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正文

《魅羽活佛》第257章 篦理县代表团

(2022-08-12 20:07:21) 下一个

陇艮周二从善渊学校回到篦理县。陌岩见他那副兴奋的劲儿就松了口气,允佳肯定没事。

“哦呦,你们家允佳可出息了!”陇艮坐到长椅上,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陌岩刚在厨房里洗了一碟新鲜的杨梅,讨好似的坐到陇艮身边,把杨梅端到他面前。“都怎么个、出息法?”

陇艮尝了个杨梅,觉得味道不错,把整碟接过来。“原来潜伏在方头驹身边的智能人叫加藤,他太太言琳也是暗世界派来的。开始是他助手,后来二人才好上的。言琳于年初混入善渊女子学校做宿舍管理员,头几个月没动手,是想等小羽去后把两个女孩一并绑了。结果小羽一晚上还没待够,就偷着跑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陌岩陪着小心地问:“那后来呢?”

“小羽逃走后没几天,言琳半夜三更来到允佳宿舍,以为允佳睡熟了,想用迷药将她弄昏再带走。谁承想以允佳目前的修为,已能在睡梦中保有一丝空明灵性。一掌就将言琳击伤,随后跑出屋叫人——”

“等等,”陌岩打断他,“允佳竟然能在睡梦中感知周遭事物了?当真是名师出高徒。只是这样的话,小羽和她睡同一宿舍,怎么还给跑了?”

陇艮咧嘴冲他一笑,嘴唇和牙齿上是杨梅留下的斑驳红色。“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小羽前世是她养母,她怎敢犯上?”

怪不得大家都说允佳懂事,陌岩心道,懂事得让人心疼呢。

耳中听陇艮接着说:“自打小羽走后,兮远多派了两名天官去学校做行政人员。再加上原有的人力包括七仙女中的三姐妹,言琳自然不是对手。众人拿住她后给关了起来,上报兮远,等候处置。结果加藤听到消息就赶了过去。

“这个加藤倒也耐得住性子,换成别人有他那么大的能耐,担心太太安危,早就一路打进学校了。他悄没声地在校外守了一天一夜,最后绑了个外出买日用品的女老师,把言琳给换了出来。”

陌岩点点头,加藤确实沉得住气。现在想来,自己一登上伏豸岛,又或者刚去朱家做司机的时候,加藤对他的举动便了如指掌。依然能不动声色,布好陷阱等他往里跳。只是不知此人目前是回到方头驹身边了呢,还是又去新的地方换了身份。

“不说这些了,”陇艮将空碟子放回桌上,有些摩拳擦掌地说,“哎,我这次打听清楚了,善渊比别的学校晚放假一个月,是因为期末考试耗时长。先把政府统一教学大纲的内容测试一遍,那之后呢,还要考武功和修行方面的内容,这里头又包括文试和武试。”

陌岩现如今是正规编制内的教师,对各种新奇的教学和考试方式都颇感兴趣。“说说,怎么个文武考法?”

“学校目前学生不多,文武专项考试只分一个初级班、一个中级班。中级班这周考,初级班下周考。武考就不提了,连文考都不是传统笔答方式,更类似于咱们佛学院会试中的抢答和辩论。”

陌岩听了微微蹙眉,“真的?这也包括低年级的学生?”以他自己做老师的经验,那么点儿大的小女孩儿,不要说当着老师们的面抢答辩论了,就是指名道姓让回答问题,也会有不少战战兢兢、噤若寒蝉的。说到半截开始哭的都见过。

当然,他家捅刀子那位没有怯场这一说。

“我也这么问了呀,”陇艮两掌交叠,啪地一拍。“和我说,他们善渊学校培养的都是未来女性中的领袖和精英。领袖不比寻常书生,胆识是头等重要素质。除此之外,头脑冷静,思路清晰,当众表达自己的观点时不怕出错,敢于挑战权威……这些若做不到,就算武艺高超,也还是打下手的命。”

话是不错,陌岩心道,也得看天性吧?有些生性温顺善良的女孩,也不必非朝这方面塑造。

“对了,我说陌老师,”陇艮郑重又迟疑地说,“兰馨她们告诉我,比试那几天六姐妹都会到场,大家、那个……想请你把小羽也带去。姐妹们平时不能随便来篦理县看小羽,这次机会难得,希望你能体谅和成全。”

“什么?”陌岩摇头,“不可能,我不会去的。”

上一世的姐妹想见小羽他当然能体谅,况且他这一年都没管过允佳的学习,也想去瞅瞅她目前的进度。然而小羽刚被她们弄去善渊学校一回,还给暗世界的人知晓,搞了些麻烦事出来。这才回来两天,陌岩已从黄老师家借了本丹药书,想着跑去半山腰最喜欢的那块青石上坐下,静静地读几天书呢。又要他外出,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况且小羽是从那儿逃出来的,她也不会再愿意回去,”陌岩生硬地说。

“那可不一定,又不是让她回那里念书。外出旅游,小朋友们哪有不喜欢的?不信你问她。”

“就算她肯,我一个男老师带着女学生跑去别的学校,给人知道了算怎么回事?”

“这个,姐妹们都考虑到了,”陇艮冲他眨眨眼,“已经给你们主任发了邀请函。说是想请最近在省城看图说话比赛中拿奖的小朋友,去他们那边介绍经验,到时会派车来接。因为是女子学校,不请柳大宝请卫小羽,也算合理吧?你要不去,别的老师可就代劳喽。”

这下陌岩有点儿恼了,他一向不喜欢别人来安排他的生活。然而真的让别的老师领小羽去,又不放心。“明天先问问她再说。就算去,我们也不住那里,更不坐他们的车。”

******

第二天早上,陇艮找吴老师筹划新房的事,陌岩也就一并跟了过去。

小羽回篦理县后的几天暂住在吴老师的教工宿舍,小羽原来的家下个月会成为新夫妇的新房。卫父搬去城里时没带走多少东西,小羽以后还住自己原来的屋,吴老师让她挑几件喜欢的家具留下,其余的破烂扔掉。之后雇人来家里粉刷墙壁、布置新房,陇艮则要陪吴老师去城里挑选家具。

小羽之前被人贩子捉去受了些苦,小脸蛋子有些凹陷。陌岩二人进院子的时候,见她坐在小凳上,左手抓一根大油条,右手拿着木棍儿。面前的纸盒里,十来个刚孵出来的小黄鸡在啾啾个不停。

“不许欺负人,”小羽用棍子戳了一下当中的某只小鸡。

“小羽,”陇艮走过去,蹲到盒子一旁,“陌师伯又来看你了。”

陇艮现已回复自己本来的模样。小羽一番拷问后,才勉强接受这就是原来那个“陌师伯”。陇艮随后将善渊学校的事讲给她听。

“怎么样,你想和陌老师一起去吗?”

小羽听到这句问话时有些紧张,“我也要参加他们的期末考试?”

“那就不必,你们只是去访问交流。”

小羽松了口气,嘴角泛起狡黠的笑。“陌师伯,没人喜欢挨揍。但要是看别人被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小丫头,站在一旁观望的陌岩又气又笑地想,好事不见她积极。

之后的几天,吴老师帮小羽收拾了行李。托陇艮问陌岩要不要给小羽置办两套体面的衣服,别让人看不起乡下来的娃。

“不必,就穿平常的裤褂和布鞋好了,”陌岩说。

善渊学校本是兮远为小羽建的,谁敢瞧不起她?再说了,有些人天生自带光环,穿得朴素些正好韬光养晦。

于是在一周后的某个早上,陌岩一身乡村教师的打扮——上穿铅白色衬衣,底下一条解放蓝水洗裤,脚蹬千层底白边黑布鞋,去吴老师家接了小羽,将她的行李同自己的一齐挎到肩上。而小羽还是背着她的大书包,一侧兜里揣着父亲给的水壶,另一侧是在伏豸岛上当鞋穿被踩毛忽了的手套,裤兜里则塞着小大宝送给她的弹弓。

六月底的山区,漫山遍野各色的喇叭花。陌岩同她走在山路上,起初担心只有他二人会诸多尴尬。他忘记小羽大前世是只鸟了,在他佛国的家里就叽叽喳喳一刻不停。

“陌老师,你究竟为什么要搬来篦理县?”

陌岩扭头瞅了她一眼,不想对她说谎。“因为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前者说的是陌岩喜欢的环境,后者,自然是身边的这个小人儿。

“陌老师,咱们这次代表学校外出访问,是不是就像……就像腾飞武术队来咱们这里表演一样?”

“嗯,差不多吧,”陌岩说。当然他心里清楚,访问只是个幌子。

“那他们要是让我上台讲故事,我讲什么?七仙女和董永的故事,好不好?”

不好,七仙女就在台下坐着。

“还是讲你和人贩子们斗智斗勇的故事吧。你听过评书吗?讲生动点儿。”

“评书……”小羽半晌没吭声,陌岩还以为她卡壳了。过了会儿听她道:“陌老师,咱这第一回就叫——农家女独闯伏豸岛,蛤老大闷吃哑巴亏,你看怎么样?”

******

二人出了山,沿着大路走去火车站。没走久见一辆黑色加长型轿车远远驶来。这条通往篦理县的公路上向来是驴车马车汽车混行的,陌岩估计有史以来还没承载过这种级别的豪车。唉,还能有谁?

果然,车在二人身边停住,冲下来五个盛装打扮、风格各异的美女,看得人有些晃眼。姐妹们不由分说拉着小羽上了车,到这份上,陌岩也不好坚持了。

车里如一个小世界,栗色的长皮椅沿着车两侧排放,头顶是柔和低调的嵌入式顶灯。车尾横放着一座大屏幕电视,此刻是熄了的,两侧有冰箱和酒柜。

小羽被簇拥着坐到兰馨和浅芸中间,因为人太小,两脚高悬,气势上可是不输周围的绝色美女们。别人打量她,她也大方地望回去。

陌岩则尽量坐得远些。这些师姐妹中也就大师姐能说上话,其余的只会让他头大。当然大师姐现掌管天庭众女仙,不可能有这闲功夫来接小羽。

“呦,姐夫这排场可越来越大了,”车开后,穿鹅黄色吊带裙的兰馨冲他说,“得大伙儿亲自来请。”

看看、看看,陌岩心道,当着小羽的面也不知道收敛一些。然而兰馨帮他养大的允佳,陌岩不敢顶撞她。

小羽闻言一愣,望了望陌岩,问兰馨:“被陌老师克死的老婆,就是你姐姐吗?”

诸女闻言,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得岔开话题:“小羽,我们那里不好吗?上次你为何要跑掉?”

这话陌岩竖耳倾听,想知道小羽会不会再把她的动物园理论搬出来。

“是你们学校那片地方不好,”小羽说,“附近有好多人贩子。我和陌老师欢迎你们搬来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篦理县。要是我们学校不需要那么多老师,你们还可以跟陌师伯学习养蜜蜂。”

几个姐妹闻言,笑得花枝乱颤。

陌岩这时想起陇艮不久前说的,善渊学校要培养的女性领袖是有胆有谋,遇事不怕出头的巾帼英雄。他家小羽可以说天生就具备这些素质,同时还有一条更为罕见的,便是男人都少有做得到——

能于弱势中迅速掌握时局,并反客为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对,她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就和咱们一样。也许有时候灵光一现,deja vu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小羽一点都不记得前生吗?她能不能感觉到陌老师曾经是谁?

被陌老师克死的老婆,就是你姐姐吗————就喜欢她那股冲劲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