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个人资料
正文

第188章 扫雷

(2021-12-07 22:00:40) 下一个

魅羽听到背后的声音,并没有即刻转身。在一刹那的功夫里连转几个念头,最后凭直觉选了她认为正确的做法。

她先是将手中的电子板搁到面前的桌上,起身离座,站到一旁。跟着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将头磕在地板上。身子依旧匍匐在地,口中说道:“晚辈魅羽拜见大师伯。”

直到此刻,她也没看清此人的长相,不过看不看有什么关系?反正这人她肯定没见过,单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判断,其修为可谓名副其实地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倘若她对此人的身份没有估错,那磕个头真的不算什么。即便她的兮远师父在此,也只能以晚辈自居。

“师伯……”来人缓缓踱了两步,并没叫魅羽起身。“要说我们兄弟三人中,我一向不怎么露面。风头最胜,活得快意恩仇、至情至性的,要属二弟。三弟为人随和,沉迷丹药,有时甚至让人觉得有些迂腐,其实他才是智慧超然、洞察世事的那个。只是这次为何要收你这个挂名徒弟,倒是让我想不明白了……起来吧。”

这番话,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不用说,以元始天尊的修为,若是不想别人捕捉到他的气息,像魅羽这种级别的修行者是不可能感知的。即便陌岩和荒神,也只是隐约察觉到此处有个令人敬畏的存在。

魅羽暗暗舒了口气,还好刚才及时行了大礼。她年纪轻轻却已出生入死无数回,靠的并不全是智慧武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对“人”的一种直觉上的把握。这种素质既是天生的,也会通过一次次的磨练得已加强。

站起身,见天尊已经走到办公桌后坐下,她便也坐回刚才那把椅子里。终于有机会看清对面的人,不会吧,这个人她居然见过?这不是大半月前随她和境初一同坐火车前来西蓬佛国的那个老头子吗?要说人的相貌五官,也真是神奇。同样的鼻子眼儿,在火车上是个风烛残年的糟老头子,此刻却威严得让人不可逼视。

魅羽不由想起三清中的另二尊。同风流倜傥的玉帝,以及仙风道骨的兮远师父比起来,这三兄弟都不算美男。灵宝的样子几乎是按照相书里至福至寿的标准长的,什么天庭饱满啊,下巴圆润啊,反正你能想到的他都符合尺寸。

太上老君则是寒谷道长那种类型的。这二人都是目光清澈,笑容温和,智慧又不失朴实。有道是相由心生,这几人的性情同外貌基本一致吧,确实是道家至尊的样子。

元始天尊则与那几人完全不是一类。他的样子怎么说呢?更像魅羽在科技与商业发达的高阶天界里见过的那些社会名流。头型较长,脸颊削瘦,无论哪方面都与“圆润”不沾边。两个兄弟是大而明亮的眼睛,灵宝单眼皮,老君双眼皮。元始天尊的眼睛要细长些,单眼皮,外眼角处微微下弯,透着坚毅和老辣。没有挽髻,脑后扎着个马尾,体型健硕。虽然穿着绅士风格的白衬衣灰长裤,抿嘴一笑时颇带攻击性。

“师伯您想必误会了,”魅羽收起先前与松尼谈话时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变得老实乖巧起来。“老君师父人好,被我软磨硬泡一番,就收为徒了。反正也只是挂个名,没认真学过几天,还不如我从您二弟那里偷学来的东西管用。”这倒是实话,阴阳鱼和移山术算是魅羽看家法宝里最有威力的两招。

元始天尊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丫头可真是小看我三弟了。他好歹位列三清,若是随便什么人拜师他就肯收的话,兜率宫早被挤爆了。他肯给白送你个名分,我猜,要么是看兮远的面子,要么与你那位佛陀男友以及他的师父有关。”

是吗?魅羽眨着眼睛想了想。若说是看在燃灯佛祖的面子上,倒有这个可能。可她的鬼道授业恩师兮远,一向被那些自命不凡的天官们瞧不起,为何老君反倒会给他面子?

耳中听天尊问道:“你袖子里藏了个指南针,是打算使天星术逃跑的?”

魅羽一愣,这都给他猜到了?没错,她原本计划着用翼宿诀由南方天空取火下来。先前用灵识探过,研究中心上空虽然罩了个结实的大玻璃罩子,上面有不少碗大的孔洞用来透气的。

先将火种引下来把湖边的花园和草地给点着。那些楼里当然有自动灭火装置,但她原本也不志在烧楼。在这种封边的空间内,一旦起了烟火,人的呼吸便有困难,气温也会迅速升高。到时肯定会将罩子打开一部分,她便一跃而出。现在计划被元始天尊识破,恐怕要另谋他策了。

“我不在乎的,”天尊说道,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

“什么?”魅羽没反应过来。

“我不在乎由谁来做下一任玉帝。”他目光炯炯地望着她,“现任玉帝生日宴上的那坛醉仙酒,是你兮远师父酿的吧?”

******

下沉。

陌岩的法身盘着腿,在自己的思海中不断下坠。白日里纷繁的念头越来越稀疏,如同夜幕下不断离他远去的灯火。然而总有几个念头挥之不去,如缠人的萤火虫在他身边飞舞着,与他一同下坠。

——魅羽在哪里?

——那个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师兄目前被困在兜率天,有否感知到我的存在?

灵识清楚地看着这几个念头,这就叫“观”,又叫“照”。有道是止观不二,对这些力量大的念力,既不能跟着它们走,也不能刻意去驱赶,两者都是着了道、起了分别心。若要“止”,内心须一片空明,流云瞬息万变,而昊天如如不动。只要心不随念头跑,念头也就拿自己没办法。

就这么在夜幕中匀速下落。过了会儿,身下的大地缓缓亮了起来。此处并非人道中真实存在的国家或地区,大地便是注册表。从高空望下去,能看到百千万亿条发着暗绿色荧光的细线,如同一大条复杂的线路板。线中偶尔会出现亮点,每个亮点对应当前生活在人道中的一个人。

随后下降之势便止住了。从下方大地升起一股看不见的张力,将他托在半空。此刻的陌岩若是有“重量”的话,大概相当于一只瓷脸盆。这已经不错了,换成修为普通之人,会如一片羽毛般轻盈,终其一生也无法下落到此处。然而若要成功降落到注册表上,重量至少得翻倍。这怎么办?他此刻的修为比佛陀时大打折扣,要如何来增大重量?

陌岩睁开眼睛,扭头望了望裹着毯子、睡在软草丛中的小女娃。还好有允佳在,他的运气可真不错。依旧盘着腿,朝她那边挪了挪,将一只手轻轻搭在她额上,带着允佳一同入定。

再次进入思海后,允佳在他灵识中变成一团柔和的亮光。婴儿还未修行,谈不上法身,但他俩的下降速度却比刚才快了一倍。入定这玩意儿,心思越单纯、涉事越浅,做起来就越容易。允佳才出生一年多,原本就离天然质朴的状态不远。现处在睡梦中,其内心空明的程度同高僧大德相差无几。

没过多久便回到刚才被阻的那个地方。这次大地的张力没能将他二人挡住,速度虽放缓,但终究在下降。脚下绿线遍布的大地越来越近了,离地还有几丈的时候,斜里一股力量将他倏地吸过去,双脚踩到一个亮点上。这个亮点代表的便是人道中的陌岩,同时也是境初,因为境初本就是他的分身。

至于允佳,已被她自己的亮点吸了过去。这倒不用担心,陌岩只须将真实世界里搭在允佳额头上的那只手移开,他二人便会瞬间出定。

陌岩这时转身四顾,发现连着自己的有三四十条绿线。他猜这些线大部分是境初的,是境初在人道同龙螈寺、蓝菁寺那些僧人的联系。任何相识过的人之间,都可能有这么一条线连着。按照六道中的因果关系,有连线的,代表缘分未尽。若是再也不会往来,线便会断掉。

还有少部分线是属于陌岩自己的吧?除了魅羽和荒神,应该都是来西蓬浮国后结识的。至于他在上一世——在龙螈寺做堪布那时候——曾有过的联系都已断掉了,因为那个陌岩已经不在世上,便不可能再和谁有来往。幸亏如此,否则得成千上万条吧?

但即便只有三四十条,挨个儿找下去,既费工夫,也耗内力。这还没开始呢,一种疲惫感便占据了陌岩的心头,更准确地说,是厌烦。本来他想处理完眼前的事就去找师父和师兄,现在却只想带魅羽回佛国的家,再也不理这些麻烦事。

******

玉帝……魅羽明白了。怎么,难道兮远师父竟然想做玉帝?再一琢磨,那些曾有过的疑问好像一下子都能解释通了。

在陌岩下凡前,元始天尊和燃灯打了个赌,倘若陌岩能在这次渡劫期间成功找到“老婆”,那下一个千年就还由佛门来决定六道中的大事。兮远明知魅羽上一世是陌岩的宠物鸟,二人的情侣关系曾在佛国闹得沸沸扬扬,还偏要把魅羽送去龙螈寺。明面上是为了什么曼珠沙华宝花,又或者与殁天枢有关的那句话,以及让魅羽显露实力才能成功嫁入张家,等等。

后来事实证明,这些都不是兮远所关心的。他就是故意要让道门输给佛国,把灵宝给逼出来。而魅羽又刚好配合地拿什么“不恋爱、就变态”等话来刺激灵宝,让他重历当年王母被玉帝夺走之痛。

玉帝上次过生日,王母给他喝了“醉仙酒”,导致他当晚修为暂失,才在睡梦中把当年用下三滥手段拆散王母与灵宝之事给漏了出来。王母不是说这酒是大梵天人送吗?怎么竟然是兮远师父酿的?

魅羽仔细搜索记忆,貌似最后一次回鹤虚山居住,确实见师父在学酿酒。当时问他,他只说寒谷道长喜欢美酒,是用来招待他的。恰好当时寒谷真的千里迢迢赶来鹤虚山替钱筠提亲,所以魅羽也就没有多想。

这么说来,玉帝和王母竟是兮远拆散的?王母同灵宝私奔后,玉帝几近崩溃,这才将嚷嚷了很久的退位一事摆到台面上。至于那几位玉帝候选人,无涧虽然有能耐,但大家认为他“长得太差”,无法代表天庭的颜面。乾筠本是张家后代中公认的玉帝继承人,谁知夭玆人入侵六道后天官们惶惶不可终日,乾筠这种老实巴交的君子便不再被看好。

还有谁?接下来要属境初了吧?貌似灵宝十分欣赏境初,甚至主动提出收境初为徒。原因嘛,灵宝自然知道他是陌岩的转世,再加上境初自己作为空处天皇帝的亲信,能调动高阶天界的军事和科技力量来保卫六道。这么一看,境初还真是最有希望的那个。

可境初是她魅羽的未婚夫啊,他敢跟岳丈大人争吗?而且以魅羽对他的了解,他压根儿也不会稀罕这个角色。六道至尊是不假,可境初向来不追求这些。让他成日家杵在九重天上的凌霄宝殿里批改奏折,没几天就得撂担子。

不仅如此,当初兮远同灵宝和普仞王共同策划了鬼道叛乱,打上天庭,魅羽和姐妹们只道那是灵宝仇恨玉帝所为。但若是没有那次叛乱,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七仙女选拔赛。明面上的七仙女是王母的使女,实则是交际花,专为天庭笼络六道中各个天界的势力。现如今的七姐妹都是兮远的嫡亲弟子,这对兮远的竞选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想到这里,魅羽冲天尊明媚地一笑。“师伯是说,您会支持我兮远师父竞选玉帝?”

就算一切都是兮远的谋划吧,她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那又怎样?倘若没有兮远,她魅羽这辈子都是鬼道中一个没读过书、更不知修行为何物的贱女子。命好的话嫁去同样贫苦的人家,命差被卖去做鬼妓。或许魅羽没有多少忧国忧民之情怀,但知恩图报(当然有仇也必报),是她做人不可动摇的准则。既然兮远有这种抱负,她巴不得能为他多做点事,助他早日得偿所愿。

“师伯,客观来说啊,我师父无论心智、眼光、气度、决断力,比不上您哥仨,还比不上那些白拿俸禄的天官们?不比现任那位风流成性的绣花枕头强多了?当下六道正值用人之际,出身低微些有什么关系?都说事在人为,师父他若不自己谋划,难道还会有谁帮他不成?”

“丫头可真会顺杆儿爬,”天尊一边说着,一边拍了下面前的办公桌面,一块尺宽的内嵌触屏亮了起来。“六道里面随便你们怎么闹腾,谁做老板我不管。当初燃灯与我打赌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定有后招。这家伙看似嘻嘻哈哈、为老不尊,实则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是吗?魅羽忽然有了个念头,莫非她和陌岩的关系是燃灯透露给兮远的?

“只不过我并不在乎六道中是什么秩序。我的职责,是要保证这个大轮子年复一年地转下去。修为高的可以自己蹦出来,但若有谁吃碗面反碗底,要毁了六道,那就是自己作死。”

******

“职责,谁给您的职责?”魅羽装作不经意地问。

一道精光从天尊的眼睛里射过来。“丫头,你大概是跟着那帮男人混久了。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安全,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一点就透。你虽时不时说些狂妄大不敬的话,我不跟你计较,因为你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能力。”

这话说得魅羽心中一凛。她没那个能力,可陌岩有,荒神可能也有。“师伯,有那能力的,也未必一定会去做。”

天尊哼了一声。“亏他们当你做红颜知己,你还是不够了解男人。你认识的这些正人君子,包括乾筠在内,连同长你一辈的寒谷、鹭灵等人,都不贪图富贵功名,不欺凌弱小、攀附权势,但有一点——他们都很骄傲。骄傲到无法容忍任何人神来左右他们的意志,决定他们的命运。这些人若是有机会挑战‘上苍’,是定然不会放过的。”

魅羽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天尊又接着道:“我原本在犹豫如何处置你。来这里的火车上,见我被荒人迫害时你能挺身而出,证明你是个侠义之士,只是嘴上不认罢了。这才决定把你弄到这里来。”

说着,他背后墙上的那块屏幕又亮了。这次显现的是些绿线,当中夹杂着白色的亮点。伸手抹了下触屏,有一个亮点被迅速放大。这个点连着几十条绿线,当中有一部分在微微颤动。

“我说什么来着?”天尊语带讥讽地说,“这就是你家那位佛陀,居然钻进人道的注册表中找你来了。”

又敲了几下触屏,那组绿线中有四五条变成红色。

“正常情况下,每条线的另端连着个人。现在有几条被我换成一种毁灭装置。”

“类似地雷是吧?”魅羽问,“如果引爆,真实世界里的肉身也会跟着死吗?”

“岂止肉身?会形神俱灭,从此六道中、六道外再无此人。至于是先找到你,还是先引爆当中某颗雷,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不过谁让他跑进注册表里来了呢?自找的,怨不了别人。”

“你他妈才自找的呢!”魅羽尖声叫道,目光如剑般射向对面坐的六道至尊,“把我从紫洇湖绑到这里来的,也不知是哪个孙子?”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