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82章 家有悍妇

(2021-11-11 21:41:01) 下一个

“要我说,凡事不好做得太绝,”一个温婉的声音劝道,“朗顿家被赶出首府,折兵损将,已经翻不了身了。那个孩子就让他们带走吧,不带走又能怎么样呢?我虽然一直想要个女儿,想给咏徽添个妹妹,可这个女娃,我……每次见到她,我会心中有愧的。”

“妇人之仁,”缪亲王说道,“这掉脑袋的事,要么不做,一旦开始就要干脆利落、永绝后患。那一男一女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修为何其了得!趁我们现在借了瞿少校的外天兵和先进武器,赶紧除掉他们。一旦外援离开,这俩人何时想要取你我的首级,便如探囊取物。至于那个女娃,自然是……会给她安排个好去处。”

趴在窗外的魅羽听到这里,暗哼了一声。她可不是缪王妃这种养尊处优的良善女子,缪亲王是什么打算,她清楚得很。作为诱饵的小允佳其利用价值一旦不复存在,就会被斩草除根。只是怕夫人听了伤心,才没说实话罢了。

接下来,缪亲王的语调变得兴奋起来,“对了,我派去清理朗顿庄园的人传回话来,说已经找到龙辛草,等开花后就可以摘了给你治眼睛。这帮卑鄙小人,先前我求了他们那么多次,愿出任何价钱买来给你治病,就是不卖。哼,所以说,他们活该有今天!”

先前魅羽暂别老亲王和荒神,闪进洗手间。虽有银蟾蜍在身,但要从五楼的东翼穿过中部,再去到关押允佳的西翼,得经过两扇锁着的大铁门,门前还有警卫把守。这时候若是硬闯,必然会打草惊蛇。她的计划是隐身后从洗手间的窗户里出去,一直飞到大楼西面,再找扇窗户入内。

来到户外,天色已微明。当她飞过一间亮着灯的窗户时,灵识中探得缪亲王在里面。于是停到窗外,刚巧听到他同夫人的这段谈话。原来这个缪王妃眼睛不好,怪不得昨晚没在公公的生日宴上出现。唉,要说这两家人斗了那么些年,新仇叠旧恨,朗顿家不愿给药也在情理之中。

正暗自思量接下来的策略,屋里有敲门声,缪亲王被叫走了。魅羽登时有了主意,一只手从屋外贴住窗户,调天地之气,拨开里面的窗闩,再将一扇窗打开。缪王妃察觉到有风吹进屋,从椅子里起身,朝这边走来。从她走路的姿势上可以判断,她的眼睛多少能看到一些光亮,但高度近视的程度同铮引在没有天眼的情况下差不多。

魅羽待缪王妃靠近时念了句老君的咒语,将她软倒在地。跳进屋后再点了她的睡穴,抱进卧室里间的床上,盖好被子,伪装成睡着了的样子。这才捏了个摄心术,顶着缪王妃的容貌,气定神闲地从正门走了出去。

来到通往西翼的铁门处,警卫冲她行礼,开门放行。西翼走廊两侧隔几步就有全副武装的士兵,怀里抱着的新式枪支应当是从瞿少校处借来的。囚禁允佳的小屋在走廊尽头左手第一间,魅羽来到门口,冲守门警卫说:“把门打开,我想看看那个小女娃。”

警卫向她敬礼,却并不开门。“夫人,少殿下有令,无论谁都不能入内,包括您和老殿下。”

魅羽点点头,“既是这样,我就不进去了。咏徽有个飞机玩具落在里面了,你们谁进去给我找找?”

她昨晚刚进宴会厅时用探视法找到允佳,曾见一个小男孩将自己的飞机模型留给放声大哭的小女娃。男孩多半是缪王妃口中的咏徽。

两个警卫闻言互望一眼。发话的毕竟是王妃,再说这个要求也不过分。于是一个警卫从腰间取出钥匙,转身开门。魅羽预备着门一开就放倒二人,冲进屋内。只要允佳到了她怀里,再怎么同外面的人干仗她都不怕了。至于陌岩,此刻应当在藏酒阁同昭亲王、郡主和荒神在一起。藏酒阁门口虽然也有人把守,但他一个人无负担,想脱身还是办得到的。

然而就在她要出手的时候,附近一间屋的门开了。缪亲王走出来,诧异地望向这边。“夫人,你怎么过到这边来了?”

魅羽扭头冲他笑笑,“才想起来,先前咏徽的飞机忘在里面了,他让我有空回来帮他取。”

话音刚落,警卫已返回,将手中的飞机递给魅羽。这样一来,魅羽只得接过飞机,转身朝卧房的方向走去。既已得知钥匙就在其中一人身上,待会儿再找借口回来一趟,制住警卫便可。却不料被缪亲王拽住手腕。

“来我书房坐坐,喝口茶吧。”

******

魅羽没辙,随他同去书房。心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小子绑了,叫拿允佳来换,还省事了呢。

书房不大,布置得很温馨。想起四楼那间被她破坏通缉犯画像的屋子,也是类似书房的摆设,门口有守卫。看来四楼那间是缪亲王处理公事和见客的地方。这间离卧房近,是他的私人活动场所。

缪亲王同她在一张圆桌旁坐下后,长舒了口气,替她斟了杯热茶,道:“那些糟心事你就不要理了。我知道你嫌这里吵,再忍忍,等我处理完朗顿家的事,我们就回墨湖过新年。”

魅羽貌似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实则在偷偷观察缪亲王的面部表情。脸同身子都很瘦,精致的双眼皮大眼睛带着些许孩子气,只是眉毛过于细弯了些,要是再粗点直点就好了。

先前她在屋外偷听夫妻二人对话时,无法确定这个男人对妻子的关爱是否真诚。妻子重度近视,男人若是表里不一,只需甜言蜜语,脸上的神情不必做足。然而此刻缪亲王望过来的眼神,像在看一样珍贵又易碎的心爱之物。这家伙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待老婆倒是真不错。

算了,还是想想接下来如何下手吧。要放倒眼前这个凡人并不难,但之后还得带他走路,总不能背着他。最好是先点他的穴,想办法弄把枪啊、利刃什么的架到他脖子上,再解了他的穴道让他跟着走……

正想着,见缪亲王的右手搭到自己左肩上揉着,像是有些肌肉酸痛的样子。魅羽心道机会来了,起身走到他背后,将飞机玩具收入怀中,开始装模作样地给他捏肩膀。话说她手上的皮肤不久前才被灼伤过,这么一活动疼得她龇牙咧嘴。

“你干什么?”缪亲王转身,惊恐地望着她,“你、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魅羽也愣了。“怎么了?我不是你老婆吗?”老婆给老公按摩,或者反过来,不都是天经地义的吗?

缪亲王有些难为情地说:“可是……这种事让下人做就好了。”

魅羽两眼一眯。“谁敢碰我老公,剁了她的手!”

见面前的男人打了个冷颤,魅羽这才意识到,人家缪王妃肯定是大家闺秀出身,不比自己这种悍妇,估计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狠戾的话。正琢磨该如何收场,听见有人敲门,心里不由得可怜起这对亲王夫妇来。这种大家族的夫妻是不是随时都会被人打扰,想关起门来独处一会儿都不行?

缪亲王起身开门,见一个属下神色慌张地站在门口。“启禀少殿下,藏酒阁那个男客人和荒神大人,刚刚一人拿着一瓶血酒走了。到了楼下大门,荒神大人却偷偷让下官转告少殿下,说另外那个客人就是您要找的通缉犯。”

缪亲王一怔,“果然是他,那还不赶紧去追?不必捉活的,提人头回来见我即可。”

属下面露难色,“可是……郡主也跟着他走了。”

“郡主?”

属下的嘴唇动了动,估计是想说“私奔”二字,但又不敢。

“混账!”缪亲王一拳捶在大腿上,“这个不省心的贱妇,就会在节骨眼上添乱。”一边骂,一边随属下快步冲向楼梯。

魅羽强忍住笑。刚开始听到荒神告密的时候她还奇怪,不至于吧?荒神虽说不能确定是敌是友,但若看她或陌岩不顺眼,抬抬手就能毙了他俩,哪里用得着向缪亲王告密?

跟着才想明白,自己在这边的一举一动,荒神和陌岩自是了如指掌。荒神不愿与白家撕破脸,而以他的修为,没理由看不破陌岩使的障眼法。现在这么一告密,撇清了自己不说,缪亲王得知目标拐了他二姐跑了,肯定会追出去。这样一来岂不是为魅羽创造救允佳的机会?可谓一石二鸟。

令她想不通的是,老亲王此刻又在何处呢?这老头虽然正直和蔼,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不糊涂。怎么可能眼看着女儿同陌岩私奔?除非是想帮着他们救走允佳。

总之眼下顾不上想这么多。缪亲王已带人离开,她可以放手干了。先用咒语将走廊和允佳门口的警卫迷晕,钥匙到手后打开门,将熟睡中的小女婴抱出屋。再闪身回到刚才的书房,带着允佳从窗户飞出去,前后不过眨眼的功夫。

******

楼外天色已大亮,只是太阳还被挡在玄黄山之后。魅羽身在半空,遥遥见一队骑兵出了树林,在大路上朝南方行进。于是也抱着允佳追过去,发现骑兵前方的街上还有三辆军车在追一辆敞篷车。看来陌岩出门后已料到身份会暴露,便带着郡主抢了辆车。追他的士兵骑兵手里都拿着枪,却没人开火,大概是怕误伤他身边的郡主,或一枪打不死他,导致郡主被报复。

这家伙居然会开车?魅羽觉得不可思议。佛国里有汽车吗?他平时都在哪儿练的?还开得挺快的嘛。

低头瞅了眼怀里的小允佳。女娃不知何时已醒了,昨晚手里一直攥着的白布条没了,可能是睡着后丢在床上了。此刻正吮吸着手指,用红肿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魅羽,目光中带着惊疑不定。荒神离开首府后,给魅羽施的障眼法便消失了,不知允佳能否认出脸上缠着纱布又戴着面罩的她。

“允佳忍忍啊,”魅羽以少有的温和语气冲她说。从气味上判断,婴儿尿了又拉了,她目前抱着的是团小屎包。“等出了城就给你换尿布。你妈妈没有了,可你还有我这个小姨,你姨可厉害着呢!谁也欺负不了你。”

世事难料啊,同这个非亲非故的小娃总共见过两次,现在却成了她最亲的人。又想起怀中还揣着个小飞机,是那个叫咏徽的小男孩留给允佳的,便取出来塞给她。允佳将飞机握在手中仔细打量着。魅羽忍不住感慨,白家和朗顿家原本算是门当户对的两个家族,要是不这么打打杀杀,结个亲家多好呢?

一边胡思乱想,已追上了头里那辆车。魅羽抱着允佳一个猛子从半空扎下去,坐到陌岩和郡主的后排。郡主还穿着她那身华贵的粉色礼服,发髻有些凌乱,脸上的妆也花了。听到背后有动静,不悦地回头瞅了魅羽一眼。

陌岩则像完全没注意到后排多了人。静静地开了会儿车,却又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叫道:“哎呦,我的左肩膀好酸痛!”

“怎么了?你没事吧?”坐在他右边的郡主关切地问,“待会儿停车,我帮你捏捏?”

魅羽的脸若不是被层层包裹着,此刻早就红成猴屁股了。显然,她在王府的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过他的灵识,这是在揶揄她给缪亲王捏肩膀那件事呢。

“郡主请回吧,”陌岩说着,一个急刹车。

魅羽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前方设了重重路障,站满荷枪实弹、虎视眈眈的几十个白家兵和外天兵,连轻型坦克都开来了。再转身查看后方的车马队,也都停止前行,估计是要陌岩放了郡主才给通行。

郡主噘起嘴,“不嘛,我不要回那个破地方,一群无聊透顶的人。你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

“下车吧,我不会带你走的,”陌岩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她说。

“你们就算过了这一关,前面肯定还有别的卡。有我在路上做人质,才有可能出城啊。”

这倒是真的,坐在后排的魅羽心道。这时怀中的允佳已坐起身,一只手握着飞机,另只胳膊前伸指着陌岩的侧脸,口中唔唔地哼哼,看来已认出了他。

“我本来确实计划绑个人质,”陌岩自己下车,绕到车子右边,替郡主打开门。“但现在这种情况,我……反而不能这么做了。”

魅羽自顾自地翻了个大白眼。是吧,对陌生人怎么都成,对喜欢或崇拜自己的女人就得手下留情。男人们都这么个德行。

“识相的赶紧放了郡主!”有声音被后方的大喇叭送来,“放了郡主殿下就让你们过去。”

郡主坐着不动,绝望地看着陌岩。“值此性命攸关的紧要时刻,都不肯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如今像你这样的男人真是太少了。我跟定你了!”

“姑奶奶,快下车吧,”陌岩哀求道。接着压低声音,有些不怀好意地说:“家中已有悍妇一枚,不留神会被剁掉双手的。”

嗯?什么?魅羽想起她之前同缪亲王的对话,知道陌岩又在揶揄她,只觉面上的绷带火烧火燎的。太过分了,欺负人!

郡主不情愿地下了车,前方的路障随即开了道口子。陌岩坐回驾驶位,一踩油门冲了过去。

******

敞篷车一路向南疾驰,没有人再追上来。周围的民居少了,树林和空地却多了起来。快出城了吧,坐在后排的魅羽刚想松口气,见允佳抬手指向天空。她抬头一看,太阳虽然还未跃出玄黄山,头顶及远方的天空却已和方才不同,一个巨大的半球形光网将整个首府罩了起来。光网上流光溢彩,时不时有电龙划过。

转身,见城中央一处发出耀眼的亮光,方位大致在前日被她破坏过的那个军事基地附近。这个光网显然不是用法术造的结界,而是什么高科技产物,目的自然是要困住他们三人。一团怒火从她心头直烧到天灵盖。这还有完没完?真以为她治不了那帮混蛋?

车停了,陌岩回头冲她说:“下车吧。要毁掉这玩意儿,得找源头下手。”

魅羽抱着允佳,边下车边劝道:“还是别回去了,他们肯定正等着你呢。首府这么大,咱们先找地方躲躲,过了这阵风头再出城便是。”

“我没说要回去,”他淡淡地说。下车后站到车头旁,一只手搭在发动机处。双目微闭,像是在调集内力,又像在确定什么方位或等待时机。蓦地一抬手,整辆车便被一股大力抛入半空,如同被大风刮走的一只木箱,很快变成远方的一个小点。

“轰——”爆炸声从基地方向传来。首府上方的光网闪了两下,消失不见。

“走,我来抱吧,”他说着,一手接过允佳,另只手挽住她的胳膊,二人腾空而起。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