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一)借我一个胆儿去逛小吃街

(2021-11-22 19:33:47) 下一个

前言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感觉日子不禁过,抬头看一眼日历,今天是11月22日,又一年接近尾声了, 算起来我们重返加国已经一年有余。

晚饭时分,儿子在路边的华人小店买回八只包子,好几种口味,都是肉馅,总计二十三加币,大约等于一百二十元人民币。虽然有点小贵,但终于敢买包子吃了。这么想着,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两年前。

。。。。。。。。。。。。。。。。。。。。。。。。。。。。。。。。。。。。。。。

出国前我在一所大学教书,我的学校位于离城五十多公里的一个小镇上,附近群山环抱,校园里夏日郁郁葱葱,秋天时一片金黄,风景优美。美中不足的是学校周围没有餐馆,也不方便叫外卖,而几个食堂的供应能力又有限,实难满足上万学生的口味,于是一条小吃街在校园里应运而生。

上午第二节下课后,小吃街就开始热闹,很多大清早错过了早餐的学生和老师们都趁着大课间来到小吃街,放眼望去,各种小吃摊位琳琅满目,那金黄欲滴的油条,配上一杯热乎乎的豆浆,那香喷喷的八宝粥,皮蛋瘦肉粥,白粥。。。都在向人们招手。

我也很想来一根油条,可是我不止一次地听说炸油条的油可能三天都没换过,也许根本就是地沟油;那就来一杯豆浆吧,哦,不行,昨天才看了一个录像,说这类饮料都是各种添加剂和香精勾兑出来的;至于看上去那么诱人的各种粥,据说也不是熬出来的,而是在米里加了不知名的胶鼓捣出来的。

有时候晚上我也和同事去逛小吃街,黄昏时分,是小吃街生意最好的时候,各个摊位前都是人头攒动,各种小吃令人目不暇接,新疆烤羊肉串,过桥米线,粉肠,小笼包,锅盔,小火锅。。。馋得我口水直流,几个女孩打堆,一边啃着鸭脖,兔头和炸鸡排,一边有说有笑。有人在路边拉一把小凳子坐下,左手一个羊肉串,右手一个锅盔,面前的小桌子还摆着一碗猪血大肠汤。

我寻思着带一笼包子回家,或者买一碗米线打包,免得回去又要生火做饭。可是我没勇气这么做。传说包子的肉馅来路不明,而做米线的材料可能含有大量的添加剂。也许新疆烤羊肉串比较保险,此时一排肉串正在烤炉上发出吱吱的响声,冒着油花和香气,买了一串放在嘴里,味道很好,就是没有羊肉味儿。

我羡慕又佩服那些年轻同事们,他们经常三五成群,浩浩荡荡地吃遍小吃街,很多人一日三餐都在那里解决。我却不敢像他们那样大快朵颐地享受眼前的美食,因为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垃圾外卖等关于食品的传言早已沸沸扬扬,几乎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幸好教师宿舍提供完备的厨房设施,于是我心有不甘地走回家,从冰箱里拿出一把小白菜和一块猪肉,我将洗好的小白菜放在小苏打水里泡上十分钟,以便去掉附着在上面的农药,再用淘米水洗净猪肉。我一边在灶台上忙活着,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虽然麻烦了点,但至少我吃的菜少了很多毒素,我炒菜用的油是在超市买的,最起码不是地沟油。

真是借我一个胆也不敢去小吃街胡吃海塞!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ZTM 回复 悄悄话 有健康安全意识,点赞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美国疫情闹得比印度还厉害,太干净了也许是原因之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