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60 宴席上的姐夫

(2021-08-07 20:23:59) 下一个

 

“无涧哥哥——”启娅在门外叫道,“大伙儿都出发了,你怎么还待在屋里?”

“我不舒服,不去订婚宴了。你记得把咱倆买的那份礼物交给天尊和娘娘。”

无涧坐在桌前,身上还是休闲就寝时穿的居家麻布袍,望着面前桌上的那把“贺光剑”。穷苦人家出身的他,七岁时被父母送进齐姥观,拜在言迟道长门下。那时的他还小,对修道者们满是仰慕和敬畏,对修仙界的生活心怀憧憬。齐姥观虽不如四大观那般声名显赫,但在道门中的地位是人间首屈一指的。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人分九等、世态炎凉,哪里都一样。比如他的乾筠“师叔”,其实只比他大两岁半。但由于家世显赫,是玉帝在人间的旁支,同时生得仪表堂堂,入门便直接拜寒谷真人、也就是无涧的师祖为师。用时兴的话来说,人家是一对一的亲传弟子,自己则同别的小道士一样,学道时十几个人站成行,师父领进门,修行全在个人。

不是倨傲,无涧认为在齐姥观这代年轻弟子中,自己的资质就算排不上第一,也不会落到第二之后。面前这把贺光剑,就是他在五年前会试中取得第一名时得到的奖品。然而这又怎么样呢?别说乾筠了,同是寒门出身的育鹏师兄,高大白净、开朗健谈,众人都唯他马首是瞻,让黑瘦矮小、说话结巴的无涧相形见绌。乾筠和育鹏向来是道姑们私下里谈论的焦点,当然还有那个夜摩天美男四颖。反正没人会把无涧挂在嘴上,包括他暗恋多年的启娅师妹。

唉,要说口吃这玩意儿也真是难治,一个闲下来还能说几句囫囵话的人,越到了紧要关头,口吃就越严重。反过来又会加重自己的自卑,遇事就更不敢开口出头了。

转变是在他随着人道班来十九层地狱,拜灵宝天尊为师之后。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了天尊这届的三个学徒班中最为瞩目的明星徒弟。不仅口吃戒掉了,遇事思虑周详,冷静有担当,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光芒。大家都说这是天尊言谈身教的影响,只有无涧自己知道并非这么简单。那段日子可以说,心里无时无刻不充满着踏实和自信,每天都像在挖掘灵魂深处被埋藏已久的宝藏。

不,不只是他在怀疑。有几次天尊单独和他见面的时候,望着他的眼神就像在他身上寻找一个人。这个人会是谁呢?至少是比他这个小道士高几个段位的厉害人物吧?这个人对他做过什么?是不是在他身上寄宿过一段日子?

“怎么了,无涧哥哥,你哪里不舒服?”启娅终究是不死心,进屋来看他。“你最近一段日子像是有心事,连我也不能告诉吗?”

无涧抬头瞅了她一眼。启娅的性格就如同她的长相一样,明媚率直,和她在一起让他放松、安心。然而今日不知为何,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却想起一个人,一个女人。他同这个女人总共没接触过几次,但对她多少有些了解,也从别人口中断续地听过她的一些事迹。可以说,是同启娅完全相反的类型——妩媚狡黠,牙尖嘴利,一刻不能闲。简言之就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考虑的那种类型。

为何会想起魅羽?因为在夜摩天狩猎那回,晚上东道主——也就是四颖他家——在小山上放焰火。他同她凑巧单独站在一起时,他忽然就失控了。后来回想当时的情形一片模糊,不记得自己都说过什么话。但他还是有那么个印象,当时的他已经“不是自己”了。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与先前附体过他的那个人有关吗?

“你想多了,”他冲眼前的启娅说,“我最近炼炎渠术有点儿激进,受了些反噬,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这当然不是实话,他不去参加宴会是因为不想见那个叫境初的家伙。为什么?是因为境初同魅羽关系亲密?还不至于,他虽然不喜欢魅羽,可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当然了,也许无涧内心深处是知道原因的,只不过不想面对。

“不去就傻了呀,我的好哥哥,”启娅从桌上拿起梳子,开始给他梳头。“师父和娘娘的大喜事,你不去多不好?而且我听说娘娘特意派七仙女回了趟天庭,从蟠桃园取了些仙桃来,这可是咱们这种小角色做梦都不敢想的待遇!到时若是其他人吃了修为大增,独独你被落下了,不后悔吗?”

这话把无涧说动了。他向来是个自律的人,分得清轻重。还好启娅点醒了他,若是因为闹情绪而错过这么难得的机会,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另外,他也意识到,启娅虽是个心机不深的女孩,和他相处了这么久,对他的把握还是很准确的,知道哪里是他的痛点。这世上有一个人肯对自己如此上心,是件让人宽慰的事。

******

“为何会想要送我一幅画?”灵宝说着抬了抬手,桌上的风景油画就自己飞到书房的一面墙上定住不动,便如嵌在墙上一般。是了,贵为道教三清的天尊,怎么可能还要钉子锤子乒乒乓乓才能挂好一幅画?

境初望着灵宝。这才多久不见,看着居然胖了。灵宝原本生得眉目端正,并非玉帝那种美男,但五官和脸型几乎是按照相书里面“上上佳”的标准来长的。胖了点之后,这位庙堂上供奉的尊者便多了些烟火气。

“因为实在也想不出送别的什么好,”境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天尊不缺钱,长生不老,家里珍宝法器堆成山。想来想去,只有艺术品能不断翻陈出新,不至于太枯燥。”

灵宝笑了。“你果然了解我。最近这些年,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字画上。你这幅风景画显然是名家手笔,只不过……”说着侧身望向境初,“我更想看的,是你的作品。”

“哦,这是为何?”

“我收徒弟都是因材施教。想要快速了解一个人的能力,最好从他的特长着手。当一个人在做他擅长的事情,这时是观察他慧根深浅的最好机会。”

“天尊所言极是,”境初说,“画景物画绝非客观地复原世界。一个画家的品味、心性、见识,决定了他如何去诠释眼中看到的景象。甚至可以说,画家本人在画中便如造物主,虽不可见,却又无处不在,到处是他的签名。当然,音乐写作等其他创作形式,亦复如是。”

灵宝点头,境初毫不怀疑他二人在艺术方面的认知是类似的。听灵宝又说:“明日行过拜师礼后,你说还有事要办,我就不挽留你了。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时辰,不如你现在就画给我看看,如何?时间短促,不必追求完美或完工。寥寥几笔,便已足够。”

什么,要他现在画画?这点倒真是出乎了境初意料。老实说,他现在的心根本静不下来,老想着和陇艮联系,看他打听到魅羽的下落没有。然而转念一想,灵宝既然真心收他为徒,那他也不必藏着掖着。目前不在最佳状态,但一个人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也许更能呈现真实的自我。

“好的,天尊,就在这里吗?”

“去我炼丹房。”

二人于是走出书房,出门时灵宝扭头扫了境初一眼。“你们空处天的男人都喜欢留这么短的头发?倒也别有一番风味。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发型,改天也剪个短发试试。”

境初差点笑出声来。六道里供奉三清的道观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若是世人得知当中一个理了个平头,不知会做何感想。

出了书房没走几步,路过存放宾客礼品的厅堂。陆续有捧着礼品的客人进进出出,门口站着王母同七仙女中的三人,当中的大师姐怀里抱着小川。

这几人身后还站着个年轻道姑,虽然挽着发髻穿着道袍,但妆容简洁,眉眼中带着种现代女性的高知美。境初猜,可能是某个高阶天界来的学徒。道姑先前一直在盯着他,但当他望向她的时候,又立即将目光移开。

境初躬身给王母行礼,小川则挣脱了大师姐的怀抱,冲他跑过来要他抱。这小家伙,俩月不见又沉了好多。脸蛋鼓鼓的,让人见了就想摸。抱着他,境初想起了魅羽和他失散多年从未谋面的儿子。

“我师妹呢?”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青衣大师姐问道。

境初不好意思地说:“外出办事了,我明天去找她。”

“是吗?”大师姐身旁的黄衣仙女兰馨阴阳怪气地说,“我怎么听闻,你把她甩了?后来她随前庭地一起出离六道了。”

境初两颊发烫。“没有,我前几天才见过她。”

“笨、蛋,”小川口中突然冒出这么两个字,并用胖嘟嘟的食指戳了一下境初的额头。周围的人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只有灵宝双目微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笨蛋?好吧,境初想,自己在这群人中确实算得上笨蛋了。

总之灵宝一见到王母,腿又挪不动了。刚好无涧同启娅送完礼品出来,冲无涧说:“你带境初去我的炼丹房,半个时辰后你俩直接去宴会厅即可。”

“是,”无涧冲灵宝行了个礼,随后冲境初做了个“请”的手势。

******

穿过几条走廊,离开喧闹的人群。境初之前和无涧照过几次面,也打过招呼,但从未单独说过话。此刻这个走在自己身侧的年轻人给他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也许用“石剑”来形容,最为准确。为何是石剑?无涧向来是个话不多的人,这可能与他先前口吃有关,同时具有石头般的坚毅、凝重与沉稳。然而毋庸置疑,是把利剑,尖锐并有攻击性。

境初毕竟比无涧年长了十几岁。身为空处天贵族,是皇帝与六道和天庭交涉的代表。亲手组建并管理皇家特种部队,阅人无数。他能确定无涧对他有敌意。

“听说无涧兄原先是齐姥观言迟道长的高徒,你那位乾筠师叔为何不来拜天尊为师?”

乾筠曾是魅羽未婚夫,这事境初知道,但他这么问倒不是出于关心。同陌生人初次交谈的时候,直接问有关对方的问题容易引起戒备。聊一聊大家都认识的人,能放松神经。

“这是师长们的决策,身为晚辈的并不清楚,”无涧中规中矩地答道。

“我听说你们的学徒班只有三年期限,三年后还各自回原先的道观吗?”

“是的,”无涧的声音有些冷,“所以名义上同天尊是师徒关系,更类似于一种培训吧。不像境初兄,明日拜师后,就是天尊的亲传弟子了。”

原来如此,境初心道。无涧是新一代学徒中最出色的一个,而天尊目前对自己青睐有加,大概让他不舒服了吧?

“我倒不这么认为,”境初说,“修行原本也不单是为了个人。倘若把你们这些能人都留在身边,那不是浪费了吗?扎根于六道,才有施展的机会。”

顿了顿又说:“听说玉帝要退位了,无涧兄这么优秀,算候选人之一吧?”

“境初兄见笑了,”无涧黑瘦的脸上依然不起一丝波澜。“天尊手下和六道之中能人众多,几时也轮不到晚辈。”

此刻已来到一座花园。花园里草木修剪得很整齐,但有些乏善可陈,同灵宝别处庭院的奇花异草完全无法相比。境初还在纳闷,为何此处不见任何建筑,无涧伸手朝前一推,一扇看不见的门被打开,能望见门里的炼丹炉和瓶瓶罐罐。

“请,”无涧说完,闪身伫立一旁。

境初抬脚踏进这间隐形的炼丹房,在关上门的一刹那突然有些担心。这间炼丹房会不会就是个炼丹炉,连自己一起给炼了?本来就是谁也找不见的隐形建筑,丢失个把活人去哪里找?随即笑了笑,对他这个用陇艮的话来说“修为约等于零”的凡人,天尊有一千种办法抬下手就灭了他,何至于如此大费周章?

炼丹房是圆形的,明净而宽敞。八个方位对应的墙壁上挂着铜制的“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图案。原本应当是摆在房屋正中央的丹炉被移到了墙边,取而代之的是铺着油画布的画架,和一旁摆着油彩的小桌。

画什么好呢?他在画布前站定,拿起笔,却无法集中心神。似乎刚才小川在他额头上戳的那一指头挺重的,现在还隐隐有压力感。真有意思,一个一岁半的小孩而已……

******

“你不是都已经成佛了吗?”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一旁问道,“终极目标既已达到,还要打坐修行吗?”

境初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地上盘腿打坐。右方的茶几上停着只小红鸟,问话是从红鸟嘴里发出的。

“谁说成佛就是终极目标?”境初听自己似笑非笑地说,“对于还未到这一步的人,你和他们讲太多他们也不明白。成佛只是一个重要的阶段目标而已,修行的路很可能是永无止境的。”

“永无止境?”小红鸟歪着脑袋问,“不可能。一条路走下去,总得有个尽头吧?”

“一条路或许有尽头,但我感觉修行更像是逃出鸟笼,而这些笼子是一个套一个的。你的境界可以越来越高,笼子却没完没了。”

小红鸟想了想,问:“只能是一只鸟、一只鸟地逃出笼子吗?有没有可能集体用武力打破?”

“你问的问题好,”境初若有所思地说,“一群鸟若是本事够大的话,当然可以直接打破牢笼,让其他鸟都跟着逃出来。”

小红鸟点点头。“那倒是便捷了。只不过笼子外面一定比里面好吗?”

境初望着她,居然觉得自己的目光中有些男女情爱的成分在内。“那……可就难说了。”

“有什么难说的?”小红鸟不以为然地说,“原先在笼子里面能干什么,出来后照干不误。谁敢多管闲事,打跑他就是了。”

说完便扑腾着翅膀飞到他怀里。他用双手揽着她,抚摸着柔滑的羽毛,似乎她的温度比他手心还要高。

他咧嘴笑了,然后就发现自己回到炼丹房中,依旧站在画布前。只不过此刻的画布已不是白布一张,上面画着的就是刚刚见过的小红鸟。这真是他画的吗?扭头望旁边的调色盘,里面是深浅不同的红色。是吧,是他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完成的。

而前额被小川点过的地方依然火烧火燎的。

******

“嗬,有意思,”灵宝在书房里,望着境初带回来的画。“这一笔笔的颜色不像是静态的,很立体,并在互相支撑。有种力量在画里流动,让人担心平衡一旦被打破,画的样子也会随着改变。另外,笔画轻盈柔滑,仿佛一阵风吹来就会掀动鸟的羽毛。这幅画要是拿出去卖,怕是不亚于你送我的那副。”

是啊,境初心道,这幅画同他和魅羽在天荫湖旁边的画展上看到的那副红鸟图很接近。只不过那幅名画是水彩的,自己画的是油画。魅羽的前世就是那只红鸟,对吧?而他多次“梦”到的这个和尚,就是陌岩佛陀无疑。所以灵宝才会说他是佛陀转世后的分身之一。

那他自己呢?从前的那个境初,是个不值得人爱的废物吗?理论上说,刚刚见到的是他和她的前世,可他总觉得她爱的是另一个人。一想到她曾经和别人如此亲密,现在对那人也念念不忘,心里就很不好受。

******

参加晚宴的,大部分是定居于十九层地狱的六道权贵和修仙界上位之人。碍着玉帝的面子,天庭的仙官虽有不少同灵宝交好,却基本无人赴宴,只有同列为三清的太上老君出席了。元始天尊据说有事走不开,派了个年长的徒弟前来。

境初同灵宝王母以及七仙女这些“自家人”坐一桌。灵宝原本就喜穿深红道袍,订婚宴是他的大事,虽然不至于跟新郎官一样,可也是打扮得喜气洋洋,大部分时间在别的桌同老友和徒弟们互敬。境初则主要同王母闲聊,因为其余六个姐妹得知魅羽一人去寻找他同前妻的儿子,而他自己居然坐在这里喝酒,一个个都快用目光把他生吞活剥了。

好不容易等到酒过三巡,境初借机会溜了出去,来到走廊上喘口气。夜晚的空气又湿又凉,厅内的喧嚣把户外衬托得格外寂静。

站定后才发现廊下的阴影处已经站着一个人,正是先前见过的那个美貌道姑。她看起来郁郁寡欢,似乎有心事。待发现境初后有些慌张,不过很快镇定下来。

“听说你是空处天人?”她问,“我也是。我叫君玟。”

“真的?”境初没料到会在这里碰上同乡。“之前问过陛下,没听说过我们有人来这里了。”

君玟笑了。“我家祖上一直是修道者,我是在空处天长大的。后来去兜率天念大学,刚好我奶奶住在那里。读到大二的时候听说天尊要办学徒班,很想来看看。我自己是没多少修为的了,都是靠家里托关系才进来的。”

能托关系进灵宝的学徒班?境初心想,这家人的背景肯定不一般。正待询问,忽听背后有微弱的风声,随即被不知什么重物击中后心,跟着脖子和肩膀都湿了,疼得差点叫出声来。然后是哗啦一声琉璃酒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哎呦呦,姐夫,可真对不住了,”长得娇滴滴的兰馨从后方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这是想着姐夫远道而来,今晚都还没来得及敬姐夫一杯酒。怎承想会失手?姐夫没受伤吧?”

一旁的君玟尴尬地冲兰馨点了下头,快步走回了宴会厅。

“多谢师妹一番好意了,”境初咬着牙,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应当是我敬师妹才……”

话还没说完,兰馨已经转身,扭着腰肢离开了。境初碰了一鼻子灰,叹了口气。这些姑奶奶们,可真不愧是七姐妹,脾气都一模一样。当下也不回宴席道别了,径直走回自己的住处,联系陇艮。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