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2. 哀恸的人有福了

(2021-10-16 19:29:50) 下一个

2. 哀恸的人有福了

要仁慈,要有怜悯。让每一个到你这里来的人,离开的时候都变得更好更喜乐。让上帝的仁慈透过你在世上彰显,仁慈显在你的脸上,显在你的眼睛里、笑容里,显在你温暖的问候里。在贫民窟里,对于穷人我们是上帝恩慈的光。对孩子,对贫穷的,对所有受苦的孤独的,总是带着喜乐的笑容。不只是关照他们,把你的心给他们。

— 特雷莎修女

主在呼召那些爱祂的仆人,进入世界黑暗的角落,把他们都赶回家。他们会愿意回来。那么,谁肯离开舒适的生活,去寻找破碎的生命?谁愿意学做这事?谁甘愿到那些哀恸的人中间,为耶稣的缘故舍下生命?主愿意祂的家住满了人。时候到了,我们要到穷人那儿去,到伤心的、无家的、垂死的、孤独的人中间,把他们带回家。成千上万“被差派”的人需要到最黑暗的地方、最贫穷的地方、被遗忘的地方去,因为婚宴就要开始了。还有很多人需要被找回来,很多人在哀恸,需要在天父的爱里得安慰。

他们愿意来

开镰吧!因为庄稼熟了… 

— 约珥书3:13

教会里很多信徒因为看不到大丰收而感到沮丧,看到这么少的果子而灰心丧气,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仍然只是在同一个人群里做工。

在路加福音14章15-24节大宴席的比喻里,有钱人不肯来。他们忙着享受钱财和产业,编造借口不来。穷人不这样,当被邀请的时候,他们急于前往。神说没有借口,但是信徒们仍然不断地到这世上富有饱足的人中间,还纳闷为什么没有回应。第一世界的国家里同样有很多失丧的人,而多数教会却不能帮助他们。

耶稣唤醒我们去爱,但是教会必须先醒来。我们还没有预备好参加婚宴。天父的家里还有很多空位。我们必须出去,找回失丧的人。但在这以前,我们必须先学习怎样做。要收的庄稼多,但是有天父那样心肠的工人却很少。如果希望有效地服事,我们必须成为耶稣基督的爱在肉身彰显。

我们到底为什么服事?主在寻找爱祂的仆人,就是一群有激情、心里装满了对神的爱的人,一群热切盼望新郎回来的人,一群已经初尝宴席、并且知道宴席马上就要开始的人。这些人无法安享舒适,他们真地跑出去,把贫穷的、瘫痪的、瞎眼的和瘸腿的领进来。如果我们出去找他们,向他们显明神的爱,他们就一定回来。

安慰哀恸的人

我被囚在爱的监牢里,我也把生命交给了爱。这是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我们在地上的旅程,每一步都满有这喜乐。每当婴孩在我们的怀抱里离世,我们在灵的深处哀哭,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孩子是从我们的怀抱直接进入耶稣的怀抱,我们的心就被这种莫名的喜乐所安慰。在天上有耶稣永久地爱他们,远比我们在地上爱得更多,这就是我们的安慰所在。

曾经在一周之内,有八个宝贝孩子离世,我发现自己被耗尽了。我不明白。我那么深地爱他们。我无法抑制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就好像安排好了似的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我只能求问耶稣 “我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

耶稣回答说 “无论如何,你都已得胜,因为你的爱带给他们生命”,我就看到一幅图画,耶稣的膀臂敞开来接受这些小孩子。无法释怀的哀伤找到了安慰,因为知道我们已经拯救这些孩子脱离绝望和孤独,知道他们已经从我们这里得到了神的爱。

很多,很多问题开始涌来:对于垂死的人,我们怎样成为耶稣的手和脚,带给人安慰?在一个到处是哭泣的环境里,我们怎样成为耶稣的爱?在一个到处是哀恸的地方,我们怎样成为耶稣的恩慈、怜悯?还有,你怎样成为穷人的祝福?答案必须是爱在肉身显现!

从韩国到莫桑比克,从巴西到美国,在每一个社会环境里都有同样的不幸和痛苦,都有明显的需要,我们必须看得见,必须帮助他们,安慰他们。传道人的职责绝不仅仅是在台上,向一大群人讲道,同时一个摄制组在录制聚会实况。这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我们的职责是爱每一个人,一个一个地,每一天来到他们面前,帮助每一个受苦的和在病痛里的人。

有人说 “难道没有钱也能爱吗?”答案是“能”。展现神的爱,最简单的方式是把人搂在你怀里,看着他们的眼睛,给他们灿烂的笑容。你怎样成为穷人和富人的福音?你怎样成为爱在肉身里的彰显,目睹福音成为现实?如果神呼召你做宣教士,一个被差派出去的,你就是被呼召去安慰那些哀恸的,被呼召去爱那些伤心的,直到他们藉着你明白神的爱,神永无止息的爱。

没错,神要你行神迹和大能,但是神藉着你彰显出来的爱,才是人们真正需要的。你必须首先见神的面,必须如此接近神的心跳,使你对他人所受的苦感同身受。我所要的生活,是隐藏在神的心里,祂的想法成为我的想法,祂的道路成为我的道路。我们只能这样服侍世上的人。

康斯坦西亚

也许你已经知道神呼召你做宣教士,或者还在询问你的呼召是什么。让这成为你的呼召吧:安慰一个伤心的妇人,安慰一个哀哭的孩子,安慰一个垂死的人。安慰!

我们这里大多数的英雄来自第三世界。记得有一天,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遭受了惨无人道的强暴,被遗弃在我们面包房的楼梯上。我所做的,不是像十字军或者使徒那样改变历史的壮举,我只是看着这个枯瘦的孩子,心里想“神啊,我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她,你造我就是为了这孩子”。神就让我在这里给人安慰。

小康斯坦西亚只是哭,她不能说话,所以只能哭泣。我在想,“向着她、向着这群人、向着这个国家代表耶稣,这意味着什么?”

马太福音5章4节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于是我安慰她。我把康斯坦西亚带回家,看作自己亲生的。我从没见过如此的悲楚和创伤发生在这么小的脆弱生命上。

如今康斯坦西亚让我知道,安慰哀恸的人会带来多少祝福!耶稣说的“有福了” 是指幸福、欢乐、满足、丰饶,这些确实是从哀恸的人而来。然而每一次我注视这小女孩儿,心总像被撕碎了一样。我就一直这样注视着她,她只是哭泣。

怎么样安慰哀恸的人?我仅仅把她抱在怀里,像抱着婴儿一样,来回摇动。那时候我们的同工很少,只有两位阿姨和一位从英国来的志愿者,但是我愿意就这样天天抱着哭泣的孩子,一个孩子接着另一个,我抱着他们,摇着他们,擦去他们的眼泪。

这个美丽、却被遗弃的孩子,经历如此巨大痛苦,她却说不出来。康斯坦西亚经历了太大的创痛,她无法表达,无言的泪水不断地流下来。她不懂得复兴,我也不知道复兴到底是什么样,因为当时还没认识到登山宝训是神的复兴公式。这宝训是教我们如何让神的国降临,让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对于康斯坦西亚和像她这样的孩子,安慰是什么?我问神,“为什么世上有如此的煎熬?为什么有这些痛苦和悲楚?安慰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没听到回答。不管怎样,在她哭泣的日子里我一直抱着这小女孩。不过神确实回应了我的祷告,祂送给康斯坦西亚一个特别的朋友,碧特丽斯。

碧特丽斯

奄奄一息的碧特丽斯是在一棵树下被找到的,那时她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她眼睛明亮却是血红色的,肚子肿胀,身上满了疥疮和虱子。这个小女孩也惨遭蹂躏,她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哭泣。

我们把碧特丽斯送进医院,医生说“这小女孩将要死去”。我清晰地记得,看着她面孔的时候,透过落在眼睛周围和眼睛里的一群苍蝇,我看见了她的眼睛。疥疮使她的脸变形,有的疮还在溃烂流脓。

记得我盯着她的眼睛看,她也看着我 。就在她眼睛里我看见了耶稣!我把碧特丽斯搂在怀里,爱她。耶稣透过这个小女孩看着我,祂说“你为这个小孩子所作的每件事,都是做在我身上”。有些人可能以为传道是探险,传道其实是单纯地爱你面前的人,就是来到一个人面前,向着这个失丧和垂死的世界,作耶稣的馨香之气。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我才刚刚开始。神总是告诉我, “海蒂,你的职责是爱,你为这些最卑微的人所做的,都是做在我身上。”

抱着碧特丽斯,我也传染了疥疮和虱子,这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的目的是更多地爱。传道就是简单地像耶稣一样爱人,是登山宝训在你生命里的彰显。使命是神能透过你显明祂的生命和性情,而只有当神的爱在你里面,这使命才能成就;使命的目的是让登山宝训在这世上、在你身上播放出来。

我女儿克丽丝塔琳第一次见到碧特丽斯时,她也在碧特丽斯的眼睛里看见耶稣。她跑来对我说“妈妈,碧特丽斯这么美丽,我想把我最好的衣服送给她。”尽管克丽丝塔琳只有三件衣服,我的孩子们却是富有的,因为他们懂得分享,懂得什么是爱。

如果你发现人生病,请带给他们医治;你看见人挨饿,给他们食物;有人口渴,给他们水喝;赤身露体的,给他们衣服穿;找到伤心、羸弱、疲乏的人,爱他们到底;如果你找到哀恸的人,带给他们安慰!

当医生们说碧特丽斯将要死去,我简单地告诉他们,“碧特丽斯不会死,她会活下去”。你看,我认识我的主耶稣,我相信祂的书(圣经 – 译者注)!眼看着碧特丽斯越来越好,我高兴极了。她一直不愿意脱下克丽丝塔琳送她的衣服,不敢相信那件衣服已经是她的了。她就一直穿着,直到有一天衣服彻底穿坏了,在我手里成了碎片。

藉着碧特丽斯这个小女孩,神教导我明白登山宝训。碧特丽斯心中有爱,她是教我爱的老师。对于深受痛苦而哀恸的人,她是安慰的化身,因为她懂得苦难。她能体会我们美丽、娇小的哑女康斯坦西亚的痛。

事情很简单。我看见碧特丽斯去找康斯坦西亚,她出院几个星期后,我第一次看见碧特丽斯抱起康斯坦西亚,以后的每一天,我都看见她就这样单纯地爱这个弱小的女孩。

她没有宣传海报,没写过书,没有巡回讲道的路线,或者日程安排。然而,她却有一个服事,在地上把天父的心肠带到人的心里。她用自己的患难换来神的喜乐,用她在地上的灰烬换来耶稣的荣美。她学会了爱。

向着世界死:为彼此而活

碧特丽斯和康斯坦西亚受洗那天,我们没有干净清澈的水。在莫桑比克炎热的日子,我们只有一个洗衣用的水缸里绿色的脏水。每当一个人进去,水就变得更脏,因为没人有干净水洗澡。尽管这样,受洗的队伍排了几百人那么长。突然我看见康斯坦西亚。我低头看着她,问自己这个神学的问题,“可以为这个小女孩施洗吗?她不能交谈,不会讲话”。

我用她的语言跟她说“你知道死是什么意思吗?”,又说“这才是受洗的意思,你需要在这水里死,出来的时候是个新造的人。你的旧人在水里死去,出来的是新造的人。”

像以往那样,眼泪流下来,不说一句话,她点头表示明白。她没有父母,没有出生证,没人知道她的年龄,也没人知道她被虐待和毒打了多少次。她至今还不能讲话。我把这小孩子抱起来,奉圣父、祂儿子耶稣、和圣灵的名,把她娇小脆弱的身体放进那绿色脏水里。从水里出来,她全身放光!

那是我一生最好的日子之一。然后康斯坦西亚转向我,说出了我听她说过的第一句话“艾达妈妈,我想要带领儿童诗班。”

对于我,这就是服事。我见过数不清的盲人重获光明,几乎每个星期都见证耳聋的听见,我看见那些腿脚瘫痪的人被彻底医治,重新行走,看见成千上万的人跑着来投奔耶稣。然而,我最大的喜乐是听见康斯坦西亚第一次说话!爱医治破碎的心灵,这个简单的真理驱动我继续前行。

我们期望的国度经常是人数众多,教会增长,使我们有面子。其实,国度更像是每次一个孩子的微笑,直到列国被全心热切爱主的人所充满。观看碧特丽斯用爱把康斯坦西亚救活,我想这就是一个人死了又活过来吧!这就是复活。

我最近跟康斯坦西亚交谈,她已经做妈妈了。孩子一个月大的时候,她在乳养上遇到困难。我们和领养她的家庭一起祷告,在祷告结束的时候,孩子开始吃奶了。康斯坦西亚新的家庭给了她安慰。从前痛苦的眼泪现在变成了喜乐的泪水。

这以后,我回到马普托,为我们的一个莫桑比克儿子主持婚礼,他和我们在一起已经十四年了。康斯坦西亚也在那里。我们搂在一起,很久很久抱成一团,哭泣。当我们活在主里面,神就安慰我们。

痛苦:共同的处境

我们必须承认,所有的磨难都是真实地使人感受到痛。在富裕地区是孤独,是内在的、心理上的苦楚。这是切身的痛,痛得很深,人感受到它,就像肿胀的肚子、饥饿、疾病或死亡那样真实。

如果我们成为耶稣的手和脚,就必照顾他人的需要,不管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在西方,爱的货币并不永远是钱,但永远是时间和怜爱。在莫桑比克,医治一个孤儿需要很多爱、需要一个家、怜悯、还有床和毯子。当然,爱宴上要是有可乐和鸡肉就太好了!而在美国医治一个孤儿的灵,同样需要爱、怜悯、很多时间、和不分心的专注。无论在莫桑比克还是美国,这样的医治都是有效的,真实的,也都要付上代价。

在世界各地都有严重的痛苦。或者让痛苦使我们更像耶稣,或者让苦毒在心里溃烂,这是每个人的选择。然而,在神的怜悯里,祂让我们了解其他人的疼痛,好叫我们能更像耶稣那样怜悯人。祂甚至会赐下患难,是因为祂知道如何把一切转化成祝福。

你所经历的,无论是什么,都可以使你对他人的处境感同身受。你若曾干渴,你就明白干渴的滋味;你若曾孤单,你就懂得什么是孤单。同样,我们若受过苦,就可以安慰哀恸的人。即便是我们生命里最糟糕的事,神都可以把它转化成祝福,只要我们让祂这么做。

故事的结局:婚礼

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

— 哥林多后书 1:3-4

                                                       

碧特丽斯的婚礼在我们南方的总部举行。在婚礼那天,就好像是在试炼和苦难中预备好了的耶稣的新妇那样,碧特丽斯骄傲地站在那里,光彩照人。这个特殊的庆典,成了她所有朋友们的聚会,其间充满极大的喜乐。在这群朋友中,有康斯坦西亚。尽管碧特丽斯穿的是我们一位宣教士的婚纱,而且被穿过至少二十五次,上面有些珠子已经掉了,那天她仍然令人目瞪口呆。新郎抱着她娇小的身体,她手里捧着鲜花,脸上是辉煌的笑容。她在美丽中绽放,发出耀眼的光。

现在,她天天呼唤失丧的人进入神永恒的婚宴。她与人分享耶稣,把人带进天父的家中,这正是福音!这个女孩懂得哀恸和安慰这两种祝福,她明白如何向着周围的人成为爱在肉身的显现。

传道人是一个被差遣的人,就这么简单。你也许只是被差派到马路对面,这没有关系。对神而言,一个人或者一大群人,没有区别,关键是爱在肉身显现。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默想

当一个穷人死于饥饿,那不是因为上帝没有眷顾他,而是因为你跟我都不愿意把那个人所需要的给他。我们都拒绝在上帝的手中成为爱的器皿,哪怕只是给穷人一片面包充饥,一件衣服御寒。当耶稣以受苦者的外表出现的时候,我们总是认不出祂来,那穷人因此而死。耶稣或以受苦者出现,在严寒中与冻僵了的人为伍,或因饥饿而濒死,或者像个流浪的孩子,在寻找一个家。

— 特雷莎修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