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66 硬玉与蝴蝶

(2021-09-02 21:59:40) 下一个

 

“你是说,想转去生物化学专业?”学科指导员是个满头卷发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女人。“你确定吗?”

乾筠点点头。他是一个月前来兜率天读大学的。梳了二十年发髻的他剪了短发,脱下齐姥观的道袍换上长裤衬衫。虽然不算眉目传情的美男,原先的他也常被人夸,说他是种“硬玉”般的长相——皮肤干净,五官轮廓不突出但很清晰,神色淡泊,目不斜视,被称作道门中最有君子气质的年轻人。

“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指导员劝道:“我知道你的文史功底很好,又是大家族出身,所以你师父为你报了管理专业。学数理化需要多年的基础,你没上过现代学堂,直接读高等生化会有难度。”

乾筠拿起搁在地上的书包,打开,里面是一摞书。“我会先把中学的基础内容补齐。作为道门修行者,丹药是很重要的一项内容。我们齐姥观历史上出过不少这方面的宗师,我也读过他们传下来的书籍。然而我想试试从现代生物化学及药学的角度来理解丹药。”

“哦,你有什么想法?”

“江湖上大部分炼丹术士们炼出来的成品,不仅不能长生,而且有毒。这并不是说,丹药一学都是骗术,有不同灵效的仙丹是真实存在的。我想从分子甚至原子、同位素的角度弄清楚他们的区别。”

指导员点点头,“想法倒是很好,只不过我听说你在这里只待一年。时间本来就有限,还要先补齐基础知识,这么艰深的课题没有三五年是摸不着头脑的。”

“活到老、学到老,”乾筠不为所动地说,“学堂只是打基础的地方,做学问是种毕生追求。”

虽然说的是实话,但这里面也多少带些赌气的成分。最近半年他潜心在道观里修行,可谓足不出户,偶尔听师叔师侄们提起魅羽。那丫头现如今可了不得,不仅上天入地哪里都去,还会用什么高维物理知识来解释法术现象。

他俩之前虽有过婚约,但总共没单独相处过几次。一次是在他家里——宜梅庄的一间三清祠,他俩用齐姥观的招数比试。第二次是在紫午甸洲,他代表师父去女王处赴约,曾与她一起去找殁天枢。第三次则是在鬼道的雅宣阁,她是个被毒哑了的舞妓。总之谈不上有感情,忌恨、吃醋什么的更无从说起。事实上,就凭性格和三观上的差异,若是硬凑在一起多半不会幸福。他就是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当年她是为了龙螈寺的陌岩和尚同他悔婚的。陌岩是什么样的人?可不止是下凡的佛陀那么简单。论出身,是燃灯古佛的二徒弟、释迦牟尼的师弟。论才华,无论在佛国还是人间,都称得上震古烁今。论智慧,据说当年一个人闷头关在禅房里推公式,就已经走在了现代物理学的前端。败给这样的一个人,他乾筠心服口服。

让乾筠不太服的是魅羽自己的成就,当然这点他是不会对任何人承认的。张家作为玉帝在人间的旁支,地位显赫,历来娶进门的媳妇都不是一般女子。然而作为一个老式家庭里长大、受传统教育的修行者,乾筠在他的婚姻观里,始终认为女人是处于辅助地位的。

比如他的嫂嫂,也是魅羽的前二师姐,同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为什么人家就懂得相夫教子,把一个大家族搞得和和睦睦,让所有人都如沐春风?这难道不算一个女人的成就,而且是最值得赞赏的那种吗?

再看魅羽,当所有人都认为她走得太远、叫不回来的时候,她是个什么反应?走得更远。当年她跟着陌岩离开后,估计就再也没在脑海中想过他乾筠一回。陌岩转世后,她不仅没收敛,还去天庭做七仙女,去高阶天界里做特种兵,在修罗人的战场上叱咤风云。

真是个从来只会往前看、没心没肺的类型。遇上厉害角色就拜师学本领,或者舔着脸问人家要宝贝。同各处的皇族、权贵、宗师都能沾上点边儿。寒谷师父每次提起她,那叫一个赞不绝口。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她在追求什么,要得到什么才会满足?她的存在让认识她的男人们情何以堪呢?

总之,在婚姻大事上乾筠同父母及大伯看法是一致的。这两年长辈们按照他的“意愿”为他介绍了多个名门闺秀、道门闺英。有的比大嫂还贤惠,比魅羽漂亮,诗书棋画样样精通。也有识大体、明大理的道门正统或武学之家……然而不知为何,一个都没看上。无感。像被辛辣食物刺激得味觉丧失,再吃啥都品不出好坏来了。

******

转完专业的那天下午,乾筠没回宿舍,而是应约去宗先生家里吃晚饭。之前为了送他来读书,寒谷师父同乾筠父母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最终联系到兜率天内院的一位修道者宗先生,帮着办了各种身份和入学手续。

当然忙也不能让人家白帮。宗太太最近几年身体虚弱,终日口干舌燥、皮肤龟裂,不到五十岁的人干枯得像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看了好多医生都没查出大病,怎么调理也不见起色。而宗先生因为修行的缘故,头发乌黑浓密,两眼炯炯有神,二人走在一起真有点儿母亲和儿子的感觉,让太太伤心不已。

寒谷给看过后,说是命犯源岁,加上先天五行极度缺水导致。什么叫源岁呢?世人只知有命犯太岁一说,这个太岁星,每十二年绕行六道一次。而源岁,是在这之上的更长时间的轮回,一个周期要三百六十年,每次历劫要十载。凡人寿命不过百年甚至更短,所以很多人在有生之年压根儿遇不上,遇上的也只能归结为运气不好。这个周期乃是修道有成、寿命千万年的神仙们发现的。不巧的是,宗太太这几年刚好就轮上了。

怎么治呢?齐姥观所在的符淼山上有条大瀑布,从山顶垂下来时是一条,到了半山腰左右一分为二变作两条,远看就让人想起这个“淼”字。此瀑布有“南阎灵水之冠”的称号。寒谷回去后,取了一罐符淼山的水,让乾筠来兜率天时捎给病人服用。一同带去的还有齐姥观的独门易行符。这个易行符具有转运的作用,等于将当前几年的运势快速翻过。宗太太已经在源岁中熬了几年了,现在用在她身上,刚好就结束了这个劫。

果然,这才过了一个月,宗太太眼瞅着就滋润起来。据她说,皮肤已经很久没这么光滑过了,一下子像是年轻了十几岁。今晚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招待乾筠。宗先生是旺滩一代知名的修道者,家里开的中药店生意也不错。即便如此,也只是在高层公寓楼中买了带露台的三室二厅。乾筠心道,兜率天的房价可真是鄙夷所思。

饭吃到一半,宗先生拿出张请帖,递给乾筠。“有人请我周五去参加宴会。年纪大了,不爱凑那个热闹了。你初来乍到,正该多认识些人。”

乾筠接过请帖。“是什么人?做什么的?”

“不清楚,据说也是内院会员。我想多半是个生意人吧?能在旺滩中心地带买得起一栋独立屋,那可不是一般地有钱。”

乾筠扫了眼请帖——百石先生的生日宴。乾筠酷爱书法,看到末尾的签名寻思,如果是这个百石亲手写的,也还算是个雅人吧。那就去看看。

况且临别前寒谷曾嘱咐他,一年后要参加玉帝竞选,多认识些人没有坏处。不要以为这里离天庭十万八千里,你做些什么就没人知道。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妙。当别人不在乎你的时候,你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跳舞他们都视而不见。而众人一旦盯上你,就有办法对你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

第二天上午,乾筠头一次走进“大学化学一”的讲堂。同坐的三十来人都是新生,但在开学头两周一齐上过几次课了,貌似能互相叫出名。坐在第一排的某个年轻人还是本校某教授的儿子,消息灵通,回头瞅了乾筠几眼,低声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

“哇——”一片惊叹声,几个男生转过身来,问乾筠:“听说你要去天庭做玉帝?”

“什么什么?”坐在乾筠左前方的三个女生问,“什么玉帝?”

“玉皇大帝啊,”那几个男人回答道,同时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乾筠。

“你们不要乱说,”乾筠纠正他们,“候选人很多,目前八字还没一撇。”

全班同学闻言一片寂静,随后哄堂大笑。坐在乾筠前排的一个女生回过头来,说:“玉皇大帝?以为都是神话,闹了半天还真有其人。这也太厉害了吧,”说着咯咯咯地笑个没完。

这女孩的眼睛怎么能那么大?乾筠心道,嘴唇则小得不像话。长且密的眼睫毛忽闪着,发梢在肩部向外翻卷,让人联想到蝴蝶。

离上课还有两分钟,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乾筠会不会飞、需不需要吃饭、能否预知考题之类的问题。乾筠毕竟比这帮大一孩子们年长五六岁,虽然被他们问得有些不自在,也没太当回事儿,一笑了之。来兜率天后才发现不同世界的人生活可以如此不同。曾坚信“祖宗之法不可破”,却原来有些地方连祖宗的概念都没有。现在的乾筠确实比原先豁达了。

另外,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天庭这次选玉帝倾向于从高阶天界里物色候选人。眼界和见识这些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即便是对自己熟悉的世界,也要跳出来才能一览全貌。

******

果然,指导员昨天的警告并非危言耸听。今天的两节课乾筠都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而坐在他面前的蝴蝶——听人叫她乔依儿——是个精通数理化的理科女学霸,知识面广,反应也灵敏。

下课后全班新生约好了晚上包场打桌球联络感情。乾筠于是赶去图书馆,抓紧下午的几小时掏出中学化学课本,从头读起。仔细读倒是能大致弄明白意思,但望着这么厚厚的一本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达到入门水平。

“补习呢?”一个女声问道。

乾筠抬头,见是乔依儿。她正低头望着他,眼睫毛扑腾扑腾地,像在犹豫她这只蝴蝶是否该降落到他的花枝上。

“你这样不行的,”她又说,“光看文字理解不够直观,也很难记住。”

记住倒是不难,乾筠暗道。比这再难的典籍他都能背下来,不过这倒没必要说出口。

此刻她已在他身边坐下,打开桌上的台式电脑,噼啪敲了一番键盘后,调出来一些视频。“这里有动画机理演示,还有实验录像。你的目的是快速上手,不为应付考试,把这一整套课程看下来就差不多了。有不清楚或者需要深究的地方,再去翻书。”

“谢谢你,”乾筠真诚地说,“你们这些高端教学方式真不错。”

想起他读过的那些修道、习武、炼丹类的书籍。文字再详细,时隔多年也很难完全领悟前辈们的意图。有图片的要好些,但画图太麻烦,也只能画个大概。要是有这种视频可以看,对道学的传承将会起到多大的推进作用?只不过他所属的世界连电还都没有呢,这些玩意儿更是别想了。

二人随后静静地自修。乾筠有不懂的地方问乔依儿,她都耐心解答。小小年纪却很善于讲解,乾筠认为她将来应该考虑做个讲师之类的职业。

到晚饭时间,二人离开图书馆一起去学校食堂。为感谢她的帮助,这顿由他来付钱。随后找了张僻静些的桌子坐下。虽然饭菜比较随意,乾筠按照多年养成的就餐习惯,依然正襟危坐。饮料别人都是对着嘴喝的,他却先倒入一次性纸杯中,冲乔依儿说了声“请”,才开始一板一眼地吃饭。

“你真有意思,”她笑着盯了他半天,“在家还跟父母住在一起吧?你们家大不大?”

乾筠等口中的食物咽下之后,才说:“大。”即使不算外乡的封地,单是宜梅庄内庄和外庄,加起来的面积就有两千五百亩。

乔依儿点点头。“我猜,家里都不用你妈妈亲自下厨,有个专门做饭的佣人对不对?”

这么说当然不准确。乾筠家里不仅有厨子,而且给他做饭的是单独的一个伙房。父母、哥嫂、大伯,都有各自的伙房。不过他只是点了点头。

乔依儿叹了口气。“我爸妈都是辛苦工作的上班族,原先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间屋里。真的是只有一间!四四方方的,角落处是厨房,厨房和睡觉的床之间用隔板隔开。厕所浴室每层居民共用。”

乾筠听到这里摇摇头,无法想象那样一种生活方式。在南阎,就算是穷苦人家也不会住得那么寒碜。

“后来妈妈死了,后妈带进来两个哥哥。实在住不下了,换成一室一厅。爸妈住里屋,哥哥们在厅里上下铺。露天阳台密封起来,给我在那儿搭了张床。”

“至少他们花钱送你上大学了,”乾筠安慰道。他俩就读的这间大学的学费可不便宜。“你现在还和他们同住?”

乔依儿的眼睛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摇摇头,随后看表。“不早了,我得先回家看看。晚上见。”

这么一会儿功夫还要回家一趟,大概父母或者哥哥生病了,需要照顾吧?毕竟才认识不久,乾筠也不好多问。眼瞅着她站起身,原本红润的脸庞似乎少了些血色,把没吃完的食物胡乱一包,匆忙离开了。

******

晚上,乾筠准时来到同学们包下的桌球场。位于娱乐中心的第十七层楼,这个共有四张桌子的球场不算宽敞,但一侧都是大玻璃窗,适合看旺滩夜景。乔伊儿一直未出现,可能家里真的有事吧。两个热心的男同学则自告奋勇教乾筠打桌球。

“呐,规则我们都和你说了,”当中一人将球杆塞进乾筠手中,“你试试,我指挥你。他做你的对手。”

乾筠右手执球杆,像是握着把剑,绕着球桌走了一圈。左手时不时在排列整齐的二十几个球上方虚虚地划过。作为正统道门出身、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行家,又是习武修行者,乾筠的方位感自然是准确又敏锐。对于他来说,一个物体并不是只在看到的时候才存在于视野中。凡是在他的气场范围之内,他都能感受到其存在。

站定,开球。毕竟没有看过比赛,乾筠完全听指挥者的。然而无论提什么要求,比如这次的目的是把那个球打入袋,收杆后主球要停在什么地方,他都能准确无误地做到。围观的同学们都看傻了眼。“你真的是第一次打?”

“真是个神人,”一个熟悉的女声说道。

她来了,她最终还是赶来了。不知为何,场中原本昏暗的光线似乎变亮了,手脚也轻快起来。乾筠尽量低调地打完剩下的球,也没让对方输得太难看。

退场后,乔依儿出现在他面前,二人走去窗前看夜景。她今晚穿了一件轻纱质地的长裙,荷叶袖上印着彩色花纹,让她看起来更像只蝴蝶。只不过她的脖颈处怎么有块淤青?下午时还好好地。

“你和人打架了?”乾筠皱着眉问。

“哦,没有,”她慌张地说,“之前来得匆忙,不小心摔了一跤。”

乾筠生于武学世家,怎么可能连摔伤和击打伤都分不出来?但她既然不想说,也不便追问。只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她。“这是我们齐姥观自己制的疗伤药,你试试。”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一时似乎不知该说什么,但两人又都不想离开对方。

“这周五我要去参加个宴会,”他想起百石的请帖上说,可以带一个客人。“你愿意与我同去吗?”

“周五……”她的脸上写满遗憾,“周五我刚好也有事,下次吧。”

******

境初四人上午离开警局后,先回酒店退房取行李,再找地方吃了午饭。为了安全得搬去别处住,但此刻入住还太早,四人决定随便逛逛。

去哪里好呢?两个男人心里暗暗希望大家能分头行动,然而他们低估了那对性格相似、心意相通的姐妹。

“都这个点儿了,就去附近的科学馆吧,”大魅羽对铮引说,“难得来科技发展程度高的地方,能学一点儿是一点儿,回去后兴许能把灵感用到战场上。”

小魅羽则对境初说:“我记得百石曾和我说过,深翠湾科学馆是整个兜率天最大、最有名的,值得一看。”

话说到这个份上,男人们也不好反对。逛完科学馆,傍晚时分住进酒店,这家虽然规模小些,设施还算不错。总共开了两套客房,饭后大家先去了铮引那边。两女在客厅一角说私房话,铮引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境初自己进卧室同陇艮联系。

原来陇艮此刻正在旺滩的百石家里。先前他帮百石从常树那里拿回了至关重要的说明书附图,百石为了答谢,特意请他来做客,用心款待。陇艮还告诉境初,明日是百石的生日,请他们几人都来赴宴,晚上正好一同坐船离开兜率天。

境初心里是一万个不想见那个夺了陌岩身体的情敌,但不去似乎也不好另行安排行程,只得答应了。从卧室里出来,陪铮引看了会儿电视,倦意上来了,走到两个魅羽跟前说:“不早了,跟我回房吧。”

两个仙女一同摇头。“不,过了明天就各奔东西了,今晚我们还有好多话要说。”

境初的忍耐终于到极限了。“我不管,跟我回房去,”说着伸手去拉女友的胳膊,却突然分不清谁是谁了。

“你俩谁大谁小?”

两女望着他,微笑不语。

“我的姑奶奶们,既然长得一样,就不要再弄同样的衣服和发型了好不好?”

“不好!”二女异口同声地说。

境初转身,求助地望向铮引。后者在沙发上笑了一会儿,关上电视,走过来拉住境初的胳膊。“走啦,你跟我去睡。”

境初被不情愿地拽走了。到门口时,回身指着二女说:“等着,有你们好看。”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