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62章 忙碌的公爵

(2021-08-16 22:01:20) 下一个

 

景萧话一出口,魅羽就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之前曾和龙螈寺僧众描述过新式枪炮的厉害,可他们毕竟没亲身经历过。今日一旦动起手来定会吃亏,搞不好得有人把命搁在这里。早知会这样就不该写那封信。

于是抬高嗓门,冲对面说道:“长老您忘带东西了?那就先回去吧,这大老远的出趟门也不容易。我在这有吃有喝好得紧,不用担心。话说是哪个杠精非要挑这么个荒郊野外见面的?改天咱们换个风景秀丽、小桥流水人家的地方再聚。”

扭头又冲常树说:“你们的目的是枯玉禅,若因一时冲动伤了我们龙螈寺的人,这梁子可就结下了。还想我们把宝贝给你,怎么可能?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上级少不了打你屁股,可谓两败俱伤。不如咱们先各自回去,从长计议如何?”

两个老和尚像是压根儿没听到她的话,依旧拿目光锁住对方。

常树说:“景萧,这些年你在那座破庙里做井底之蛙,大概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这可不是六大寺之间比比拳脚和阵法那么简单了。你我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筒子,可总得为年轻人想想吧?你眨下眼的功夫,你门下的弟子就能全军覆没,信不信?”

常树话音刚落,龙螈寺僧众的身上便落满了微微晃动的红色小点。魅羽知道这是一种远程瞄准装置,基本上红点落在何处,下一刻子弹就会打在哪里。

扭头看东西两方的士兵,有些举起了枪,还有的蹲在地上摆弄电脑。与此同时,身后的飞船一侧开了扇小门,从里面簌簌地飞出几架小型无人机,停在龙螈寺僧人上空。这的确不是比试,这是屠杀。

“我不信,”景萧说着,抬起双手放到胸前,结了一个手印。

魅羽刚去龙螈寺的时候,曾背着景萧同陌岩一起研习过手印功法。虽不敢自称行家,但佛门中常见的手印都能试着比划两下。唯一的例外是陌岩给她的《藏遗录》中记载着这么一种手印。当时只是看描述,她根本就不相信有人做得到。

须知人的五指有指节和关节,只能在关节处弯曲。有人天生指骨柔软,手伸直后整个儿向后弯。而手印名家景萧此刻放在胸前的双手,每根指头能随意弯曲成任何形状。像章鱼触角,又像水底的海藻抑或炉子里的火苗,变幻莫测,令人咋舌。

接着不可思议的现象就产生了。淡淡的金光从景萧手中扩散开来,所到之处的影像都跟着扭曲。原本落在僧人们身上的红点儿散落到四处,有的甚至到了基地人自己身上。头顶那些无人机也和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简言之,如果本来的世界是印在布上的一幅画,那此刻众人眼中看到的这块布正在被一只无形的手肆意揉搓。

“我偏不信这个邪,”常树说着,伸手从身边警卫腰间抽出一把手枪,抬臂朝着景萧的方向就是一枪。魅羽正要尖叫,却见右上方的山坡上一块大青石砰然碎裂,石屑纷纷落下。妈呀,太神奇了!常树这枪就算没瞄准,可也不至于打得这么偏。

“好枪法!”魅羽大声说,要不是手在背后铐着,早就拍起掌来了。“想打石头就打石头,真任性!下一枪要不试试把埋伏着的猝击手都给崩出来?”

在今天之前,魅羽修习手印功法的目标便是调动天地之气做各种超越普通人极限的事,比如御风飞行。最近一年她对自己的进展也颇为满意。而眼前见到的景象,那是直接将空间扭曲,物理定律都能给改了。自己若是有朝一日能到这个境界,不再怕枪林弹雨,该有多好啊。

常树满脸通红,朝魅羽怒视一眼,把枪还给警卫,又对景萧说:“有两下子,只不过我们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待会儿我们上了船,一颗导弹便能将整片山区夷为平地,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少废话!”年纪最小的三师兄陆锦用清脆的嗓音说道,“先看看你们回不回得了船吧。”

******

陆锦说话的时候,停在魅羽身后的那艘飞船也在发生变化。原本柔滑优雅的天蓝色船壳在一块块向内翻转,取而代之的是布满武器和蜂窝状孔洞的黑色装甲。一艘民用船在瞬间变成一艘战舰。来的路上魅羽曾见飞船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自动行驶,而舰桥中有不少闲置的控制装置,当时还纳闷儿。现在明白了,那是操纵对敌武器的。

再看对面的僧人们,迈着鄙夷所思的脚步,已经开始施展十七罗汉阵了。基地士兵见无法瞄准,端着刺刀奔过来,显然是打算近距离肉搏。不料还未摸着僧袍的边儿,先触动了阵势,一个个被看不见的气浪掀翻在地。士兵们倒也不慌,在手中的枪膛上按了下按钮,枪口处射出一束几尺长的蓝白色火焰。虽然火焰在景萧手印的影响下扭成了麻花棒,但如此高温,碰一下也不是闹着玩的。

僧人们见状,阵法一变,原本散乱的脚步变得井然有序。一步、两步、三步,集体跺脚!每次跺脚,整个山谷都跟着剧烈地摇一下。基地兵怕火焰误伤自己,只得熄灭。

这时飞船一侧又开了扇小门,数不清的棉球飞出来,冷不丁其中一个就会如爆米花一般爆开,放出一团绿色的烟雾。再看士兵们,纷纷从各自的头盔上把防毒面具拉下来挡住脸。不好,这是毒气,真够阴损的。魅羽心下恚怒,虽知修习真气之人闭气的时间比普通人长,但总不能一直不呼吸。

万幸的是,抬头瞥了眼上空越滚越浓密的乌云,已能隐约看到漩涡中央现出千面人嵘鑫的身形。高维世界之所以面临灭顶之灾便是拜基地人所赐,也难怪他们会来帮忙。

魅羽深吸一口气。既然恶斗已开始,多想无益,她这个人质得尽快回复自由。于是念了两遍从老君那里学来的咒语。由于真气都被锁住,咒语威力大减,只能将身后用枪指着她的两名警卫暂时迷昏,不过这也足够了。

接下来要将两只手铐中间的铁链挣断。在无法运气的情况下,就这么原地站着靠手臂使劲儿是不成的。回头瞅了一眼身后的飞船,有了主意。先是纵身上跃至半空,再来个后空翻。在落地的过程中手臂蹭着船身而下,铁链撞到船壳凸起物上,链破。

在她双手回复自由的同时,千面人这个武学宗师也已带着几十个手下从空中落下。千面人双臂一抬,场中挂起一阵大风,将毒棉球吹得七零八落。高维人同基地人数量相当,也带着枪和武器,应该能帮龙螈寺僧人阻挡一阵儿。魅羽最担心的还是身后的飞船,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花样?

于是转身钻进船舱,朝舰桥跑去。没跑几步,迎面过道出现了两个士兵,同外面那些一样,戴着头盔穿着防弹衣,手里端着枪。大概没料到会有敌人进船,一时没反应过来。魅羽脚下速度不减,在冲到第一人面前的时候一拳击出,重重打在他裸露的下巴上。此人险些倒地。

魅羽左腿高抬踩到左边的墙上,身子打横,右腿平扫出去踢到第二个人脸上。双脚还未落地再出掌分打在二人胸前。随后一把夺过当中一人的枪。

“砰、砰——”两颗子弹从背后飞来,一颗擦过她右臂,另一颗击中她右腿。

魅羽跪倒在地,最初的钻心疼痛让她有种“不如死了算了”的念头。心知不能放松,咬牙回身给了偷袭者两枪。那人倒是被打中了,但同时自己的头部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抬头看是先前二人中的一个,正对地上的她举起了枪。魅羽也想举枪还击,但晚了。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

冲他射击的男人双目间多了个血洞,后仰倒地,他同伴颈部中弹,二人当场毙命。魅羽依旧躺在地上,片刻后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渐渐模糊的视野里。乍看之下以为是陌岩,随后记起那是抢了陌岩身体的百石。

“早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百石一边扶起她,一边没好气地说,“一点儿都不奇怪。”

他的头发这么长了吗?魅羽右腿因失血过多在迅速麻木,神识也随着视野一起模糊。在兜率天见百石那次他也留过一点头发,被她毁掉了。

原来陌岩留头发是这个样子的啊……

******

魅羽醒来后,一时没明白自己身在何处。是个新式建筑里的卧室,她应该是来过一次的,但可以肯定不是境初在空处天的府邸。床边的桌上有吊瓶、绷带等装置。试着动了下四肢,右腿中弹处生疼。看窗外天色,像是早上。

使劲儿回忆了一下,记起自己在昏迷之前最后见到的是百石。那就是了,这是百石在兜率天旺滩的独立屋,自己上次来替换境初做人质的时候就睡在这张床上。当时离开的时候还以为永远不再回来了,命运可真会跟人开玩笑。

咬牙从床上坐起来,见靠墙处摆着副拐杖。想得还真周到。拄着拐杖出了卧室,见厅中央的圆桌旁坐着俩人。一个自然是百石,一身休闲裤装,手拿放大镜,在仔细查看桌上的一张图。

另一个居然是景萧长老,额头上缠着纱布,除此之外看着还好。身上穿的已不是山谷里那件僧袍,但也同样脏兮兮破烂烂的。双手捻着串佛珠,眼睛盯着图,时不时说几个字。偶尔望向百石,神色会有些不自然。这副年轻的躯壳曾是他最亲的师侄,现在装着的却是另一个人。

谢天谢地,魅羽见景萧平安,松了口气。又想起这俩人上次在龙螈寺见面时还剑拔弩张、不共戴天。想不到啊,现在竟共居一室。

“你怎么起来了?”百石抬头问魅羽。像是还有别的话说,碍于景萧的面子咽下去了。

“丫头还好吧?”景萧说,“你受伤后,我本要带你回寺。百石说这里的医疗条件好,况且喇嘛国的大夫没有处理枪伤的经验,我们就都跟过来了。来看看也好,你那四个师兄说是去裕海路拜会阎王,我看是在外面玩疯了。”

“这次真是有劳长老了,”魅羽歉意地说。

本来是她和境初的事,却把景萧和师兄们都卷了进来,还险些陪进命去。她知道景萧虽然同百石握手言和了,把自己一个女人交到百石手里,毕竟不放心,这才在古稀之年长途跋涉地跟了过来。她当年做肥果的时候同景萧关系并不好,因为景萧不喜欢他的宝贝师侄同一个中年肥秃男在一起。后来变回女身,同这位非亲非故的长老却越来越亲近。

魅羽走上前,也在桌旁坐下。只看了两眼就认出桌上铺着的是之前去蓝菁寺、常树假扮鹤琅时给她看过的那幅图。

“这幅图到底是做什么的?”她问,“你们怎么弄到手的?”

这是常树的东西,而且很可能与高维世界的稳定性有关。现在落到百石手里,难道山谷一战不仅没败还占了上风?

百石放下手中的放大镜。“我和嵘鑫领人赶到之后,同基地人堪堪打了个平手,僵持不下。这时来了个人,你猜猜是谁?”

魅羽一愣。来了个人,莫非是境初?

“是你们特种部队那个陇艮。”

“就他一个?”是了,陇艮说过要来找她的,可是……

“只有他一人,可却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百石说着,双目虚虚地望着空气,像是在回忆一些细节。“我记得他出现后没多久,就和常树打了个照面。本以为二人会动手,不料常树望着陇艮的眼睛,就好像……好像被催眠了一样,整个人都呆了。”

催眠?陇艮?魅羽没记得听他说过会催眠术。事实上,就陇艮那个愣头青,她才不相信他学得会。

“总之,”百石接着说,“常树当时就怂了,口里不断念着,‘是你……是、是……’等回过神儿来便令部队停战。我看他那副吓破胆的样子,试着问他要这张说明书的附图。结果他真的跑回飞船,取出来给我,你说奇不奇怪?”

是吗?魅羽心下狐疑。陇艮的身手虽然不错,可比她差远了,为何能把常树吓成那样?莫非二人原先在哪儿见过?

扭头看景萧,他转着佛珠的手停住了,也在虚虚地望着空气,不知在想什么。

******

到了午饭时分,四个师兄还没回来,果然在外面玩疯了。百石给他们带了兜率天的货币,应该不会饿着。于是三人自行去饭厅吃饭,百石还特意命人准备了全素宴。吃到一半仆人来报,说有客人求见。

百石同景萧对望一眼,像是都料到了来人是谁。百石冲仆人说:“请他去客厅里等候。”

“不用,又不是外人,”景萧说。

嗯?到底是谁?魅羽还在发愣,见仆人带进来一个人,居然是境初。一看就是风尘仆仆、长途跋涉赶过来的。深灰色的长裤和青色衬衣质地优良,然而衬衣扣子一个接一个地扣错了。乍一望见她时表情不是一般地复杂,只不过即刻意识到有长辈在场,肃容,朝景萧行礼。“长老也在。怎么受了伤?无大碍吧?”

魅羽还记得第一次带境初去龙螈寺时,景萧见到他差点儿失控,自然是看出了他和陌岩的关系。其后也一直像亲传弟子般谆谆教导。然而这次见面,景萧面色冷淡,只是点了下头。

“公爵可真是个大忙人呢,”景萧耷拉着眼皮,喝了口茶,不咸不淡地说,也没问境初吃过饭没有。他一向对境初直呼其名,现在改称爵位,明显是生分了。

一旁的百石闻言,呵呵笑了两声,低声冲魅羽说:“告诉你个秘密,男人嘴里的忙,永远都是借口。”

境初本来在靠墙的一把椅子中坐下了,一听这话,有些不安地站起身。“长老取笑了,是因为一直没和陇艮联系上,耽搁了些日子。后来去贵寺询问,只说长老带着高徒出门了,也没人知道具体是去了什么地方。等找到陇艮时,你们已经来兜率天了。”

“后来?”百石一边嘀咕着,一边吃着盘子里的蔬菜。“一开始干嘛去了?儿子落到敌人手里,全世界都在替你忙活,你这当爹的倒跟没事儿人似的。”

境初一脸委屈,像是要辩解,又咽回去了。魅羽见他那副可怜样儿,之前就算对他还有埋怨,也早冲得一干二净了。若非景萧在场,她肯定会凶巴巴地叫百石住嘴,虽然百石救了她的命。

一阵尴尬的沉默笼罩着在场的人。境初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扫了眼四周。“铮引呢?铮引怎么不在?”

景萧啪地一声搁下手中的筷子。“这是还嫌自己的情敌不够多吗?”随后冲百石说:“先前多亏你救了这丫头。我把她许配给你,怎么样?”

“真的?”百石乐了,“就拿这座屋子做聘礼,长老意下如何?”

魅羽知道这二人只是在气境初。在土地比金子还贵的兜率天,连阎王殿都只是写字楼里的几个楼层,百石这座独立屋得值多少钱?

境初终于坐不住了,也不再顾忌那俩人,走到魅羽一旁问:“你几天前在电话里跟我说,你决定同铮引在一起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魅羽愣了。“哪有这回事?我什么时候跟你通过话?手环在离开天庭后就找不见了。”

他有点儿恼了。“不是你还有谁?我难道连你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喂喂,”百石用手指着境初,“你小子给我客气点儿。我未婚妻几天前还在基地里关着,你认为常树会让人质随便和外面通话?”

境初听到这里,皱着眉坐回原处,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不可能啊,我确定说话的人是你。就算有人捡到你丢的手环冒充你,能那么像?”

魅羽怜悯地望着他,脑海中想象着他联系不上自己着急、日夜对着手环自言自语以至于最终出现幻听的场景。嗯,还像模像样地把铮引都编进去了,看来是真的很怕失去她……

“境初啊,”景萧的语气倒是缓和了些,“神仙你也认识不少了,见过有人会炼后悔药的吗?你的运气一向不错,但运气这东西,照六道的规则,是你之前多少世行善积德修来的。若是不知道惜福,运气也有用尽的那一天。”

“是,多谢长老教诲。”境初的屁股在椅子里蹭了蹭,像个被老师批评的小学生。

******

魅羽稀里糊涂地吃完午饭,几个师兄终于从外面回来。问感受如何,都道旺滩这地方太乱太挤。阎王去天庭开会了,说是商量如何帮前庭地回六道的事,没见着。而他们慕名而去的佛寺居然设在购物中心奶茶店的隔壁,不伦不类的。说着四处观望,像是想把百石这里改做佛寺。

一番嘈杂后,众人互相道别。百石先安排车船送龙螈寺僧人回南阎,魅羽同境初随后向他致谢。

“不必谢我,”百石冷淡地冲境初说,“要谢得谢谢你那个手下陇艮。说明书就差那个附图,他给要回来了。”说完冲二人摆摆手,像是很希望这对手挽手、肩靠肩的连体人赶紧从自己面前消失。

境初租的车一直在屋外等候。扶她上车后和她商量,先找地方住下养几天伤,之后带她去兜率天的旅游购物圣地度假。之前又是吵架又是误会,二人互相挂念,却总因各种意外不能在一起。现在终于可以团聚,决定将别的事都放放,不做理会。当然魅羽知道,有件事他是放不下心的。

“呃,能不能和我说说,”车开后他试探地问,脸上一副大猫向主人祈食时的讨好卖乖样,“那个小兔崽子长什么样?”

“你之前不是见过画像了吗?把你小时候的照片翻出来,一个样。”

“真的!”

“智商还超高,你我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见境初那副中了头奖的神情,魅羽心里有些酸酸的,真希望那是她和他生的孩子。不过常树有句话说得有道理,将来她可以给他生一堆。嗯,对,会有那么一天的。

让她不安的是前庭地回六道这件事。前庭地有铮引,有她的修罗军战友和百万民众,她当然盼着他们都能平安归来。可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似乎漏掉了一些重要线索,但又捕捉不到。

《魅羽活佛》全书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喜马拉雅有声书链接:https://www.ximalaya.com/yule/5078609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