始公开讲道。

争议
被柴玲指控强奸
柴玲与远志明同是八九民运的前学运领袖。2014年12月23日感恩节前,柴玲发布公开信《“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信》,指控远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顿强暴她。柴玲在文中说当时她刚刚搬进新的公寓,远志明拿了一片黄色电影来说要给她看,当时她觉得不好意思,要求远志明离开时,远志明抓住她,用体力强行把她按倒在地毯上强暴她,并用她挣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盖住她的眼睛。

事件引起信徒广泛关注,十八位华人教会牧者其后成立调查委员会,并于2015年2月23日联署发布《关于“柴远事件”的调查报告》,当中包括涉及远志明的四件“相类事件”的调查内容和除远志明以外的证人证供。该四件“相类事件”为:(1)舞蹈演员朱女士指控远志明1989年在巴黎对其性侵;(2)柴玲指控1990年在普林斯顿被远志明强奸;(3)远志明被指控于2013年5月在德国某营会中对一位80后年轻姊妹有不当行为;(4)远志明被指控于2013年9月在巴黎诱奸一位90后姊妹(未遂)。

神州传播协会于2月28日公布,远志明已辞去一切事奉与事工。2015年3月2日,远志明发表《致教会弟兄姐妹的信》,他在文中表示“对于1990年我信主前的婚外性过犯,我再次公开地向神认罪,向当事人道歉。”及“但我不能承认我没有犯过的罪。对于针对我的强奸、诱奸未遂和性侵指控,我一概否认。”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在众说纷纭中,一个叫陈默的网友,说得非常到位,也非常中肯。转载一下:

学生的热血与诉求,本来也不是要政变,从来没有人想过要推翻现有政权让那些学生领袖上台领导国家。

学运的初衷的要反腐要民主,希望改革,让国家(包括政治制度)变得更好。

至于学运领袖,我是这样看的:1)他们当时也是毛头孩子,他们勇气可嘉,有些能力难免受限;2)不能用他们个人的功过来诠释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至于运动之后多年来他们的生活状态更是和当年无关了;3)事件失败后必然枪打出头鸟,在坐牢和逃亡两个选择下选择走,是无可厚非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晓波老师的铮铮铁骨。

我从来不觉得我亲历这个事件是为了某个学生领袖。他们是否称职,他们后来的选择是不是深孚众望,不是我可以控制或考虑的。
不能因为个别学运领袖的不称职而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
不能因为某些学运领袖后期的行为而全面否定和诋毁我们当初的热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