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主耶穌,我羨慕活在祢面前

(2021-07-21 19:40:53) 下一个

主耶穌,我羨慕活在祢面前
Lord Jesus, I Long In Your Presence To Live

最近,我有機會跟CIU神學院的神學生們分享『主耶穌,我羨慕活在祢面前』這首古老的詩歌,有好幾位同學事後寫電子郵件告訴我說,他们被歌詞打動,得到了靈裡的更新。

其實這首詩歌背後還有一個真實、美麗但淒婉的愛情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分別是達祕和鮑格特夫人(Theodosia Anne Powerscourt)。

達祕和鮑格特夫人同樣出生於世代交替的1800年,兩人都是愛爾蘭人。達祕是海軍將領的孩子,鮑格特夫人出自一個世襲的貴族。

鮑格特夫人22歲時,嫁給了一位富有的勛爵,然而,不到一年的時間,她陸續地經歷了丈夫和在強褓中女兒的離世。婚姻的悲劇沒有將她擊垮,反而造就了她的堅毅、自主,與深刻的屬靈生命。在人生的驟變之後,鮑格特夫人開始將眼目專注於屬靈的事物;她聖潔、屬天,輕看屬地的一切,有人形容她「不是在地上仰望天的那種基督徒,而是已脫離地的吸引,從天俯瞰著地。」

鮑格特夫人常到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甚至遠渡到英格蘭聆聽當代著名傳道人的信息。在一次次的聚集中,她接觸到仍在孕育中,由達祕所帶領新興的弟兄會;弟兄會豐富的真理和本於聖經的教會生活實行使她心生羨慕,甚至引她脫離國教,決心全力資助弟兄會,成為弟兄會運動站立未穩,仍處顛簸時期的最大供給者。

慢慢的,聖靈給她一份的特出的呼召-開放亡夫所遺留給她的廣褒的古堡與領土,邀請英倫三島最具份量的屬靈偉人(包含達祕與慕勒)群聚一堂,在1830-1833年間,於宏偉的莊園中舉辦一系列教會歷史上重要的特會。

上圖是鮑格特夫人美麗的古堡今日的模樣

就是在這幾年的特會裡,達祕公開宣布,不能再「吹無定的號聲」,並開始建立弟兄會獨立的聚會(assembly),完全脫離國教-聖公會-政教合一的影響;從此站穩了腳步,成為弟兄會蓬勃發展的開端。

達祕溫暖的同情心、剛直的品格、柔軟的心腸、向著主捨己無我的心深深吸引鮑格特夫人;而鮑格特夫人不僅美麗聰慧,她屬靈生命的深度、對主話的愛慕、與對主工作全然的擺上,也讓達祕印象深刻。

1835年,經過了3年多緊密的配搭,在弟兄會往前的事上彼此扶持,挺過一個又一個來自各面的風波,達祕和鮑格特夫人之間感情逐漸升溫,彼此相惜,甚至私下訂立婚約,決定奉獻兩人一生的性命來服事神。

但此時正是弟兄會發展最迅速,前景最看好的關鍵時機。弟兄會的幾位領袖認為達祕不該在此時結婚,認為他該為神國的開展走遍四方,而婚姻是最讓達祕分心的因素,於是要求達祕在事奉神和婚姻之間做出選擇,勸阻並在禱告中求主使他們分開。

為了顧及弟兄們的合一,顧全大局的演變,兩人在痛苦中解除婚約,結束了這段未果的戀情。

接下來的一年,他們二人分別歷經了生命最難熬的階段;他們都在死亡邊緣掙扎求生,不同的是,達祕活了下來,而鮑格特夫人不幸離世。

1836年,鮑格特夫人36歲,在哀傷的深淵中,寫下了今天我們所介紹的這首詩歌「主耶穌,我羨慕活在你面前」,不久後便平靜的到主那裡去了。這首在苦難中誕生的詩歌,安慰了無數在苦難中的人們。

鮑格特夫人把地上未果的愛情轉化、昇華、聖化,把她最深的愛獻給了天上的主,相信她在主裡真實地找到了安慰,醫治與更新。

以下是歌詞的中英文對照,英文的部分我把個別的單詞由古英文換成了今天的日常用語,比如我把Thy換成了Your。中文採用的是倪柝聲弟兄所翻譯的版本,基本上達到了信達雅的高度,只有個別的地方,有待商榷。具體地說,“From morning to evening my one world You are”私以為如果翻譯成:“從早晨到晚上,你是我的全部”更為準確。

好了,我不再羅嗦,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美麗的詩歌吧!

第一段

主耶穌,我羨慕活在祢面前,

Lord Jesus, I long in Your presence to live,

在早晨,在晚上,只有一世間;

From morning to evening my one world You are;

不讓我心快樂,若我在愛慕、

O let not my heart be contented or rest

在感覺或思想無祢的事物。

When loving or seeking What with You does part.

每一刻,每一天,不論何痛苦,

Each moment, each day, Throughout suffering and pain,

當世上正沒有甚麼可鼓舞,

When nothing in the world Can give comfort or cheer,

當歎息正不禁,眼淚流滴滴,

When sighing or weeping encompasses me,

主,擦乾我眼淚,平靜我歎息。

Lord, still all my sighing, and wipe every tear.

第二段

每一刻,每一天,不論何痛苦,

Each moment, each day, Throughout suffering and pain,

當世上正沒有甚麼可鼓舞,

When nothing in the world Can give comfort or cheer,

當歎息正不禁,眼淚流滴滴,

When sighing or weeping encompasses me,

主,擦乾我眼淚,平靜我歎息。

Lord, still all my sighing, and wipe every tear.

當每夜萬籟靜,孤單自處時,

Each night when alone in the stillness I lie,

主耶穌,我求祢,仍與我同止;

I pray You, Lord Jesus, that You will be near;

當每晨未破曉,我仍蒙昧中,

Each morning before dawn comes,

While still in my sleep,

求祢來低聲喚,將我耳開通。

Come, whispering call me and open my ear.

第三段

當每次我虔讀祢聖潔話語,

Each time, Lord, When reading in Your holy Word,

求祢用祢榮耀照亮每一句;

I pray that Your glory may shine on each line,

讓我能明看見:這寶貴救主,

That clearly I’ll see what a Savior I have

和祂的大救恩,無一不我屬。

And how great salvation that You have made mine.

當每次我虔讀祢聖潔話語,

Each time, Lord, When reading in Your holy Word,

求祢用祢榮耀照亮每一句;

I pray that Your glory may shine on each line,

讓我能明看見:這寶貴救主,

That clearly I’ll see what a Savior I have

和祂的大救恩,無一不我屬。

And how great salvation that You have made mine.

第四段

當每次我想到屬天的福氣,

Each time when of heavenly blessings I think,

讓我心切羨慕早日會見祢;

O let my heart long to be raptured to Thee;

我在此所希望只有祢再來,

My only hope here is Thy coming again,

我在彼所快樂只有祢同在。

My only joy there, Lord, Thy presence will be.

主,求祢教訓我活在祢面前,

Lord, teach me each day in Your presence to live,

在早晨,在晚上,只有一世間;

From morning to evening My one world You are;

不讓我心快樂,若我在愛慕、

O let not my heart be contented or rest

在感覺或思想無祢的事物。

When loving or seeking What with You does part.

本文參考網站:http://www.luke54.org/view/31/3578.html,特此致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