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71章 坏蛋叔叔

(2022-09-21 21:45:51) 下一个

“这么说,”祁哥那副金属摩擦般的嗓音中难以掩饰他的紧张,“在那之后,瞿少校都没再来找过王爷?”

咕噜噜,小羽肚子叫了,她现在又从烤鱿鱼的香味中嗅出了烤鸡翅的味道。别人在上头有吃有喝,她和陌老师泡在海水里,口干舌燥。今晚她刚好穿了身鹅黄色短袖衫,眼下的样子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这个,”缪亲王迟疑道,“怎么说好呢?少校一把年纪,也该退休了。且自打朗顿家倒台后,我们白家要操心的事务日益增多。陛下叫我不要再理那些杂事,另派专人负责与外世界接洽。前不久听到谣言,说那伙人转而去调查位于南阎的蓝菁寺和空处天的天荫湖。”

啪!祁哥一拍大腿,“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敢问祁哥,这些个天脉汇集处究竟有什么古怪?”缪亲王问。

祁哥犹豫了一下,大概觉得不回答不礼貌。“王爷先前也提过,六道是被创造出来的,我们姑且将创造六道的那个世界称作‘母世界’。而母世界要和六道保持联系,类似于计算机同内部程序进行输入输出状态交流,需要通道……”

小羽心里叫苦,这帮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无聊透顶。想问陌岩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又不敢吱声。

“原来如此,”缪亲王恍然道,“瞿少校既然要推翻现有的六道,那第一步就是要切断同母世界的联系。不知这种天脉汇集处,六道中共有多少处?”

“多着了。每个世界有两处,一阴一阳,光天道就有二十八个世界。任何一个世界若是断掉两个天脉,便不再受母世界控制,当然这离‘集体越境’还差得远。几年前位于天荫湖那个就险些被陌岩身边的女人毁掉,还好加藤及时赶到,解决了她。”

什么意思?小羽心中一凛。这是说,陌老师的老婆是被加藤害死的?那个女人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毁天脉呢?

“我也只是好奇,”缪亲王又问,“天脉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要怎么才能毁掉?”

这次祁哥没有回答,含糊地说了句他也不清楚,并嘱咐亲王若再有人去西蓬浮国打天脉的主意,务必尽快通知他。而小羽的肚子又开始叫了,声音大得怕是头顶的坏蛋都能听到。

“饿了吗?”陌岩凑头过来问,由于不敢大声,只能把脸贴近。虽是在问她,目光却不敢注视她,避嫌地望着二人身侧的海面。

前一阵陌岩去伏豸岛执行任务前,将一头白发剪短、染黑。现染色褪去,发梢如覆盖着白雪的松树冠,在她头顶上方伫立于漆黑的夜空之下。淡蓝宝石色的眼睛乍看如孩童般空明纯净,若是盯得久了,眼底那一潭深水又会让人眩晕。这一刻小羽心中冒出个疑问:为何她的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人?似乎同她本来的成长环境格格不入。

“饿了吗?”没得到回答,他又问。

“嗯嗯,”小羽连忙点头。其实,主要是馋的。

陌岩抬起一只手,遥遥指向岸边那座大宅子。只听噼啪声响,宅子似乎被什么从天而降的东西击中,几扇落地大玻璃窗应声而碎。亭中的加藤见变故陡生,立刻腾空朝宅子的方向飞过去。

待加藤离开后,陌岩拉起小羽跃出海面,二人湿漉漉地飞身上亭。此刻凉亭内有三人,除了祁哥和缪亲王外,还有一个负责烧烤炉的仆人。栈桥上则散布着四个持枪伫立的警卫。

在诸人错愕之际,陌岩先是一脚踢中祁哥前胸。这一脚力度可不弱,祁哥口吐鲜血,臀下木椅哗啦啦折断,矮胖的身躯摔到地上。小羽知道陌岩还要对付其他人,主动踏上祁哥胸口,抽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匕首,打开,将匕首对准祁哥的脖颈。

在她做这些事的时候,栈桥上的四个警卫举起枪朝凉亭奔来。陌岩伸手在身旁的餐桌上轻拍,桌上散落排放的烤串铁签被齐齐震离桌面。陌岩接着用极快的手法将空中的签子一根根弹出去。这一阵签雨带着劲力打在前头两个警卫身上,噗噗插入二人胳膊和前胸。二人惨叫,松了怀里机枪。

陌岩赶在机枪落地前飞身而至,接住第一个警卫的机枪,右肘随后上抬横扫那人脖颈,对方软到在地。接着转身旋踢,将第二个警卫踹入海中。而陌岩则整个人向后倒地,避开迎面射来的子弹,同时扳动怀中机枪的扳机,以仰卧之势朝赶过来的后两个警卫射击。那二人中弹落海。

枪声自是惊动了宅子附近的其他武装力量,以及护送亲王前来的几个手下。然而待那拨人踏上栈桥一端的时候,陌岩已将祁哥从地上揪了起来,枪口抵在他脑袋上。

“都别过来!”祁哥扯着嗓子,嘶哑地大叫,“回去,全都回去!”

警卫们只得退回岸上,凉亭里负责烤炉的仆人也沿着栈桥逃之夭夭。

“吃,”陌岩望着烧得炙热的炭炉,冲小羽说。

小羽这才反应过来。好家伙,闹这么大动静不是只为了让她吃烤串吧?当然她可从不跟谁客气,伸手从烤炉上抓起一串烤鱿鱼、一只烤鸡翅。瞧这肥美多肉的大鱿鱼,啊呜啊呜咬下两口,真好吃。再用牙咬住鸡翅,扭头撕下一条鸡肉。很快便干光手中的两串,满脸油光地再去拿新的。

此刻炉子上烤好的肉串剩不多了,还有十几支羊肉串才摆上没多久。陌岩见状抽出一只手,掌心对着烤炉用上真气,火苗登时扑簌簌地从炭炉中往上窜,一股羊肉的香味朝小羽扑面而来。小羽咧着嘴呵呵地笑了,今晚真开心啊。

******

便在此时,一身黑西装的秃头青年加藤踏上栈桥,冲陌岩喊:“我说那谁,你刚刚听到了?没错,魅羽就是死在我手里的,你觉得咱俩这一战少得了吗?择日不如撞日,你放了祁哥,我和你来个公平了断。”

“陌老师,别上他的当,”小羽劝阻陌岩,转而朝着加藤喊:“喂,黑秃子叔叔,谁跟你公平了断?你老板在我们手里呢,我现在命令你自挖双目。你要是不听,我就挖你老板的双目,他回去后不还得再挖你的双目?结果都一样,快动手吧!”

小羽说完,从炉上抄起两串烤肉,将铁签对准祁哥的眼睛比划着。“坏蛋叔叔,我把你眼珠穿到签子上一起烤怎么样?说吧,是保你自己的眼睛,还是你属下的?”

“呃、呃……”祁哥双目凸出,宽大的额头上满是汗珠,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就是自挖双目吗?”加藤脚下不停朝着凉亭走近,左右各伸一只手指进自己眼中,还真的抠了两个眼球出来,捏在指尖,用脸上剩下的一对黑洞瞪着小羽。“挖了,还要怎样?”

小羽差点儿将口中的羊肉吐出来。这家伙难道不是人,是谣传中的仿真机器人什么的?

“小羽,”陌岩神色严肃地叫了她一声,双目中如炭炉般烧着怒火,将手中机枪塞进她怀里,步伐沉重地朝栈桥上的加藤走去。

加藤将眼珠塞回眼中,双臂前伸指向陌岩的时候,已变为两支激光枪。

“你开枪我也开!”小羽警告加藤,将机枪杵到祁哥胸口,“咱们看看谁先死?”

加藤哼了一声,臂上的枪化为一红一蓝两把光刀,朝着陌岩刷刷地削过去。陌岩衣衫被红刀蹭到时,立刻烧出一道焦纹。若被蓝刀蹭到,则砰砰爆响。

唉,还是免不了一战,小羽叹息,还好自己手中有人质。又忽然想起独坐一旁、一身白色礼服的缪亲王。这人大概自知打不过陌岩,自始至终没吭声,像是下决心要置身事外。然而现今陌岩战加藤去了,她得想办法把这家伙也唬住才好。

“王爷,你有个儿子叫咏徽,对吧?”

小羽此言一出,亲王当即变色,站起身来。“你、怎么知道咏徽的?”

小羽哼了一声,“别装傻了。他今晚去行刺我们,说要亲手杀掉仇家的女儿,替他父亲消除心头大患,难道不是你指使的?”

“什么,咏徽他……他现在怎么样?”

小羽撒谎面不改色,“就他那点儿本事,能打得过谁?早被我们扣起来了。不过王爷要是能帮我和陌老师平安离开,我们回去后就放你儿子回家。”

“是是,没问题,我一定尽力,”亲王接连点头。

******

搞定身边二人,小羽松了口气,安心观战。只见加藤正以极快的速度挥舞着手腕上的两柄光刀,舞成一只红蓝交错的紫色光球。陌岩两手在胸前费力地推搡着,将光球如面团一样揉捏成各种形状,使之无法近身。

当然加藤也未落下风,两柄光刀时不时会出离光球,在陌岩胳膊和胸前留下多处流血的刀伤,上身的衬衣已有大半染成红色。肯定疼坏了吧?小羽焦急地想,怎么样才能帮点儿忙呢?

“喂,机器人叔叔,能听懂人话吗?”小羽朝加藤喊道,“想不到,有天我会跟一堆零件说话,回去告诉我们蓖理县的同学们,保准没人信……好心提醒,你不是对手,这幅狼狈样迟早会把电池用光。到时候你往地下一躺,我们大家蜂拥而上,抢头的抢头,掰胳膊的掰胳膊。谁家里若是有啥坏了的电器,你虽不值钱,好歹用来换个保险丝或者垫个桌腿什么的,也算废物利用了。”

“噗——”一旁的缪亲王笑喷了,“小丫头太过分了吧?”

“死泼皮丫头,给我住口!”加藤气得将一柄光刀抽离光球,瞬间变回激光枪的样子,朝小羽这边射击。

小羽早就在防备他动手,闪身躲到祁哥背后。而陌岩趁加藤分神,一脚踢中他下巴。加藤的头像瓶盖一样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后,整个人倒飞入空中。自己伸手将头扶正,再定睛看陌岩,已不见了踪影。加藤皱眉,身子缓缓朝海面落去,两眼射出两道红光,在海面上搜索。

“捅死他!”小羽忽然冲着加藤背后大叫。

加藤猛地转身,然而背后却哪有什么人影?这才意识到上当,已经晚了。从水面某处嗖地射出一把气剑,气剑原本无色透明是看不见的,因破水而出才让人捕捉到它的存在。气剑直没入加藤的胸膛,其力道将他推得连连后退,似乎要将他钉在夜幕之下才会罢休。

而加藤在后退途中,右臂如电钻般快速旋转,变为一支冲击炮,朝着气剑离水的方位射过去一股冲击波。巨浪将陌岩掀离水面,抛入半空。加藤一刻不停,胳膊再次旋转,变为一把散弹枪,朝着陌岩的方向大面积射击。看来是杀红眼了,已经顾不得祁哥还在小羽手中做人质,就是一心要做掉陌岩。

小羽抬起怀中机枪,朝加藤的方向边跑边射击。她准头不行,但也有几枪打中了加藤的头脸,开心地大叫:“快看机器人被我打成筛子喽!废铜烂铁一斤两毛五贱卖喽!”

加藤被她气极,转身将散弹枪对准小羽的方向。而小羽时候拿捏得刚好,此时已跳离凉亭边缘,深吸一口气,身子一沉坠入海中。头顶的散弹均打在了凉亭上。

半空中的加藤这么一分神,陌岩趁机整个人如子弹般向加藤冲过去,一掌击中加藤胸口。他这掌并未将加藤打飞,而是汇集了真气,掌部温度比烙铁还要热。在接触到加藤胸口时,陌岩变掌为爪,一招名副其实的恶虎掏心,将加藤胸中那颗闪亮的机器心脏取了出来,胳膊一甩,朝远方海面抛去。

岂知无心的加藤似乎没受多大影响,双手变为两只铁钳,狠狠掐住陌岩的脖子,将他按入水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你说得对啊!允佳本来就想找哈利波特里的女孩来扮,但她太出名了,还是算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图片选的好,有些哈利波特的感觉,小羽颜色很大智若愚的感觉,这样子女孩最让人没有防备,呵呵。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小羽这张图是日本的演员。。。她和魅羽的样子就是很有“欺骗性”,表面看不出来凶,嘿嘿。

陌老师很正经啊?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陌老师太油头粉面了吧?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小羽好可爱(韩国那位小明星?),但是跟高妹笔下的原型比,缺少刚烈味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