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84章 非法行医

(2022-11-17 21:33:17) 下一个

“神了,真神了!这条老腿子立马轻便许多,感谢小神医,谢谢!”

村头靠路口的绿地上,一身庄稼汉打扮的男子千恩万谢后,脚步轻快地朝村子的方向奔去,跟来时相比判若两人。还在排长队的其他村民见状,面上虔诚敬畏之色更炽。

“哎呦,你瞧,二瘸子的腿当真好了耶。”

“真的假的?能把我的偏头疼也治好吗?发作起来生不如死啊……”

村民们耳语几句后焦急地望了下天色。正值日落时分,地平线上的太阳像病人心口烧着的邪火,将四围的天空烤成一只发炎的喉咙。万一神医见天黑起风就收摊儿了走人怎么办?几十年的老毛病,去正规医院看过几次,钱花了不少,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就这么错过了旷世不遇的神医,太可惜了!

“那啥,小神医您内,”排在队伍尾部的村民忍不住了,冲正前方端坐在青石上粉褂绿裤的女孩喊道,“天黑了,就不急着赶路了吧?这附近也没旅馆,您二位若是不嫌弃,今晚不如就在我们家歇歇?”

其他村民闻言幡然醒悟,纷纷发出邀请:“住我家吧,我家宽敞。”“我家人少,才翻修了客房。”“俺爸是厨师,给你们做好吃的……”

小羽此刻手捏银针,正在给坐在她面前的一位大妈脖子后部捻针。听到众人的盛邀,身形不动,眼角快速地瞄了瞄在队伍一侧走动的陌岩。为节省时间,陌岩提前给每个病人把脉,好对病情大致有个数。

师徒二人这两个月来长途跋涉,靠给人治病维持生计,同时学习本地语言。要说陌岩在佛国那些年,闲来无事除了习武、画画和推物理公式,也钻研一下医术。他这人看书杂,无论传统草药还是现代医学均有涉猎。恰好药师佛同燃灯师门关系一向不错,陌岩有什么新思路或遇上疑难问题,还可随时请教一下药师前辈。

所以陌岩无疑具备行医的资格,只是环境变了,他所熟知的那些草药在本地是寻不到的。还好行医不见得非要用药,陌岩推拿针灸也在行。曾经从药师佛那里学了一套三经九络术,别人一针下去只能扎一个穴道,他这一针若用上真气,可对穴道周边的经络主干道与分支进行重置。

怎么个重置法?精通现代科学的陌岩曾用人工智能网络理论试着诠释过。他认为每个人虽然都有361个穴位,连接这些穴位的经络分布看着也大同小异,但在不同环境和成长经历的作用下,每条经络的权值都是在随时调整与变化的。这种改变有好有坏,一旦朝坏的方向倾塌了就容易生病。

“所以,如果能将局部经络重置,”陌岩一字一顿地解释给小羽听,“便能治疗小病。与全身系统有关的大病,则需要进行更大幅度的操作。”

“可是,陌老师,”小羽听到这里时,皱眉道。这俩月来风餐露宿,她的脸蛋被冻皴了,人倒没瘦。“你的真气不是被那些坏蛋封起来了吗?还怎么实现这种重、重什么……”

“可以由小羽来动手啊,”陌岩冲她眨了下眼,从行李中掏出纸笔,“这几天我先教你穴位和经脉的分布,以及如何调用真气。等实际操作时,我会在一旁指导你怎么做。”

“好啊,”小羽拍手道,“以后不愁没钱花喽!”

“也不能说是全为了钱,”陌岩用手梳理了下自己那一头银发。等安顿下来得找家理发店修一修了,银色原本就显眼,再乱哄哄地一头。得亏他有着俊拔紧致的外形,要是身材粗枝大叶再顶这么一脑袋头发,就更没法看了。

“你有没有发现,”他接着说,“这个国家自然科技发达,生命科学则相对落后。咱们走这一路,给碰巧遇上的有缘人解除病痛,也算行善积德吧。凡是家境贫寒的病人,还有奴隶什么的,就不收费了。”

小羽点头,“不过,陇艮师伯曾和我说过,比治病更重要的是治‘心’,可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陌岩闻言长呼了一口气。可不是吗?远在他成佛之前,陇艮便以释迦牟尼的身份降世传道,度化众生。夭兹国以军事化管理著称,占主导地位的是什么宇源教,佛教虽有流传但以封建迷信为主,缺乏正统教义。等他和小羽安定下来,有无可能在当地弘扬佛法呢,还要再看。

于是这一大一小俩江湖郎中便开始了他们的流浪旅程。白天赶路或给人看病,碰上普通案例陌岩扎下针就给治了的,倒也用不着小羽动手。晚上师父教徒弟认穴、打坐,当然学校教的语文数学也没落下。至于当地语言,陌岩是个过目不忘的聪明人,小羽还在儿童期,对语言本就敏感,二人很快便能和当地人交流了。

有了积蓄后陌岩又买了个大些的折叠帐篷。小羽一个人住原先的小帐篷特别开心,虽然行路时要自己背在身上,庄稼娃力气大,完全不成问题。偶尔也会借宿在感恩戴德的病人家里,可以洗热水澡。

******

回到当下,陌岩正要答话,一辆四四方方的破旧警车停到大路旁。车门打开,走出来一胖一瘦两个身穿制服、腰配手枪和对讲机的警察。胖子三十来岁的样子,滚圆脑袋上顶着的警帽老让人担心会随时滑落地。瘦警察比他年长,应当是位警官,眼窝深陷,一副经年睡不好觉的样子。

胖警察冲陌岩斥道:“哪儿来的?本地禁止非法行医,知道吗?”

陌岩还没想好如何应对,听小羽接话道:“警察叔叔,你哪只眼睛见我们行医了?我们这是在给人按摩,有时拿手捏两下,有时用针扎一扎。客人若是觉得舒服了,气冲病灶,自己把毛病给治好了,与我们无关。”

陌岩莞尔。昨晚才教的“气冲病灶”这个概念,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嘿呦,还不认?”胖警察手中摔打着警棍,绕着小羽和她面前的“客人”走了两圈,又冲陌岩说:“你俩一看就是六道来的,据我所知,那里来的都是奴隶。偷跑出来的吧?跟我回警局,查明身份。”

“今天尿裤子了吗?”陌岩的目光始终追着胖警的脸,神情严肃,谁都以为他会有难听的话出口,却不料蹦出这么一句。

“什么?”胖警察愣住了,不是普通的愣神儿,是种冷不丁被人戳穿秘密的恐惧。

“我问你是不是经常尿裤子?”

胖警察猛地醒过神来,尴尬地四处瞅瞅,走到陌岩跟前低声说:“这位大夫,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陌岩没搭理他,扭头问坐在青石上的小羽:“羽大夫,你怎么说?”

小羽被尊称为大夫,登时来了精神头,打量着她的新病人说:“这么胖应该是吃得太油腻,导致痰化不开,把中……那个中焦给堵了。中焦原本是整个身体的升降机。”

抬臂上下摇了摇。

“现在给堵了会怎么样呢?就像家里的厕所给堵了,对不对?上面的胃会消化不良,下面的排泄系统也被湿邪入侵,进而导致气血不畅,感知麻木,总之就是一团乱遭啦!”

真不错,陌岩冲她赞许地点点头,接着道:“膀胱本有的气化功能被邪湿阻滞后,就容易小便失禁。”

这二人一番诊断完毕,众人都求证似的望向胖警察,后者早已由威虎变为萌猫,双手合在胸前,乞求地问陌岩:“那,不知神医您有没有办法治啊?”

陌岩二话没说,抬手不轻不重地点了下胖警的印堂穴。“先开启天窗,顺便醒脑……坐下,抬腿。”

胖警察依言坐到地上,翘起双脚。

“再打通涌泉穴,将痰湿从下方引出……三阴交穴,调肾水……”

片刻后胖警察站起身,蹦跶了两下,“咦,整个身子都轻了呢。”

这时自始至终都在阴着脸观望的瘦警官走上前来,问陌岩:“神医能否帮我也瞅瞅,我有什么毛病没有?”

陌岩盯了他一会儿,面色由最初的平静转为迷茫与惊愕,最后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阁下好像,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转?”

瘦警官听到最后那个“转”字,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陌岩的双腿如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仰面问他:“救救我,神医,大神,救我一命吧……”

陌老师看到什么了?小羽在心里嘀咕。她知道陌岩虽然真气被封,毕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佛什么的。到了他那个境界,能看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无需使用真气。

村民们一阵嗡嗡低语。胖警官走上前来道:“那什么,请两位神医务必移驾,去我们镇上瞅瞅。其他人都散了吧。”

排了半天队的乡亲们一听不干了。“这怎么行啊,警察就可以插队了?我们等了老半天了。”“不给人家看病的,生孩子没屁眼儿!”

最后还是陌岩出来打圆场,“乡亲们不用急,今日天色已晚,我俩明日下午再来就是。”

陌岩和小羽就这么上了警车,这还是他俩来异乡后第一次坐车。车虽破旧,夭兹人身形高大,倒还宽敞舒适。一路经过几个乡村,车外的风也越来越大。瘦警官自始至终忧心忡忡的样子,只有胖警察同陌岩攀谈。陌岩问了他们师徒二人最关心的问题——这一带何处适合外来人居住。

“白鹅甸了,当然是,”胖警察不假思索地说,“靠着岱沙江和富人区,气候也好。那里没人像我们一样查身份,无论你是什么背景,只要够勤快就能活路,没人多管闲事。”

适合外来人?小羽心道,好像陌老师提起过,几年前他有朋友也来这里了,会不会就住在白鹅甸?以陌老师的本事哪里都能生存,他去白鹅甸估计主要是去找人吧?陌老师的朋友们似乎都很厉害,同小羽原先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比如陇艮。

待话匣子焐热了,瘦警官开口问陌岩:“神医能否告知,您二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陌岩轻笑了声,“佛。”

“那是什么?”

是了,夭兹人的世界里没有佛教。小羽插嘴道:“就是家里穷巴巴,自己苦哈哈,专为别人奔波劳碌的大傻瓜。”

话音落,满车都是笑声。

******

半小时后到达一个镇。既然远处能看到摩天大厦,也算城市的郊区吧。天黑后风大,镇的西北两侧各立着十几座巨型风力发电装置,有的已经启动旋转了,还有的静止不动。小羽想起陌岩刚刚说到的“转”,难道指的是风车?风车和瘦警官的病能有什么关系?

车子并未开去警局,而是停在一条人来人往的街边。下车后小羽发现自己站在一家洗衣店门口,大概因为天已黑的缘故,店里的客人都在急急忙忙收拾衣物离开。

“就是这里,”瘦警官示意陌岩和小羽跟他进洗衣店。

而胖警察显然也来过多次了,进门就同柜台后的老板娘打招呼:“吃了没?”

原本满脸堆笑的老板娘一见这二人便如见到瘟神般皱起了眉,嘀咕:“查案查案,我们这里一没偷抢二没死人,整天来查的什么案?”

小羽抬头四顾,既然是洗衣店,主要设施便是十来台滚筒式洗衣机和烘干机。来这儿干嘛?之前陌老师说“转”,指的难道是这里的洗衣机?

“是固定的某台吗?”陌岩轻声问。

瘦警官摇头,“不固定。”

陌岩思索了一会儿,“问老板娘要钥匙,今天夜里咱们可能还要来一趟。”

老板娘一万个不情愿地把钥匙交给那俩没完没了查案的警察。一群人出了洗衣店也没上车,直接到隔壁的饭馆吃饭。都是直爽人,风卷残云地扒完饭,还给小羽叫了瓶橘子水。放下碗筷,瘦警官才开始细说端详。

大概从三个月前起,他每天夜里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感觉自己蜷缩在一个狭小密闭的空间内,整个人随着所在空间在转啊,转,转得七荤八素。

大多数时候他是睁不开眼的,有那么几次成功地把眼睁开了,发现自己是在一台滚筒洗衣机内。这时他就会把脸贴到洗衣机的玻璃门上向外瞧。是家洗衣店,夜里开着微弱的灯光,能看到对面的七八台机器,也不知是不是真有这么个地方。

起先,瘦警官以为过上几天就会没事了,不料除非他一夜不睡,否则晚晚不断地做这同一个梦。怎么会这样呢?先看看能否将这家洗衣店找到吧,如果真实存在的话。于是利用职务便利,瘦警官派属下去镇上所有的洗衣店挨个儿拍照,倒是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出了梦里见到的那家。

“原来是这样,”陌岩沉吟道,“有没有试过搬家?”

“已经搬出来了,怕连累老婆孩子,我自己在外头租了个公寓。没用,还是一模一样的梦。”

陌岩点点头,“今晚我们都住在你那里。等你睡着了,我们再去洗衣店看看是什么情况。”

走出饭馆,街上已寒风四起。远方夜空下那一排排的风车如身着白衣的天女在缓慢起舞。

小羽见陌岩脚步微顿,抬头望他,见他眼中一道精光射向风车的方向,口中又一次吐出那个字——“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啊,你偏头痛啊?我知道那个很烦人的,见过有人把自己蒙在被窝里,说害怕噪音的。我是写着玩的了,不敢乱给你出主意。

你运动吗?Several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regular aerobic exercise can help make migraines come less often and make them less severe. 我现在十分推崇运动健身,对我的身体各方面帮助好大的。

https://www.webmd.com/migraines-headaches/features/avoid-exercise-related-migraines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行医那里是东拼西凑的,只写一两集。你们耶律家才是真行医:)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知道你和沙沙都疼小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1

写得真好!想看看偏头痛有啥可治的,今天在痛:)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这集行医写的有功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就愿看小羽神叨叨的样儿,终于出来了,好过瘾:)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给大家占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