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第153章 魔音

(2021-07-08 12:02:01) 下一个

第153章 魔音

 

“报!摧毁敌军驱逐舰一艘。”

“报!击落敌军尖嘴雀两艘。”

“报!敌军有艘巡洋舰撞上横梧峰后坠毁……”

铮引身在忘川峡谷西部的旗舰内,听着捷报一个个传来,面上却毫无欣喜之色。已经身经百战的他,知道在战役结束之前下任何结论都为时过早。捷报不会让他喜,噩耗也不会让他沉不住气。身为主帅哪怕什么都不做,能在下属面前永远保持冷静就算尽到了一半的义务。

自打战斗开始,一百二十个夜摩天棉族飞人在敌舰周围穿梭,尖厉的高音转超声波叫声成功扰乱了敌人的雷达系统。敌人在永夜的漆黑中陷入包围圈,有的胡乱开火,打中自己人。有的直接撞上峡谷两侧的山峰坠毁。而铮引的天眼总览全局,指挥调度得心应手。

与此同时,九叔成功将前庭地来了个急刹车。敌人在自己的小型板块撞上来之前定然也意识到不妙了,然而为时已晚。撞击产生的后果远比铮引预想得要严重,不仅敌人板块的前四分之一整个碎掉,前庭地的南部边缘也给撞凹进去一大块。随后便是土屑和碎石密密麻麻如火山爆发般落下,砸在前庭地南部区域。还好那里的民众要么已经撤离,要么躲在隐蔽处了。毋庸置疑,原本候在敌人板块前方准备登陆的那些步兵和骑兵都跟着遭殃了。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这是夭兹人入侵以来打得比较轻松的一仗。然而……铮引又一次将天眼投到前庭地南面。敌军那艘城堡一般大小的母舰自打进入前庭地领空,便停在那里纹丝不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带给铮引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回顾先前同夭兹人交手的那些诡异经历,一次是六艘战舰拼成一个“战舰人”,一次是绑在飞鸟身上的微缩舰队,还有那个“剪刀”,能眨眼间毁灭两条光束覆盖范围内的所有船只,再后来是钢铁蚁后……总之敌人的高科技武器层出不穷,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回出现的母舰就是只身材庞大的玩具熊。

“嗡——”

正暗自琢磨,远处传来一声低沉但震耳欲聋的嗡鸣。有点类似大型货船启航时的笛声,又像野兽愤怒的低吼。舰桥中的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是跟随铮引千锤百炼的勇士,然而这声呜鸣实在太为诡异,众人脸上免不了闪过惊惧之色。这是母舰发出的吗?声音大得能将远在百里之外的人都震得胸腔颤抖、头痛恶心,连脚底的船板和身边的桌椅也跟着共振起来?

铮引按下恶心的感觉,灵识中见母舰前方不知何时伸出一只粗大的圆柱。柱子顶端有个圆盘,表面罩着一些网孔状的材料,厚度只有几尺,直径却有十几丈。刚才的嗡鸣应当是这个圆盘发出的。

“嗡——”又是一声低吼,似乎是母兽在召唤分散在外的幼子。与此同时,母舰顶部也开了扇天窗,一颗耀眼的光源从天窗里浮了出来。先是照亮了南端的天空和地面,蓝白色的光继续增强,将覆盖范围不断向北推进。没过多久,前庭地有一半的地界已亮如白昼。

铮引收了天眼,迈步到甲板上,已经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那颗微型太阳。只不过这颗太阳散发的不是暖暖生机,而是冰冷刺目的尸寒之光。母舰应当是得知了忘川峡谷一代的战况,这颗光源是给自己的舰队照亮用的。也就是说,现在铮引周边的敌人已不再是乱打乱撞的无头苍蝇了。修罗军优势不复存在,硬碰硬的状态即将开始。

但这还不是最让他担心的。母舰的作用不可能只是用来照明。目前南部边缘只有两支舰队待命,他得过去看看,同时将留守基地的第九舰队调过来。

于是离开甲板回到舰桥,冲传令兵说道:“命第二舰队冲锋,其余舰队后退。调第九舰队去南部战场。”

第二舰队是前庭地唯一的重盔甲舰队,应该能顶一阵子。

随后吩咐启程去南部。结果没走多远,脚下的旗舰猛烈震了一下,将铮引和船里其他人抛离地板。铮引脑袋撞上桌子的一角,耳中听得飞船底部和后部传来噼噼啪啪的爆炸和碎裂声。浓烟和热浪将他包围,整艘船开始向着地面坠落。

******

魅羽的阴阳鱼是从灵宝处学来,天官们自然识得厉害,见变故突至,四人均俯身朝一旁躲闪。魅羽紧跟在阴阳鱼后飞到桌前,一手拿起桌上的白纸,另只手捏了个记忆诀。上面写的果然是碑文,于是念了遍成烎教的咒语,将碑文印在脑海中。

同时见风杵君和灵煜翁一左一右朝她挥掌击来。她知道幻境中的自己是死不了的,虽然痛苦是真实的。于是硬接下这两掌,同时一拳打出,正中申时官的下巴。对方惨叫一声,从椅子上滚到地下。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噗”地破碎了,魅羽回到前庭地的卧房里,睁开眼睛大口喘息着。

左肩和右胸虽未真的受伤,疼痛却还未散去。但更痛的是心。师父年纪轻轻便达到了很多修道者一辈子也触摸不到的境界,却在旦夕之间被人废掉,一切从零开始。记得她们姐妹在鹤虚山的家中,随处可见天庭送来的奇珍异宝。大师姐说那是因为她们七姐妹迟早要上天庭去做七仙女。现在想来,应当是天官们事后意识到理亏,所做出的补偿吧?

这么些年过去了,师父对当年那段经历只字未提。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从不稀罕别人的怜悯和安慰,受伤了只会如孤狼一般躲起来自己舔伤口。这点同魅羽类似,所以大师姐才说,师父最喜欢的徒弟便是魅羽。

在床上唏嘘了会儿,忽然记起自己的使命,一跃而起。先到一边的桌旁,将印在脑海中的碑文调出来,提笔依样画葫芦写到纸上。边写边纳闷,桌上有油灯倒了、洒了油、又被清理过的痕迹。一旁书架上的书都散落到了地上。怎么在她入幻境时地震了吗?

写完后叫仆人进屋,把碑文送去隔壁。那里早有石匠守着八块石碑,每收到一份碑文便动手刻碑。魅羽则开始狼吞虎咽地吃饭。她饿坏了,吃完还要赶着去破下一个幻境。至于铮引,不用问肯定是去了前线。她了解他,知道在这种规模的战役中,他是不可能稳坐后方的。

吃到一半时,突然意识到窗外的天空居然是亮的。不是太阳那种柔和的暖光,而是寒瘆瘆凄惨惨的蓝光。不好,倘若天亮了,那敌人就算失去雷达也能视物了。她放下筷子,出门让人请留守基地的于副官过来一趟。

不料鹰裘闻风赶来了,魅羽也没和他客气,劈头盖脸就问:“前线战事如何?天为什么会亮?”

“不清楚,”鹰裘面露焦虑地说,“铮引留我在基地照看你。先前听说一切进展得还算顺利,刚刚于副官似乎接到新的指令,要调第九舰队过去,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随第九舰队过去看看。”她转身回屋,披上件棉袄,又快速拿了几样装备带在身上。

“我同你去,”鹰裘说完,二人一同奔向军舰起飞的广场。

******

处在失重状态下的铮引在浓烟中睁开眼睛,试图辨别出口的方向。忽觉后背被什么人抓住,将自己提着飞出了旗舰。不用问,救他的肯定是棉族飞人。扭头四顾,果然见周遭还有十来个棉族人在一齐飞,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两个修罗将官。

要说夜摩天派来的这些棉族人可真是帮了大忙。前庭地离开六道之前,他们负责看守天洞并传递消息。打仗的时候做营救工作,这次又成功破坏了敌人的雷达。棉族人生活在被大海覆盖的夜摩天,没有土地,是栖息在巨大的盘雅树上生活的。修罗常年给他们提供粮食,他们过来帮忙算是交换。

一行人飞进一艘快艇内,立刻有士兵来报,说敌人已开始全方位撤退了。

“撤退?”铮引皱起了眉,这不合理啊。之前敌人在黑暗中被痛打一顿,现在终于有光了,正是反击报仇的时候,为何要撤退?

于是吩咐忘川峡谷这边的舰队尽可能拖出敌军。在不清楚敌人动机的情况下,最保险的做法就是不让对方如愿。同时命自己所在的快艇即刻赶往敌军母舰所在的南部,去同第九舰队会和。

然而快艇刚刚飞离峡谷一带,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三艘敌舰等在那里。

******

“嗡——”

站在船头的魅羽和鹰裘在扑面而来的冷风中紧锁双眉。“这是什么声音?”鹰裘问。

魅羽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护法,你认为敌人这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鹰裘用手指轻敲着甲板上的栏杆。“铮引离开前同我说,敌人原本计划送大批步兵和骑兵过来,所以他才要制造碰撞。”

原来真的地震了,魅羽心道。

又听鹰裘说:“修罗只有空军在前庭地,敌人为何还要派步兵过来?若是屠杀平民,前庭地有百万人,杀得过来吗?我猜,他们是想抢些东西回去。”

前庭地是六道中唯一一个同多个世界有通道的地方,常年流动着六道各处来做买卖的商人。有几个都市可以说是富可敌国,比如锦阳城。

“护法的意思是,敌人先派舰队将我军引开,随后由母舰照看着步兵们过来抢粮食和财宝?”

“有可能。不过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样东西更让他们心动——紫幽格。”

她点点头。“不管怎样,现在步兵被我们毁了,抢掠计划搁浅,那敌人就没必要恋战了。所以这声嗡鸣应当是个信号,我猜用不了多久敌人舰队就会大规模撤退。”

“撤退?”鹰裘扭过脸来,不解地望着她。

“护法,你还记得我们留在六道之外的那颗核弹吗?”魅羽面色严肃地望着他,“从过去的交战经历来看,敌人应当没有类似的核技术,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其他大规模杀伤武器。之前的战舰人和剪刀,用的都是光技术。我在空处天特种部队的时候,还听说过声波武器和化学武器。”

她叹了口气,望回前方,视野中那颗蓝色光源越来越近。“刚刚那声嗡鸣,倘若不断降低频率变为次声波,再加大功率,完全有可能瞬间杀死前庭地的百万民众和官兵。”

鹰裘盯着她,似乎惊得说不出话来。魅羽的心里也沉重得不想开口。二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船头,直到那艘小山一样大的母舰躯体映入眼帘。魅羽用探视法观察了一下母舰前方的圆盘,基本可以确定是声波武器。二人随后回到舰桥,找到第九舰队的傅参谋。据说棉族飞人刚送来情报,敌人已经开始撤退了。

傅参谋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喜色,魅羽和鹰裘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将母舰武器的猜测告诉了他。

“啊?那怎么办?”傅参谋问,“得赶快通知将军。不过、这玩意儿……恐怕将军也无计可施吧?”

“母舰的事我们来想办法,”魅羽冲他说,“请告诉将军尽量拖住还未撤退的敌军舰队,为我们争取时间。”

此刻第九舰队已经停止前进,与母舰处于僵持状态。魅羽同鹰裘回到甲板上,冲他说:“这艘母舰咱们的舰队是对付不了的,现在只能想别的办法。护法,那次你同法王来龙螈寺的时候,法王使过一招熄影法,你会不会用?”

当时涅道将龙螈寺大雄宝殿的影像呈于手上,若是用另只手拍一下,真实的宝殿就会碎掉。当然这种法术只有道行极高的人才使得出来。

鹰裘闻言,平伸左掌,掌心上方现出一个微缩的母舰。“影像我可以捕捉到,但这种钢铁结构是拍不碎的。”

钢铁结构……魅羽琢磨,钢铁结构最害怕什么?一旦遇上高温,里面的人会热死吧?“能放在手心里拿火点了吗?”她望着鹰裘,眨眨眼。

鹰裘笑了。“还真让丫头给说中了,不过普通的火是不行的。我有一种百焃术,将小周天连转一百周后,掌力炽热可化生铁。只是发功需要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两个时辰,”魅羽迟疑道,“我军可能拖不了那么久。这样吧,母舰就在前面,我进到里面搞点事儿,给你争取时间。”

“你一个人进去,能行吗?”

“护法放心。不是我托大,像这种规模的母舰行动不便,经常会有小型飞船进出执行任务。所以只要守在周边,伺机贴到某艘船上就可混进去。”

再用灵宝给她的银蟾蜍隐身,应当不难。

“好,那我运功去了,”鹰裘冲她点点头,“丫头保重。”

魅羽望着他的背影,不禁想起第一次见鹰裘,是在云冉峰山脚下。那时的她还是个大胖和尚,鹰裘是他们龙螈寺师徒的敌人。人生真是难料啊,谁能想到有天她会同鹰裘并肩作战?

转身朝母舰的方向望去。咦,西边的远处不正有一艘敌舰朝那儿飞吗?

******

舱门打开,铮引的手被绑在身后,由四个全副武装的夭兹士兵押着下了船。这个室内码头建在母舰的左侧,如同一个巨大的山洞。码头里到处是铁索、起降架和楼梯,至少可以同时停泊十几艘中小型飞船。母舰右侧应当还有一个吧?真是个移动城堡。

穿过几条走廊,上楼下楼,最终被带入一间类似审讯室的大厅。厅的一侧是间铁栅栏隔开的牢房,另一侧有桌椅、刀枪、盔甲、刑具……四个士兵将反剪双手的铮引关进牢房,锁好牢门,在铁栅栏外站成一排。如此紧张,看来敌人很清楚被捉的人是什么身份。

过了两炷香的时间,审讯室的大门开了,进来一个夭兹军官。夭兹人通常是比修罗人还要高的巨人,但这个军官比铮引要矮一些。长脸,五六十岁的样子,灰绿色的眼睛下坠着两只大眼袋。铮引对夭兹人的军衔制度了解不多,看此人衣服上挂的徽章,估摸着是个校尉级别的人物。

军官在桌后坐下,挡在牢房门口的几个士兵向两侧让开,审讯开始。

“久闻铮将军大名,想不到在这里碰面了,”军官字正腔圆地说。

夭兹人中有极少数会说一点六道的语言,通常口音很重。铮引对面这人既有夭兹人也有六道人的外貌特征,多半是混血。

“时间紧迫,”军官又说,“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等我们的军舰全部撤回,你们前庭地百万军民都得死。我听说你从成烎那里弄到一个叫紫幽格的东西。你让部下回基地取来,我可以饶你不死,让你留在这里。再同我们一起回六道,如何?”

铮引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敌人这次带了新的大杀器前来。方才他乘坐的快艇被敌军捕获,只有自己被送进母舰,快艇里的其他人还留在原处。怪不得呢,敌人是想让他的部下回基地取紫幽格。

“紫幽格不会给你,”铮引直截了当地说,“要杀要剐随便。”

姑且不论敌人信用如何,倘若前庭地所有军民罹难,他这个主帅又岂能独活?更不用说那里还有“她”。唯一遗憾的是,灾难发生时他不能陪在她身边。

“真的考虑清楚了?”军官透过铁栅栏望着他。“我们要紫幽格不过是想了解一下自己世界的历史。有没有紫幽格,都不妨碍我们拿下你们的世界。你若是一意寻死,我就成全你。”

军官站起身,走到一旁的铁架子上,挑了一把尺来长,手腕粗细的枪。先是不慌不忙地检查了一下枪膛,随后抬起胳膊,将黑黑的枪口对准了铮引。

砰!

不是枪响,而是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铮引和军官同时扭头,见一个里面穿着红色罗衫,外罩紫花袄,发髻凌乱得像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女人悠闲地走近来。铮引心里登时打翻了五味瓶。能在千军万马中如入无人之境的,除了他家那个上天入地的丫头,还能有谁?

“你是谁?”军官神色依旧镇定,但声音中掩饰不住慌张。“你怎么进来的?”

魅羽站定,用手捋了捋头发。“刚才听人说想要紫幽格,就进来了呗。不懂了吧?紫幽格目前在我手中,你逼他也没用的啦。把他放了,我取给你。”

“你和他什么关系?紫幽格怎么会在你那里?”

“我跟他的关系你都看不出来?他是我家男人啊,”魅羽笑着说。

“乱套近乎,”铮引冷冷地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虽然分开还不到一天,但在这时候见面恍若隔世。他想她在身边,但更希望她能立刻跑得远远的。

“原先不认识没关系啊,”她笑着冲他眨眨眼,“一回生,二回熟。我叫魅羽,你叫什么名字,兵哥哥?”

“少在这里跟我玩花样!”军官冲二人斥道,“不管在谁手里,你俩都走不了。赶紧派人回去取紫幽格,我耐心有限。”

“你不放了他,就休想拿到紫幽格!”魅羽掐着腰,冲军官道,“有种就开枪啊。”

“你以为我不敢?”军官哼了一声,举起右臂朝魅羽砰地放了一枪。

“啊——”铮引大叫一声,紧闭双目。子弹仿佛射到他的身上,让他连退两步。

随后没听见别的动静,偷偷朝她那边望了一眼,见她完好无损地站在那儿。原来军官之前只是吓唬她,故意打偏了。

“这枪法……”魅羽啧啧地摇头,“我说你这军官是怎么当上的?典型的杀敌五个、自损一千。随便从马路上拉个没上过军校的骡子来,都不至于打这么偏。”

“死丫头,”军官从牙缝里说,盯着魅羽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抬起胳膊又朝魅羽开了一枪。这次瞄准了,枪响过后魅羽整个人朝后飞了出去。

“啊——”铮引又大叫一声,跪到地上。随后意识到,除了枪声外似乎还听到金属撞击声和落地声。

抬眼望去,原来魅羽暗调天地之气,在军官举枪时将旁边的一副钢铁盔甲挪到身前挡子弹。

“混账丫头!”军官咆哮着,将手中的枪愤怒地摔到地上。

“混账丫头……”铮引坐在地上喘息着。再这么下去,她还没死他先要被活活吓死了。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